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我没有那种出身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更没有那种踏着石头过河的勇气,那堆堆篝火和欢悦的场景,在这里已浩然不存,这有那昔日的留念和幻想,看着那一座座山川和满山遍野的草丛,我的心犹如踏入西域茫草随风飘荡,犹如沙漠里的一滴水不在那么的干渴,心中那块留念与纠结的地方——甘露山,不在是心中的镜子,没有宁静和繁华,现在想说爱你又是那么的不容易。

如果说思想是一把利剑,没有人会将它看作一个可以制胜的法宝,世上本无上下,好坏之分,自从人类有了等级之分,规矩就悠然而生,正如达尔文的《进化论》所著,物质是不完美的,只有进化到一定程度的时侯,就成为一种公理和一个信仰,甚至是一个宗教,不能去讨论,更不能有批判的权利,只能无条件地接受和服从,否则就将会招来无情的围剿,而断送自己,每个人都不会拿自己的前程作赌注,更不会为了一点小利而拼命地拼搏着。

当我一人时,我的心里就会变成空落落的,一种孤独和寂寞感就悠然而生,我很想有摆脱这种尴尬的环境,但我没有这种超凡的能力,我很想借用孙悟空的七十二变的,可我总也穿越不了时空,我只有那空白如纸破碎般的心,充满着痛苦和疑惑, 我惧怕夜幕里那孤独的影子,那种感觉犹如蒲松龄笔下的鬼魂在阴阳两界游荡着,透过窗口可以看到山顶上小屋和松树,在夜幕的掩护下就若同看不见的影子,始终浮现在我的眼前,让我分不清天空和星斗的颜色,如同人鬼之间沟通与厮搏,似乎在叙述着他们的寒冷与孤独,我很想探究着人间的宁静与繁华,但对于一个守护者来讲,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又感到是那么的陌生,没有城市的喧哗和寺庙的宁静,只有那干渴的小河静静地躺在那里,让你感到无所事从,虽然这里是连级单位,其实配备就一个班的大概五六个人,除去探亲和外出抽调有事的,实质加起来就三四个人还要分三个地方守护,山下是大本营全体吃喝都在这,连领导当然要在这里谁叫他是心脏,山上的房屋分二大块,一块是入口处,一排红瓦房顺坡而立,当然这是警卫连居住和执勤的地方,前面的大铁门就在坡中央,要是训练时门口前站两个警卫手持着枪分两旁站着,那叫挺气派,可不训练时二把锁将军把着门那个可叫个阴,要是夜里来个啥狂风你还认为画皮来访了,第二块是中心在山的中间是五六排房子组成,能居住一个营的兵力那么所来此训练的指挥部当然要设在这了,除了居住地以外,那就是很大一块就是虚拟战场了,那里的山连着山而且还各不相同。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这场景,但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在叙说着一个真实的自我和真实故事,我没有那么的豪情壮志,我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自我,那时我只有17.18岁没那么多思想,只想更好的看看这世界让人生能添上点颜色,可人生总是有那么多的未知数,让我无办求解,尤其说开玩笑,还不如说让你哭笑不得,人生可怕的站点,这有那空荡荡的身体在摇晃着。走在山上的小路上,我的心里无比的老火与忧伤,这条晴天穿靴子,雨天一身泥的路只有用一个字“狠”来说,无法解去我心头的忧伤,我似乎在上演着《地雷战》,鬼子边走变扫雷,我边走边扫蛇不知道蛇何时出现,如果二三个人在一起走,互相挨着就没恐惧感,可总是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人,我想反抗更想到出公差,可我忧闷,我想要的都没有我的份,我就想到要骂人可又没对象,骂连大人我不敢,奔着山头往上走一种想家的感觉悠然而生,母亲慈祥面孔总在在我的面前晃动着,我在也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忧伤,我昂起头来面对着高山,放声大嚎,“苍天你告诉我……,如果我是山的主人我会扫光这里的一切,如果我是一个雷公电母我一定将这里的山雷塌,不管玉皇大帝怎样惩罚,我只想开通一条通往家乡的路,通往回到母亲的怀抱,可这一切都是梦,一个不可实现的梦。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谁知道男儿流泪时,又有多少人知道了。我掰着手指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梦见了小溪,好像是家乡的小河,我在河这边捶着衣服,河那边站着一个人好像在戏水,断断水花从她的秀发上流了下来,她好像在抬起脸来冲着我笑,但是我总是看不清她的面孔,我奋力地揭开她的面纱,可是我总也见不到那秀水般的面孔,这时候我只感到一股热流从身上涌了出来,坏了,坏了,我,我“跑马”了,床单上多出了一大块乳液来, 我正得意中“嗷嗷”的叫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奶奶的,谁坏了我的好梦,我看着湿湿漉漉的床单还认为是蛤喇了,我不想这样的不容易来的一件好事就这样给毁了,我回到被窝里闭着眼奋力地想着,耳边叫声再次响起我破口大骂:“狗日的,谁家的狗半夜里大叫呀”,当我骂完爽快时,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咯噔了一下想了想这是山区,没狗出没更没人来,再说这里平时就不让人参观与这旅游,现在正是大半夜时分那会是……,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我不停地搜索着,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字来,不会有那么倒霉吧,刚刚从痛苦中出来就会来个“狼先生”,我胆小您可不要吓我,我不停地告诉自己“狼先生”是不会来的,但是你怕什么就来什么,我极力地辨别着方向想让自己镇定下来,我迅速地从枕头下拿出枪来, “嘭”的一声,枪走火了枪管里冒着青烟了,也许是这一声将狼给惊了,也许狼寻亲的急切,伴随着叫声越来越急,我使劲地移动着腿步,可是怎么也迈不开,我知道腿不好使了,我蹲在一个角落里寻找着掩体,我希望《拯救大兵》那一幕能出现,但我清楚等到那一一幕时,我早已成了它的餐了,我只有一个念头千万不要睡着了,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谁只要一点疏忽就会在马克思那吃早餐的,我可不想成为下一个洪秀全,透过夜幕的窗外我窥视山头上的狼,那两只团团转的眼睛真的让我惧怕,不断地 “嗷嗷”地狂叫声中展现着它的威严,我不断地告诫自己是一个军人,而不是懦夫,只有强大的自己没有强大的敌人,畏惧是保护了自己,只有守住阵地才有生的希望,时间,那种恐怖在一秒一秒地过去,黑色的夜已曙光,随着时间的推移狼的嚎叫声离我越来越远了,我从床边的角落里爬了出来,我的身体好像在晃动,我慢慢地扶住墙摸着满身湿透的衣衫, 压制不住内心喜悦的心情,端着枪快速的跑道门外对着天空就扫射起来,“奶奶的”,那里放枪,哎呀,我忘了连老虎了,查岗了。

本文内容于 2011/12/1 16:21:15 被guganmiyu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