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根据作家金吕玲的同名青少年小说改编的电影《格斗少年,菀得》自上月20日上映以来,已连续四周蝉联票房冠军。主人公菀得的母亲是越南人(影片中是菲律宾人),在生下菀得不久後离家出走。菀得的父亲则是个残疾人。因为在国内找不到媳妇,不得不与异国女性组建家庭。虽然电影和小说均以菀得的父母重新结合完美收场,但现实并非如此。

今年7月杀害100多人的挪威杀人狂魔布雷维克是***原教旨主义者,自称中世纪十字军骑士。但人们所不了解的是,他也是爱情竞争市场的失败者。布雷维克远渡美国做了鼻子和下颌整形手术,但仍然得不到北欧同龄白人女性的芳心。他只能在妓女身上解决性需求。布雷维克将自己找不到女友的原因归咎於女权运动。在他撰写的《2083欧洲独立宣言》中就包含这一内容。据目击者称,布雷维克在杀人时也是先杀害漂亮的女学生。

在爱情自由竞争市场中失败的不“性福”群体问题是全球的普遍现象。去年获得龚古尔文学奖的法国作家米歇尔·维勒贝克早在10年前就预言了这一悲剧。在他的长篇小说《斗争领域的延伸》中,主人公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上班族。但这位年已三旬的主人公一直单身。他抱怨说:“有些人每天做很多次爱,有些人一辈子只能做5丶6次。有些人和十几名不同女性上床,而有些人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这就是‘市场法则’。”他用市场经济理论解释了自己孤苦一人的原因,他说:“就像没有刹车装置的经济自由主义一样,性自由主义也是以同样的理由制造绝对贫困化现象。”也就是说,就像根据无限竞争原理胜者独食的经济领域一样,爱情领域也是被少数人垄断,因此缺“性福”阶层只能日益增多。

韩国统计厅最近公布的韩国《跨国婚姻人口动态统计》显示,2010年与外国女性结婚的韩国男性中,50.9%比女性年长12岁。组成跨国婚姻家庭的件数为3.5908万件,离婚件数为1.4319万件,两个数据均急剧上升。在韩国一部短篇小说中,一个农村青年花2000万韩元迎娶越南年轻女性,後来该女性离家出走,该青年经过多方寻找终於找回了妻子,但此後该女性沦落为兄弟两人的性玩具。据说,现实中比这更惨无人道的事情比比皆是。那麽,我们是否做好了正视该问题的准备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