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策动南海

中国从来未有像现在这样惹人争议,纽约时代广场上,红色为主的形象宣传片让美国人惊呼“中国人来了”,叙利亚利比亚人们的游行示威中也出现了汉语书写的口号,甚至占领华尔街中也出现了汉字版的“遏制腐败”。中国现在不仅仅制造的产品畅销世界各地,赢得了价廉物美的口碑,但也因为在星条旗上少印了五颗星星,将印度国旗的法轮辐条数目搞错而成为国际笑话。当中国制造的足球出现在世界杯球场上,各国球迷拿着的呜呜祖拉和屁股下的座椅也来自中国的时候,找出什么不是中国制造成为一个难题。全球一体化空前地将这个世界跟一个几千年的文明古国联系在一起,当08年的经济危机在巨量的经济刺激计划的药效过去之后,阵痛开始显现,全球的货币体系贸易体系金融体系都在打了强心剂以后面临着肌体腐败的问题,是刮骨疗毒还是断臂求存让大国间争论不休。

当各国不断与中国摩擦和交涉的过程中,中国人民也参与了释放愤怒和理性的无硝烟冲突中。湄公河上泰国军人射杀中国船员、韩国日本冲撞扣留中国渔船、菲越等国屡次失信并觊觎中国南海主权,以及中国在朝核伊核问题,阿拉伯之春运动中的外交表现,都让外界开始明白,中国,还只是个文明古国,而不是一个文明大国。中国特有的文化和历史,使得这个国家各个阶层之间充满了隔阂而没有对话,互相的谩骂和以自我价值观为中心的解读成为彼此攻击的方向,五毛党美分党带路党汉奸太监之类的定性与区分看上去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而不是成熟的大人的言行。

德国前总理费舍尔曾说,中国将成长为一个“内向型的超级大国”,我国也确实多次在国际上声明中国永远不称霸并主张不干涉他国内政。但从步入20世纪之后的几次科技革命、全球一体化的深入,并伴随着2008年的经济危机,中国原有的既定政策已经开始展现与时代不匹配的滞后性。这导致中国在国际上成为很难以被猜测的国家。同时,中国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逐渐成为世界经济的新引擎,也导致了周边国家“中国威胁论”的声音。美国是经济危机的肇事国,在今年遭受信用降级以后,欧洲又爆发欧债危机,欧元区面临解体化或者政治一体化的选择,美国衰退的地位需要通过外交来实现,埃及、利比亚、突尼斯的和平演变已经推动了新一轮的民主化进程,而且尤为重要的是,这是一次在阿拉伯世界掀起的民主化浪潮。也门总统萨利赫、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也面临着国内的抗议,伊核问题也在牵动大家的神经,阿盟、欧盟暂时无暇东顾,在11月的传统峰会期,美国选择参加东盟会议,无疑是为了加强其在东亚的影响力。

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因为二战因素,是美国的传统盟友,澳大利亚最近又宣称将向印度出售铀 ,这更是被外界视为加深同美国和东盟国家的关系。

从近期的东盟议题和温家宝总理的讲话中不难看出,南海问题已经成为非正式议题,越南菲律宾等已经在南海实现了实质性控制的国家,期待着将己方利益更加公开化、合法化。美国也希望借助南海议题重返东亚,将东盟会议视作APEC会议的继续,通过TPP加强同各国经济合作联系,强化其在亚洲的存在。中美两国利益再次聚焦。

针对南海问题,中国近十几年的经历已经说明,南海问题已经是“不进则退”,已经形成事实性主权损失。越南09年已经在南海区域内(包括争议区域)有超过990口钻探井,开发了五个大油气田,南沙海上石油已经成为越南经济基础。由于外国公司围猎南海油气开采,目前南海利益纠葛国家已经达到150个。即使南海问题寻求在东盟框架内解决,也已经实质上成为一个国际性问题,而不是地域性问题。

对于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是毫无争议的。70年代周边国家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的“大陆架”、“毗邻区”、“专属经济区”等概念,提出领土要求,完全罔顾了南海的历史事实。促使周边国家出手的重要原因是南海所蕴藏的丰富油气资源。这是南海主要矛盾,其次是对海上运输线依赖严重的澳大利亚、日本、印尼跟中国的矛盾。还有美国在本区域争取霸权和中国的矛盾。

厘清这些矛盾以后,中国还必须要正视的一个问题就是价值观之间的差异。中国必须正视二战以后美国在东亚影响的一直存在,以及影响所带来的价值观的认同。虽然中国在本区域内是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拥有着巨大的市场,但是中西方的差异决定了中国在国际上的负面影响并不比美国少。中国需要改变外交策略,调整对外关系。单纯依靠资金援助并不能形成持续良好的国际影响。

面对着南海岛礁和油气田已遭开发的局面,中国寻求合作开发是正确的方式,加速中国在南海的存在,建立中国海洋战略,让那些参与或者企图参与盗采南海资源的国际大石油公司仔细考虑,在南海石油开采和其在大陆的利益之间做出选择,减少周边国家将南海问题复杂化的企图。

中国也应当加强南海的军事力量,同时通过教育渔民,减少与周边国家的摩擦,强化军事震慑和军事互信,保障中国海上运输线、外部资源的安全,维护中国在世界上的海洋地位,保护和平发展的机会。面对现在中国海军还未走入深蓝的局面,应当放弃对广大海域的巡航,加强对岛礁的保护,通过东盟框架内协商解决归属问题。

国内,中国也应当深化经济市场化的进程,寻求中美间的合作互助。南海问题并不是主权问题,不需要国际司法的介入,也就不需要美国的介入,中国通过彰显主权来实现外交转型,由内向型政府转变为自信负责任的大国,同时也能促进国内的改革转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