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有个新嗜好,爱看一些过气的影视剧。这种行为,文的说法是炒剩饭,不客气一点,可以说成开棺验尸。在一部影视剧热播时顺大流看,在众所纷纭的观感里,会影响自己独立的判断。这是我炒冷门的原因。

我国很多抗日题材的电影,在鼓吹胜利时,傻兮兮把中国军民塑造成半人半神的刽子手。我小时候看过的电影,诸如《铁道游击队》、《地道战》尤其离谱,中国军民杀起日本鬼子,切菜似的稀松平常,甚至儿童妇女也会抡起菜刀砖头参与行凶。了解中国1937--1945的历史的人都知道,抗日战争中,我们经历过的失去与失败次数,要远远多于得到与胜利。拍那种电影的人实属猪脑,若非切身经历过中日战争的残酷荼毒,并非所有人都把日本人当成该宰的畜生。当年的文艺宣传者,只顾鼓吹英雄主义的彪悍,忽略历史真实的同时也扬弃了人道主义的慈悲。——有这样的电影做证据,我们还能够以被害者的身份,在国际法庭上控诉日本人的罪行么?没成被告已是万幸。

43集《我的团长我的团》全部看完,总体感觉四颗星:这部片子中,除了龙文章身上有某些令人扫兴的非人因素,其余人等包括日本鬼子在内,都有着人性的可爱面。这是同类题材文艺作品中,令人欣喜的闪光点。

先说故事:

一群溃不成军的游兵散勇,怀揣各自的鬼胎,马马虎虎被收编远征。飞机半路被日军击毁堕入丛林,在一个神经而又神通的冒牌团长龙文章的哄骗领导下,保全了小命,完成局部的胜利大逃亡,并成为该团长的死忠,后东山再起勇夺失地。夺取攻坚的方式,不是任何一种他们经见过听说的战术,而是以必死之心,赶赴一场必死的战斗。它不仅需要经验、勇敢、还要有团结赴死的精神。在一个编制精良训练严格的队伍里,筹措一个敢死队也许很容易。然而一个乌合之众凑成的团队,一群你欺我诈的人渣圈子,需要怎样的召唤,才能鼓动大家心甘情愿牺牲?

战死沙场寻常事,可人人没死之前,都为着一个不死的目的奔赴。明知道会死,还一意送死,这需要英雄之志。——而他们做到了。

总括而言,《我的团长我的团》讲述了一个人渣炼成英雄的故事。

虽国难当头,并非所有人都有“从头收拾旧河山”的壮怀激烈。当家仇国恨成为普遍存在,对于这群处于中国最底层、没有文化、且历经多次失败、多年流离的散兵们,心灵多少都会变得麻木堕落。他们没有资历没有战功,除了身体和记忆双重的伤痛,他们拥有的是各自的失败与无耻:孟烦了在战友们横尸遍地的战场上,躺在地上装死,被日军刺刀捅伤腿,却吹嘘为炸坦克所伤;郝老头挂着医生之名,没救活过任何人,被冠以“兽医”之名;迷龙做黑市买卖,巧取豪夺欺凌同胞;康丫把索取挂在嘴边,一针一线向人讨要……所有这些人,以各自的方式,向虚无里索取着虚无。他们加入虞啸卿重整的“川军团”,抱有的目的并非为了杀敌为国:有为治伤,有为一日三餐……在战乱的年代,在一个暂时的安逸里苟且,是他们存活的目的。

在中缅边境的丛林中,被龙文章率领突围是一场凶险的闹剧。同仇敌忾的结果是他们不同程度被这个疯子折服。——一盘散沙,皆因缺乏一个有凝聚力的主导。然而龙文章,也仅仅是他们的头儿,这些人死忠效尤的对象,是这一团体,不独为龙文章一人。

我对“军法如山”一直心存质疑。能够让人做到绝对的服从,前提若非崇拜,就是强制。在那战乱的年代里,草率入伍者数不胜数,杀身成仁也谓多多,我们不能说他们死的没有价值,但站在一个可掌控的角度,挡死者多是新兵。因为他们缺乏战斗经验甚至没有逃生经验,于是轻浮而又轻易成了炮灰。有经验的老兵都是死里逃生的人,从一场场血的教训里学来了经验。龙文章有句话说的好:从败仗里学会了打仗。在一个因一再吃败仗而分崩离析的团体里,如何让万众一心,只有死忠

可能对主角预期过高,比较起其余次要人等,龙文章的身上有太多不尽人意之处。我想一部分原因与饰演者有关。段奕宏这个人有点娘娘腔,他笑起来不像疯子,却像脑子缺根弦的弱智。小说里的龙文章虽又疯又贱,给人的感觉还算男人,电视剧里则令人恶心。我尤其受不了他面对虞啸卿的德性,像一只经常挨打的狗。——这也许要归罪于小脸膛男人的视觉缺陷,做大事也没出息样儿。

除了龙文章,其余川军团人物都很成功。他们的形象,由猥琐转为伟岸,给人的感觉并不突兀。这样的转型,是雕铸,而非白描。

迷龙是剧里最惹人喜欢的角儿。这个东北大汉,憨直粗卤,孔武彪悍,又不失刁钻聪明。“你要让我来呀/谁他不愿意来呀/那个犊子不愿意来呀……”这个经典东北二人转小段,因着他,大有流行于妇孺的趋势。他身强力壮皮糙肉厚,无论打仗还是斗殴,都不落人后;他有自己的小生活,倒腾些黑市买卖,发个国难财。半路上还现成捡来一个妻儿齐全的小家庭。虽然都是被利用的炮灰,他却没有炮灰的窝囊相,即使无聊空虚,也有凌驾对象。他就是个吃得开的角色。

迷龙性格里爱恨交加、自私忘我的矛盾,表现在对待李乌拉和豆饼的态度上。前者是他的东北老乡,也是他滞留收容站无所事事时,折磨欺凌的对象。李乌拉死乞白赖的表现,也许使迷龙感到丢脸,他的拯救方式是加倍令他丢脸。可是他对他的维护东北三省是最早沦为日军铁蹄下的领土,迷龙对


《团长》的贡献,在于塑造了一群真正“中国特色”的抗日战士,光荣伟岸固然珍贵,而能够在一团蒙蒙的灰色里发掘出黑白层次,才是上流。

本文内容于 2011/11/27 10:34:14 被fallrain3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