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劳累了一天的军人,熄灯号吹过用不了多会就会进入梦乡、这时候最怕的是什么?一是叫岗,二是紧急集合。当过兵的人是深有感触的,这不,怕啥来啥!刚睡着不久,被窝还没暖和过来,一阵急促的哨音响了!紧急集合!!大家条件反射的在夜幕中摸索着穿衣、打背包,黑黑的、静静的,,突然灯一下子亮了!谁开灯?!!是我!连长!连长短暂的命令;带齐装备.不打背包.进入战斗状态.外边上车! 还有车,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开灯...还坐车!不同寻常!

疑 惑中大家急速上车!一共十几个人是连队的技术骨干和正付班长,防化参谋和一位作训科干 带队,参谋说情况不明、到达目的地后下达任务,车子在一个不大的山村仃下、下车后听一个农村干部介绍情况,说有人今天在野外发现了大量的蚊子苍蝇、很不正常,于是报告了公社,又联糸了部队,怀疑是敌人施用了细菌武器!当时是刚过节不久.不该有蚊子.苍蝇.於是首长命令全体人员分组行动搜寻证据,全体人员在满山遍野的找寻苍蝇蚊子,坟地上,、草丛中、仔细找、真找了不少,平时谁去注意蚊子到底颜色什幺样?今天算看明白了,各式各样.各种色彩.五花八门、整整搞了一夜,天亮后蒂着这些战利品走仿上年记的老人,蒂上花镜放大镜,看后说从未见过这些蚊子...

还有民兵反应曾听到飞机声,这更加重了敌情的严重性,干是又联系相关部队寻问空中情况,没发现异常情况,原地待命,大家来到队部,

一个个扒在桌小子上打盹,不甘寂莫的年轻人还忘不了开个玩笑,我从侦毒器里拿出一个氨水棉球,悄悄地放在赵修贤的鼻子前面,呛的他...直刭几十年后的今夭见了面还念念 不忘。

后来的情况是;一个退伍的防化兵在耕地时发现异常'立即向上级报告,白天阳光好点一暖和小虫虫出来了,可那时是阶级斗争年代,人人那弦绷的紧紧的,谁敢说不是敌情,防化参谋讲过一件事, 炮击金门时,我炮兵中毒多人.怀疑台湾方面使用了毒剂炮弹,后来弄明白了'是发射多了掩蔽部的一氧化炭中毒.....

这是发生在当兵笫三年的一九六五年春天的事,尽管是虚惊一埸,可回来后的总结还是不客气的,有的仪器电池没装、有的动作慢了....

现在看来象是闹剧一场,当时我们可是认认真真当实战打的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