末日之斗----SS“维京”战斗群的最后一战

1945年4月,第三帝国已经走到了它最后的日子,曾经横扫欧洲的德军现在已是四面楚歌.

陆军,空军,海军,党卫军,人民突击队。。。一切可以拿得动枪械的游兵散勇们七零八落的拼凑在一起,在化为焦土的国土上进行最后的抵抗。以下这篇文章讲述的就是千千万万这样例子中的一个,虽然并不惊心动迫,但是却代表了当时残余德国武装力量的状况:迷惘和绝望。 1945年4月1日,美军第84步兵师在占领汉诺威之后,继续向东前进。美国人不知道的是,一支德军部队同时也在沿着公路朝向他们开来。如果双方不改变前进方向的话,两军将在郎林根 (Langlingen)迎头相遇。这支德军部队就是本文的主角,由SS一级突击队中队长尼古拉斯-勒克(Hauptsturmführer Nicolussi-Leck)指挥的SS“维京”战斗群(SS-Kampfgruppe “Wiking”)。这支小分队最初在勒尔特(Lehrte)组建,他们计划先向北前进,随后朝往东北方向的魏廷根(Wittingen),最终抵达易北河畔的魏滕伯格(Wittenberge)。这支战斗群当时拥有9辆半履带装甲运兵车,6辆“猎豹”式反坦克歼击车和1辆维修坦克。他们和敌人的遭遇将不可避免!

“维京”战斗群在刚刚开离勒尔特后便与4辆美军“谢尔曼”坦克展开了一场短暂炮战:SS三级突击队中队长卡尔。姚斯(Untersturmführer Karl Jauss)的“猎豹”在战斗中击毁了2辆美军坦克。在阿本森(Abbensen),战斗群遇上了几辆装甲教导营的德军坦克,但是他们并不想加入。在继续前往郎林根的途中,小分队缴获了2辆美军的燃料卡车,并且俘虏了大约50人。但是当晚尼古拉斯-勒克就把他们全部释放了。

4月12日清晨,“维京”战斗群抵达了桑德林根(Sandlingen)东面的森林,但是该部除了全部的装甲车辆外还有100多人,此外还有许多落伍士兵们不断加入他们的队伍。随即进行的侦察显示横跨郎林根附近慕棱拉本河(Mühlengraben)和阿勒尔河(Aller)的大桥以被摧毁。古拉斯-勒克于是派出一辆装备20毫米炮的半履带装甲运兵车前往维也纳豪森(Wienhausen),查看那里的桥梁是否完好无损,并且艰守到战斗群抵达为止。

这辆先遣的半履带装甲运兵车由一名SS二级突击队中队长指挥,其它乘员大部分是陆军官兵,全部共12人,在接受了任务后立即向目的地出发。当天中午,先遣队抵达了维也纳豪森,他们发现当地的大桥仍然完好,但是已经装上了炸药,随时会被引爆。先遣队没有浪费任何时间,马上开始部署阵地:由于桥梁太小,不能隐藏车辆,于是半履带装甲运兵车被安置在奥佩尔斯豪森(Oppershausen)郊外,阿勒尔河北岸大桥下面。而其他乘员则于14:00左右占据好在大桥附近的阵地。

就在德国人布防的时候,美军第333步兵团也从波克尔斯坎普(Bockelskamp)开到了维也纳豪森。虽然从奥佩尔斯豪森看不到美军部队,但是他们发出的噪声却不可能不被注意到。

美军部队的先头侦察车在维也纳豪森镇内荒芜的街道上谨慎缓慢的行驶着。在通往奥佩尔斯豪森的交叉路口上,美国人停了下来,仔细观察:他们发现前方的大桥完整无缺,并且注意到了桥下德军半履带装甲运兵车的突出尾部。美国人立即开火,击中了它。

德军半履带装甲运兵车的乘员最初还以为是友军坦克在向他们开火,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料到东边会有任何的美军部队。为了和“友军”消除“误会”,先遣队的艾尔贝克中士(Feldwebel Ehrbeck)骑上一辆自行车,一边拼命摇动一块白布,一边向维也纳豪森骑去。他所不知道的是,面前是由美军布拉德伏特上尉(Captain Bradford)指挥的第9连部署在维也纳豪森外围的阵地。倒霉的中士一直接近到距美军150米时才发现了犯下的致命错误,于是马上跳下自行车,想要徒步逃跑,但是被一名美军步枪手击中。剩下的德军立刻和布拉德伏特上尉的连在河两岸展开激烈交火。

为了支援布拉德伏特上尉,第333团派了一个炮兵营到维也纳豪森协助作战。但是布拉德伏特上尉仍然想完整的夺取大桥,于是他命令重机枪全力压制德军,同时派出几个工兵接近大桥排雷。但是警觉的德国人发现了美军的企图,就在他们快接近大桥的时候,德军先遣队的指挥官不顾之前坚守大桥直到战斗群到来的指示,下令起爆引信炸桥。

在大桥被炸毁后,美军继续向奥佩尔斯豪森展开进攻。而德军这支仅仅11人的小分队居然抵抗了达9小时之久!他们面对的不单只布拉德伏特上尉的第9连,还有后来开到的第11连和1个炮兵营。在激战中,整个奥佩尔斯豪森被彻底化为瓦砾,至少有6名德军战死。而剩下包括先遣队指挥官---那位不知名的SS二级突击队中队长在内的5个人则生死不明---他们有的可能在燃烧的房屋中被活活烧死,另外的则也许逃离或被俘虏。

与此同时,美军第333步兵团第1营也穿越了维也纳豪森,跨过那里在阿勒尔河上的大桥,最终到达诺德堡(Nordburg)

至此,SS“维京”战斗群东北和西南面的所有桥梁都已经全部被毁或是落入美军之手。

4月13日清晨,“维京”战斗群的官兵们发现自己已深处敌军战线的后方---北面是美军第333步兵团,南面是第334步兵团,双方兵力对比是20:1!德军于是计划先全力就地坚守到美军的第1波攻势被清除,然后试图穿越任何依然完好的阿勒尔河渡口。

由于在郎林根附近阿勒尔河上的桥梁已被炸断,美军第334步兵团第3营只好先在当地过了一夜。第2天拂晓,他们的卡车纵队开始向西推进,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渡口。在前进了3公里之后,美军发现了一座慕棱拉本河上的断桥。他们马上投入工兵全力修复该桥,并且派出巡逻部队建立一个防卫周界。巡逻队很快就在附近的森林中和SS“维京”战斗群遭遇,在经过短暂交火之后,美军整个第3营被投入到这片森林中进行清扫战。尼古拉斯-勒克清楚的意识到他手下的那些坦克根本不足以顶住美国人的进攻---在数量上双方是5:1,而且周围还有其它几个美军营。于是勒克马上下令脱离战斗,战斗群拼死杀开一条血路,冲出森林,朝着西北方向穿越铁路,在接近11点左右抵达了维也纳豪森外围的森林地带。

就在德国人撤退的同时,美军的炮兵营也转移出了维也纳豪森,装备向东重新占据一个射击阵地,他们刚好遇上了“维京”战斗群。尼古拉斯-勒克手下的6辆“猎豹”在1000米的距离上开火,第一次齐射就打掉了5辆美军卡车。美国人见势不妙,马上掉头,撤回了维也纳豪森。

德国人也同样无心恋战,他们向南面绕过维也纳豪森,朝着波克尔斯坎普前进。在那里他们还向一支美军补给部队进行炮击,摧毁了4部车辆。

现在“维京”战斗群面临的形势是美军第333步兵团第3营和第334步兵团第3营在南面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势态,而在北面则是阿勒尔河。南面的美军的炮兵正在不间断的向他们轰击,尼古拉斯-勒克和他的部下在城中想找一个人能指出阿勒尔河的浅滩位置。一位年轻的姑娘告诉他们自己知道一个不是很远的合适地点,于是战斗群马上就顺着指引出发了。

当德国人到达被告知的地点后,果然发现这里十分合适渡河:他们的“猎豹”没废多大功夫就渡了过去,最后的2辆还各自拖了一辆半履带装甲运兵车。但是就在这时,美国人的炮火再次落了下来,而且这次相当的准确,德国人剩下的半履带装甲运兵车在慌乱中撞在一起,结果通通陷在了河床中不得动弹。此外还有1人被炸死,10人受伤。

在千辛万苦的渡过河之后,战斗群在奥斯特洛(Osterloh)以东的森林里会合,并且就地过夜。

4月14日清晨,尼古拉斯-勒克命令他的部队继续向东前进,希望仍然可以回到己方战线。由于损失了许多装备,他下令手下尽量避免和敌人再次交手。可是德国人所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同一区域内的美军第84步兵师已经到达了易北河。

草木皆兵的德国人小心翼翼的开出森林,一路上不断停下步伐,环顾四周是否有敌人的踪影。他们绕过奥佩尔斯豪森向北前进。结果美军第333步兵团第3营根本没有察觉到“维京”战斗群已经撤离了波克尔斯坎普。

暂时逃脱的尼古拉斯-勒克和他的部下们决定穿越一片沼泽地,但是前去侦察路况的半履带装甲运兵车在几公里范围内只能找出一条适合通行的道路。战斗群没法子只好沿着它继续向易北河前进的征途。

就在疲惫不堪的德国人抵达霍那以南3公里处的哈兹霍恩森林的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从南面慕登(Müden)方向传来的隆隆车声,这毫无疑问是美国人!而在德国人正对的东面则是不可逾越的哈能摩尔沼泽(Hahnenmoor)!唯一可以前进的道路呈一个从南向东的折角,这肯定要和美军相遇!

于是尼古拉斯-勒克决定战斗群继续穿越森林,然后找机会悄悄溜进北面霍那和乌梅恩之间的开阔地带。

拦在德国人面前的是美军第102步兵师,它的师长波尔林少将 (Major-General Bolling)在一天前才把他的师部从汉诺威移到霍那,这里除了新到的102师之外,还有预备的第771坦克营。小镇的南北都被天然的屏障拱卫着---北面是威荷河,南面是一大片沼泽和森林,第771营的20辆守卫着城中大致朝南的唯一一条通道,他们本认为如果有敌人来袭的话,也不会从这里攻过来。但是,很快美国人就听到从沼泽边缘传来的坦克履带声。

尼古拉斯-勒克首先派出剩下的2辆半履带装甲运兵车和“猎豹”式反坦克歼击车一道进行火力侦察,另外的3辆“猎豹”则负责火力掩护。美军的“谢尔曼”式坦克一直静待德军进入1000米距离内才开火。全部2辆半履带装甲运兵车和1辆“猎豹”式反坦克歼击车立即被击中起火。另一辆则全力突破,其它剩下的德国坦克也开火还击。甚至连德国人的第4个牺牲品--- SS三级突击队中队长舒斯勒(Untersturmführer Schüßler)的座车在被打燃后还坚持还击了一会儿。

仗着88毫米的主炮和80毫米厚的正面装甲,剩余的3辆“猎豹”一边进行着坚定的弹幕射击,一边全速向前推进。直到最终被第771坦克营的顽强抵抗给挡了下来。SS三级突击队中队长姚斯还尝试修复舒斯勒被打坏的“猎豹”,但是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又损失了一辆“豹”式拯救坦克。

在经历了这场和美国人的激战之后,尼古拉斯-勒克命令手下残余的坦克带着受伤的步兵们撤入哈能摩尔的沼泽地中。当美军炮手们从望远镜中看见德国人的“猎豹”终于开向南面的时候,都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清楚,德国人只要再持续进攻哪怕10分钟,美军的防线恐怕就会被攻破。

就在“维京”战斗群撤进沼泽地没多远,一辆“猎豹”就由于传输系统故障而损失。但是德国人并没有就此放弃他们的行程,在把伤员留给一位当地牧羊人照看后,剩下的一部分组成一支奇袭小组去搜寻“猎豹”需要的燃料。在晚上他们俘获了2辆美军卡车和1辆吉普车。在开回沼泽地里不久德国人就释放了美国俘虏。当奇袭小组驾着战利品和战斗群其它人会合后,德国人开始满怀希望的检查卡车上的货物。但是令他们十分失望的是,俘获的卡车上仅仅装载着面粉和白糖,而没有半点他们渴望的东西----燃料。

现在尼古拉斯-勒克手下的战斗群仅剩下大约30人,他们很明白自己再也不可能穿越回自己的战线。

尾声

4月16日清晨, 尼古拉斯-勒克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他对SS二级突击队中队长奥林(Obersturmführer Olin)说道:“我们现在有了面粉,而且需要面包。我会去找个面包师傅。”奥林很清楚尼古拉斯-勒克要干什么,于是最后一次握了握他的手。

尼古拉斯-勒克和他的副官沿着他们来时的路线向回步行,最终在霍尼向美军投降。 在尼古拉斯-勒克离开后,SS二级突击队中队长奥林就成了战斗群的指挥官,他下令将2辆缴获的卡车开到附近的铁轨上烧毁。剩下的2辆“猎豹”则驶入沼泽地,根据自身的重量沉入泥泞之中,车内的残留的总共大约10发炮弹则被埋入别处。

4名官兵带着冲锋枪和“铁拳”反坦克火箭筒,开着唯一剩下的机动车---那辆缴获的吉普车。他们的计划是试图逃到德国南部,这个充满危险的旅程最终成功了,这4个人抵达了目的地。而其余的人则步行前进。

那辆2天前坏在霍尼的“猎豹”最终在魏亭根以南5公里处,南魏亭根和奥尔多夫镇之间被击毁,4名成员在4月16日阵亡,而最后一名成员---乔治。佩赫托尔德也于20日身亡。 2geC3v% 0o

而当尼古拉斯-勒克在霍尼投降后,他向美军讯问者交代他的战斗群曾和波尔林少将的部队交战过,但是美国人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个党卫军军官的话,因为他们曾认为面对的是整整一个德军坦克团,或者至少一个营,他们的对手是应当是一名中校,而不是面前的区区一个党卫军上尉!

SS“维京”战斗群在几天时间内,竟然在美军战线内穿越了250公里的距离!

而最终沉在沼泽中的2辆“猎豹”也再未被世人发现。

末日之斗----SS“维京”战斗群的最后一战

末日之斗----SS“维京”战斗群的最后一战

末日之斗----SS“维京”战斗群的最后一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