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与俄罗斯结成军事联盟须慎而又慎

看清当今天下大势,看清国际力量对比,“没有半斤怎么能够去对付八两”呢?同时,在国际战略格局中,中国该如何量力而行、化敌为友为我所用?该不该适时调整对外的战略、政策、策略呢?又该如何战略崛起呢?

前段时间,中国像在联合国为个叙利亚问题投什么反对票那样,把自己弄得像孤家寡人一样,但是,在联合国那些投弃权票的国家中,至少有一两个国家出卖了我们。这些国家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刻出卖我们、置我于尴尬被动之地?在对待与处理利比亚问题上,利益损失了不说,似乎也让中国的国际空间变小了,这些都是中国的战略行家们必须要深思的。

当前,在中国,有很多人连伊朗、叙利亚、利比亚等是不是中国的核心利益都搞不清楚,因此,连有没有必要为挺伊朗,而卷入一场非对称性的对抗或挺伊战争都搞不清楚;连“没有半斤怎么能够去对付八两”的道理也搞不懂。一些人总想把中国置于“孤家寡人”之地,总想把中国置于“四面楚歌”的国际困境中,总想把中国拖入对抗或者本不该去搅合的战争的泥潭深渊。

对于这些人,本[战略与诡道•智库]不得不怀疑他们背后的真实身份和用心了,怀疑他们背后的真实身份——也许是带路党、也许是250美分、也许是隐形汉奸、也许是打入我们内部的奸细、也许本身就是敌对势力分子、也许是……,这些一路货色之人等用心极其险恶,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亡我中华。

当然,也不排除在这些人中的一些人,也许是愚蠢无知的草包饭桶、也许是缺乏智慧的低能儿糊涂蛋、也许是些无聊的嚼舌分子、也许是些左左右右分子、也许是些冲天炮冒失鬼、也许是些缺乏自知之明又自不量力的幼稚狂徒、也许是……。

亦有一些人提出与俄罗斯结成军事联盟的问题,想法固然不坏,但是,这些人恐怕连俄罗斯是个什么货色的国家都没有搞清楚,就提出想与之结盟,去与超级发达国家及集团搞抗衡。另外,俄罗斯地处欧亚版块,政治上是个“杂交”型国家,还处于战略调整与选向的时期,自身愿意真心实意的与中国结成军事联盟吗?这可是个大大的问号;再者,与俄结成军事联盟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多大的好处,会不会顾此失彼呢?这些提出与俄罗斯结成军事联盟的人,实属太幼稚太老实了,太缺乏智慧与韬略了。

俄罗斯是苏联解体后的继承国,从具有[国家定海神针]的国家一落千丈地变成了没有[国家定海神针]的国家,变成了“杂交”国家,目前仍处在经济发展与战略调整选向的时期,俄罗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与发展,甚至事关存亡,就必然导致俄的那张“脸”善变,“千面脸”也是一种图存之道。于此,俄罗斯的在关键时刻的政治信誉是不高的,是需要打折的。换句话说,俄罗斯在关键时刻可能是要出卖人的(如事关存亡)。故中国与俄结成军事同盟应慎而又慎,不应太操之过急,更不应该单相思。

在美英以打伊朗问题上,中国的明智做法是审时度势,持反对而要挟,顺势而为,以获取国家最大利益,别太在意叫真,择机脱身,避免出现战略误判,出现像利比亚一样的重大损失。至于什么是正义道义,当今天下谁都不傻,都会在某种力量的前提下,寻找合理的“正义道义”,都会制造符合逻辑的“正义道义”,谁都知道广泛吆喝舆论,然强大的军事实力与强大舆论才是关键。

“持反对而要挟”——是我们的老祖宗们玩过的智慧,春秋时期的秦国为什么会由弱变强最后统一中国?细研历史不难发现,处于发展时期的秦国,在对外的外交军事方面,处理棘手问题时,基本上是遵循分阶段的量力而行化敌为友为我所用,采用“持反对而要挟”,尽量避免明显对抗,以获取最大利益,甚至连12岁的娃娃——甘罗,都运用自如。

中国奉行韬光养晦和平发展,GDP上来了,一些人就头脑发胀了,想在国际的战略格局中,去与超级发达国家及集团搞抗衡,然本[战略与诡道•智库]以为,这些都是非量力而行的愚蠢之举,GDP上来了能说明个啥,GDP上来只能说明一些生活、民生的改善,也多了些高楼大厦、多了些奔驰宝马……,当然,也多了些灯红酒绿的东西、多了些腐败分子、多了些投机倒把的奸商……。GDP上来并不代表国家的军科战能力的强大——即军事强大。

若把军事武器与装备所展现的能力的程度比着“幼儿园、学前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博士后”九个档次的话,再设定以美国军科战一体化技术革命的成果——美军事武器与装备及信息技术平台所展现的能力的程度为“研究生至博士”程度的话;那么,则整个冷兵器时代就仅相当于“幼儿园”,一战前(以英军)为代表仅相当于“学前班”,一战(以英、法、德军)为代表相当于“小学初年级”,二战朝战(以美军)为代表的武器与装备所展现的能力的程度相当于“小学高年级至初中”,越战(以美军)相当于标准“初中”毕业,第一次海湾战科索沃战到伊拉克战(以美军)相当于“高中至大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