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以日本为对手

经常看到以日本人身份发表的有关中国在未来的战略对抗中,乃至国家命运中将会被日本压制的帖子.我认为这个结论是根本错误的.以上所说文章的作者一直没有明白的事情是,中国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不会从战略的高度将日本作为平等的对手.中国从近代直至现在在国际地位(经济,政治,科技各方面)的衰退,其根源并非是在竞争中落败,而是根本就没有参与竞争,从而没有得到工业革命以来世界主要大国从竞争中发展的机会.

中国反思的最大问题并非是为什么落后,而是我们为什么没有从高度发展的封建社会自然的走入工业社会.中国的机遇并非从鸦片战争时丧失,而是从清政府建立时即已失去.由于少数民族夺取了中国社会的统治权,所以政府的全部精力不是发展社会,而是维持统治.正因如此,民族先驱发动社会革命时的第一条纲领是"驱除靼孥,恢复中华".当然作为包容性很强的中华文化不会对任何少数民族给予特殊的歧视,但政府的权力必须掌握在中华民族的手中.通过对工业革命后各大国的兴衰和发展进行研究,中国人认为至今仍未能找到确定的强盛之路,由此奠定了中国政府"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也是在不断增长的国际事务和纠纷中,中国人始终处于退守和妥协姿态的原因.我们没有称霸的野心,是因为我们仍然没有找到作为霸主的文化架构和行政技术纲领.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进行科学技术发展,以获得发展中的社会所能够承受的资源与需要之间的矛盾.

对于任何一个现有经济大国来说,这并不是危及生存和持续的问题,毕竟发达国家总人口是有限的.但是对中国而言则变成了最大的问题.如果按照现有的个人生活和资源消耗方式来发展,中国就不是进行一个普通的国家发展的问题,而是必须承担全面改写世界政治版图的任务.即便如此,仍然不能满足中国社会发展需要.考虑到美国为了维持3亿多人口的生存和发展必须拥有不对称到何种地位的超级大国实力,就会明白按照现有的国际政治逻辑,中国达到中等发达国家会要求国家实力发展到什么地步.所以中国政府坚决抛弃现存发达国家"扩张-发展-再扩张"的国家发展模式,提出"和平发展"的战略论述.这样,在解决无数个已知和未知的发展所面临的困难之前,必须首先解决生存的问题.

万幸的是,这一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核武的力量在于拥有核武的任何一方同时拥有毁灭自己和对手的权利.如果国家生存受到极端挑战,那么通过毁灭世界可以使所有对手同时消失.这一点改变了从前人类战争史和国家竞争的全部立场.对于拥有核武的国家而言,全面战争意味着全面毁灭.所以中国人民必然选择共产党的权威式领导,这意味着面对世界时,在所有方面都处于落后的情况下,仍然有一个政府能够通过行使世界毁灭的方式提供最终的安全保障.因此,中国的发展可以忍受很多方面战术上的不平等和妥协,但是在战略上却始终是有保障的安全.解决了生存的问题,就可以将全部精力放在发展上.然而上面已经提到,解决资源与发展的关系仍然危机重重.中国的问题在于其本身不是一个国家问题,而是决定世界走向的根本问题.

中国不会将任何一个单独的大国作为对手,即便对于美国,中国的态度也一定是将其放在发展中面临问题中的一个部分加以考虑.至于日本,其周边的三大国中,美,俄可以在任何时候单方面将其打回石器时代.这一点决定了日本永远只能作为某一大国的附属或几个大国之间的有限的平衡力量.当大国之间的问题解决之后,这种平衡的价值更加微弱.想想经济学家的表现,在20世纪80年代前,中期,所有的经济学家都认为应当将日本作为单独层面发展的经济大国加以考虑.然而随着美国政府要求日本政府对日币强制性升值,现在呢?还有谁认为日本的经济可以在今后的历史中挑战美国?所以,将日本作为中国的对手的做法是不正确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