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9年我也是在边境的一个山头上过的春节。每当想起79年这个春节,自己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转。那那年我还不满18岁,就是一个新兵蛋子,三十夜的那天晚上,我抱着一只五六式步枪站了大半夜的岗,第二天春节没放假,照常训练,晚饭的时候就是加了一个菜外加一瓶酒(酒的名字记不清了),妈的全班9个人,一瓶酒每人咕咚咕咚搞几口就完了,不过瘾。班里一个广西来宾叫韦树耶的新兵,喝了几口酒,一会儿就耍起了酒疯,满口的壮话我们也听不懂,老班长是贵州的苗族,哪里容忍让他胡说八道满嘴喷粪,三下俩下就将那酒疯子拿下,用背包带将他捆个结实丢在地铺上,那酒疯子折腾了一晚上,搞得全班觉也没睡好,真扫兴。

本文内容于 2011/11/30 16:53:13 被小编O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