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战友口述:过境侦察身陷雷场遭越军围追激战

平日里,战友们各自忙活,聚会一起不容易,如今年纪都在五十上下,大家的儿女们正在婚嫁期互相请喝喜酒,见面的机会自然多了。不久前,参加某战友儿子大婚喜宴,战友们酒巡三过话就多了,滔滔不绝地回忆起军营里和战场上的往事。

现任职于东莞市某公安分局的陈国兴战友,席间讲起了他的战场的往事,顿时包厢里四大桌的战友都安静下来,一边品着美酒一边聆听战友讲述南疆过境侦察的惊险故事,为能表述原意,沿用第一人称“我”来说吧。

… … …

1979年自卫还击战打响一个星期后,我应征入伍到广西的战时补训团,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撤军后我被调往云南省边防独立师侦察大队,长期在者阴山、老山、扣林山等地区深入越南境内纵深执行侦察任务。

自卫还击战撤军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越军经常派出特工人员潜入我国境内,在我国的土地上埋设地雷,开枪开炮袭击我边境军民。据初步侦察,越南境内769高地很有可能就是越军特工的窝,附近并设有一炮兵阵地。

1981年1月21日,上级命令我们过境侦察,对769高地相关的地形以及工事兵力部署进行侦察和捕俘任务。我们一个侦察组和一个火力工兵组合编一个侦察小分队,在队长李学文、副队长余刊书的带领下,22日傍晚从麻粟坡猛硐乡边境出发。

夜间行进很难看清脚下的路,其实也没有路,我们在山岳丛林里穿越荆棘藤缦艰难地行进着,连续翻山越岭,来到769高地前沿附近潜伏在树丛里,不远处就是敌人布下的雷场,天还没亮不敢冒进,潜伏休息一下,大家又饿又累,吃了点压缩饼干喝了几口水,用匕首挖了个坑把包装纸埋了。

天亮后,我们对769高地以及纵深进行侦察,在地形图上标记着敌人的工事布置,整个上午越军周边的阵地显得很平静,队长正在想办法抓个舌头审问了解情况。

这时刚好有三个越军斜挎着冲锋枪,从769高地出来,沿着山梁小路往我们潜伏的方向走了下来。两位队长商议后决定实施捕俘行动,一组捕俘,二组掩护。我们九个人爬行到小路边的草丛里,三人一组对付一个越军,三个越军毫无警觉地离我们三米远的时候,九个人闪电般一跃而上分别抓住三个越军,那时我揪住其中一个敌人的小腿,肩膀往敌人屁股一顶,那个敌人没来得及叫一声,猛然倒地吃了满口泥沙,两位战友同时飞身扑上,塞口捆绑缴械一气呵成,不到半分钟时间同时制服三个越军,我们九个人抬着三个吓得魂飞魄散的俘虏快速地撤回树林里。

确定没被敌人发现就开始审问俘虏,我拔出寒光闪烁的匕首顶住一个俘虏的胸膛,翻译走过来对着三个俘虏说道:你们三个听着,不许大声叫喊,要老实回答我们的问话,否则这匕首就插入你们的胸膛,如果同意的话,你们就点头示意,我们拿掉你们的口塞。

三个俘虏忙着点头,去掉口塞后看着这三人痛苦地想吐的样子,心里在发笑,可能我们把布团塞的太深入的原因吧。

俘虏交代了附近有一个炮兵营,769高地以及附近几个山头分别驻有一个加强排,具体的兵力分布情况,班长钱刚作了详细的记录和标定后,我们转移到另一个潜伏点,留下人员看管俘虏,其他人分成四个侦察小组分别探察核实敌情,情报汇总后我们押着三个俘虏开始返程。

23日下午开始返程,工兵在前面开路,我和其他人押着三个俘虏走在中间,火力组断后。路陡林密,前进速度很慢,越军发现失踪三个人后已开始搜寻,于是班长钱刚加快脚步走在队伍的前面开路,带领大家快速前进,但是在途中班长钱刚触发了地雷,顿时他倒在血泊之中,双脚被炸断,全身上下多处受伤血流如注,我迅速拿来急救包为班长包扎,其他人占领有利地形警戒。

班长在万分的痛苦中,始终咬紧牙关没有叫一声疼痛,十几分钟后,他要求我给他一包香烟,我立刻从我身上掏出剩下的半包香烟放在他的手中,并抽出一支没有点燃后递到班长嘴唇上,班长干吸了几口后,说话渐渐含糊声小了,用最后的气力抬起右手指着他左胸的口袋,张着嘴巴想说话却说不出来,香烟掉在他身上滚落地面。我含着眼泪叫了几声班长,却永远也无法把班长叫醒,班长牺牲了。

我从班长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份血染的情报图,把半包香烟装进他的口袋里。

无数次出生入死过境侦察如逛街一般的班长,不幸倒在敌国的地雷阵上,最后的要求只是得到我的那半包香烟,这三十年里常常梦到班长向我要香烟的情景,所以每当我到班长的墓前,总要首先点上一排支香烟,让班长吸个够吧。

地雷的爆炸声暴露了我们的位置,情况万分危急,大批的越军朝我们追击过来,高射机枪子弹象泼洒的雨点掀起阵阵狂风,在我们的周围和头顶上呼啸而过,整片的树木被子弹击中截断纷纷倒下,最后打到石头上并发出火光,我们感觉到这高机的威胁太恐怖了。

此地不宜久留,队长命令扛起班长的遗体马上撤离,由于我们置身于地雷阵中,撤离的速度很慢,没多久,有一股十几人的越军已经追到我们身后不到三百米的地方,后面两侧六百米分别也有两股越军包抄过来。

眼看我们很难脱身,李队长当机立断先打掉中路最近的敌人,由余副队长指挥,布置三个战斗小组形成一个三角火力口袋,等敌人钻进我们伏击阵时三面一齐开火,十几个越军全部被歼灭,吓得后面的越军不敢冒然追赶。

在我们的打击下,有效地阻吓了越军的追击,小分队加速前进,把越军甩在后面八百米以外,就在我们爬上另一座山腰的时候,副班长陈永祥不幸踏中了一个连环雷,连串的爆炸声中副班长陈永祥和陈石友被炸成重伤,张伟民、游勇、付石宝也受了轻伤。

其他战友迅速地为他们包扎后,抬起重伤的战友继续往回撤,所幸那时天色已晚,越军不清楚我们有多少人也不敢贸然追来。

余副队长分析,在我们回撤的路上地雷太多,这一路上还不知道会踏中多少地雷,伤员增加行动缓慢,天亮后敌人还会再度追击过来,情况于我们很不利,于是决定发报回指挥部报告情况请求支援。

寒冷的黑夜里,我们找个有利地型隐蔽下来,工兵用手榴弹和地雷在远处周围布下雷场,防止夜里敌人摸上来,同时在我们回撤的路线上,小心翼翼地摸黑排雷开辟通道。

队长向大家鼓劲,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险阻,决心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无论生死都要一起回到祖国。

天刚蒙蒙亮,越军开始出动继续追击我们,这时友邻部队边防十五团的远程炮火响了,把769高地和越军炮阵地打成一片火海,另一部分的炮火在我们的身后不间断的炮击,筑成一道火墙阻止了越军的追击。

友邻部队派出一个加强排向我们的方向开辟通道接应我们,我们整个侦察小分队于24日下午,带着受伤的战友和烈士遗体,押着三个俘虏翻山越岭艰难地回到祖国的怀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