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党卫军第16装甲掷弹兵师--“SS全国领袖”师

16.SS-Panzergrenadier-Division Reichsführer SS

该师是以党卫队头子希姆莱的警卫营为基干发展起来的一支部队,而希姆莱本人也希望其成为自己的“私人部队”,故由此得名。该师的标志即是“党卫队全国领袖”希姆莱制服的领章。

历任师长

1943.3.10. ~ 1944.10.24. 马克斯·西蒙(Max Simon)

1944.10.24. ~ 1945.5.8. 奥托·鲍姆(Otto Baum)

名称变化

党卫军护卫营党卫军突击旅第16党卫军“SS全国领袖”装甲掷弹兵师

该师编制 师部

党卫军第35装甲掷弹团

党卫军第36装甲掷弹团

党卫军第16装甲侦察营

党卫军第16装甲营

党卫军第16突击炮营(党卫军第16坦克驱逐营)

党卫军第16高射炮营

党卫军第16炮兵营

党卫军第16工兵营

从SS护卫营到SS突击旅“全国领袖”

1941年4月7日,大权在握的SS“全国领袖”希姆莱决定在侵苏战争中插上一脚,为此他命令编成一支高度机械化的SS护卫营,并且以自己的头衔命名。包 括一个拥有反坦克炮排的轻装甲连、一个机械化连和一个高射炮连(由2个20毫米高炮排和1个37毫米高炮排组成)。1941年7月,这个护卫营被编入SS 第2步兵旅并前往第50军战区,于9月9日在苏联列宁格勒地区首次参战。之后一直在该地驻扎,曾先后配属给霍贝战斗群和伯克战斗群。度过了东部战线第一个 冬季之后,护卫营的大部分兵力为了再度整编而于1942年6月20日回到阿莱斯训练场,其余部队则到苏联南部的捷特米尔和布拉津地区和游击队作战。

1943年1月3日希姆莱将护卫营扩大为SS突击旅,名字不变。旅长为盖斯勒SS少校,起初全旅只有两个营的兵力,之后在科西嘉地区扩大成为拥有2个掷弹 兵营、1个坦克驱逐营、1个突击炮营和1个高射炮营的整编体制。2月21日部队前往法国境内的伦内训练场进行演练。7月7日尚未完成训练的SS突击旅被命 令前往科西嘉岛(两天后,盟军在西西里登陆),9月8日全旅乘船来到科西嘉岛南端的伯尼法吉奥登陆,并于4天之后开始向岛东端的巴斯蒂亚港口进攻,SS突 击旅最后协助从萨尔基西亚赶来的第90装甲掷弹兵师于9月13日攻占巴斯蒂亚。他们实际上执行的,是解除意大利军队武装这种二流任务。只是在伯尼法吉奥遭 到意大利驱逐舰炮击时,突击旅中的重高射炮连发挥了一些作用:动用88毫米高炮击沉了一艘意军驱逐舰。

SS第16装甲掷弹兵师

1943年9月23日,在克罗地亚的莱巴赫地区以SS突击旅为基础,希姆莱开始组建自己的装甲掷弹兵师,由马克斯·西蒙SS准将出任师长(此人曾担任骷髅 师师长)。当时的编制是:师部,SS第35、36装甲掷弹团(SS 35、36PzGrR),SS第16装甲侦察营(SS16PzAA),SS第16装甲营(SS16PzA),SS第16突击炮营(很快改为SS第16坦克 驱逐营,SS16PzjgA),SS第16高射炮营(SS16FLAKA),SS第16炮兵营(SS16ArR)和SS第16工兵营等。但是一直招不到兵 员(看来大蜘蛛不受欢迎么),所以直到1944年元旦也才只招募到12720人,比规定的15149人少得多。而其中军官只有1394人(规定为3781 人),不到定额的一半,整个部队指挥松散,士气低落。

1944年1月22日盟军在安齐奥发起进攻,SS16师被命令紧急抽调至少2个营的兵力前往援助。最后抽出的部队是:SS第35装甲掷弹团的第二营、SS 第36装甲掷弹团的第二营、摩托化排、SS第16炮兵营的第四连、SS第16坦克驱逐营的第三连(装备三号突击炮)和两个高炮排,这些兵力连同后勤部队被 编成“克内森战斗群”紧急送往前线。他们先后被配属在“戈林伞兵装甲师”和第363步兵师、第175步兵师的序列内参加安齐奥防御战。

1944年3月12日,德国为了阻止匈牙利与盟国讲和退出轴心集团而发动占领计划。SS16师主力和装甲教导师等部队一起被运往维恩,3月19日参加武装 抢占布达佩斯的战斗。“全国领袖师”在3月27日渡过戴斯河进驻德布雷森,占领匈牙利东部。这段期间与其说他们是作战,不如说是在抢劫更合适。纵兵殃民的 行动在战斗日记里没法写明,只好写作“在训练”。1944年4月,在意大利的分遣战斗群也来到德布雷森和师主力会合,继续“训练”。

1944年6月4日盟军攻占罗马,在匈牙利“训练”的16SS“全国领袖师”闻风出动。经过卢加、比萨来到观光胜地亚得里亚海沿岸担任警戒任务,归属第 75步兵军管辖。全师在1944年6月1日共有官兵13421人,离定额17005人还差得很远;而军官和军士只有2318人,占定额的6成,协调和战斗 能力低下可想而知。重型武器中有三号突击炮33辆(定额73辆),三号坦克没有(定额3辆),装甲车辆没有(定额39辆),75毫米反坦克炮14门(定额 27门),榴弹炮29门(定额41门)。虽然大都只有半数的水平,但这与同一地区的地域德军类似部队相比已经非常不错了,而且希姆莱大搞特殊化,“全国领 袖师”的摩托车和卡车、拖车等非常多。

6月24日,16SS师转属第15装甲军并在里沃诺南部的伊尔泽担任防御,他们的右边是大海,左边则是由第19空军野战师、第1059团第4“东方营”和 第162志愿步兵师(由苏联战俘中的达吉斯坦人组成)等为主力的“令人不安”的友军部队(相信这些友军对“全国领袖师”亦作同样评价)。师部将SS第16 装甲侦察营配置在海岸,SS第35装甲掷弹团第二营和没有车辆的SS第16坦克驱逐营第一连(得到了二辆虎式坦克支援)配置在内陆的斯韦雷特地区,师部以 及主力则在后方展开,次日在斯韦雷特击退了美军的一次进攻。6月26日,美军派第442战斗团(日裔美国人部队)对16SS师左翼猛攻,空军野战师和东方 营立即陷入惊慌失措的状态之中,第100营的日裔美军在斯韦雷特东部打开了突破口。“全国领袖师”为了不被包围竟然放弃友军大步后撤,在6月29日跑到塞 西那防御线。之后他们一边骚扰美军第36步兵师,一边经过雷特纳向意大利北部后退,最后在7月22日逃到比萨南部的阿尔诺防线。

此时全师还有18辆突击炮、9门78毫米反坦克炮、10门重型火炮和33门各种榴弹炮、11门37毫米以上的高射炮,损失不是很大,果然是训练有素的逃跑 专家。不过两个掷弹团人员损失惨重,加起来只剩下1424人。8月3日全师移动到弗伦茨,之后师主力在博洛尼亚南部继续进行袭扰战,而一部分兵力则用于在 后方的卢加、圣马塞罗地区对左翼游击队“加里波地旅”、“红星旅”展开血腥Z压,如果实在找不到游击队,16SS师即拿当地居民出气,通常是将他们指认为 游击队而大肆枪杀,仅仅在一个矿坑的屠杀事件中即残杀意大利平民350人以上。

1945年1月3日,“全国领袖师”移动到亚得里亚海的德文那进行防御。2月4日被撤下前线通过布伦海峡运送到匈牙利的第2装甲集团军战区—纳吉卡尼贾。准备参加德军最后的攻势“春季觉醒”。

末日

1945年3月初,16SS“全国领袖”装甲掷弹兵师和第1人民山地师、第71步兵师一起在第68步兵军的指挥下准备最后的进攻。此时16SS师兵力为 13640人、20门反坦克炮、15辆突击炮、第261突击炮连的9辆突击炮和3个重型榴弹炮连、6个轻榴弹炮连、3个重型高炮连,部队达到79%机械 化,无论人数和装备都在集团军中算得上一顶一。

3月6日德军从纳吉瓦尤姆—博斯瓦尔一线发起攻击,“全国领袖师”左翼是第1人民山地师、右翼为第71步兵师,在巴拉顿湖南方和SS第6装甲集团军先锋部队会师。3月10日,SS第36装甲掷弹团前进到基斯瓦尤姆地区时被苏军击溃。

随后“全国领袖师”和第一人民山地师一同转属第22山地军,沿巴拉顿湖南岸掩护第1骑兵军撤退,为此在3月17日使出最后的力气向战略要地沃伦卡和库赛门特发起冲击并将其占领。此时全师还有9966人。

之后全师在纳吉瓦尤姆地区死守至3月29日,被苏联第57集团军和匈牙利第1集团军击退。“全国领袖师”于4月8日逃过穆尔河回到克兰茨地区的“帝国防御阵地”。剩余兵力在第1骑兵军属下一直抵抗到4月29日。

1945年5月6日,铁托游击队北上开始对德军进行围剿。“全国领袖师”很清楚自己在克罗地亚和意大利都干了什么,于是他们兵分两路逃跑。最后分别在塔姆斯威克和克拉根福德向美军和英军投降。

SS第16装甲掷弹兵师“SS全国领袖”,处处得到希姆莱的照顾和后门。但是它的军官和军士数量始终达不到定额、素质也极差,战斗能力低下、风气恶劣。除 了历任的旅长和师长外没有一人获得骑士勋章。16SS师通常执行诸如解除意大利军队武装、武装占领匈牙利、Z压游击队这类二、三流任务,对于平民的大量暴 行亦表现出该师实际的无能和残暴。

也许下面这句话最适合对该师作一评价:

“师如其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