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 敬 琏等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可不是白 痴!

网上看到一个帖子说:英《金融时报》2011年11月17日发表了英国工商业联合会会长理查德?兰伯特的文章:《自由市场理论只能用来骗骗白痴》。

文章称——

“公众对于自由市场的支持,是基于两个更宽泛的理由。首先,与其它选择相比,自由市场能带来更有效的结果;其次,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由市场能促进整个社会的繁荣。但过去几年,这两种假设都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我们现在都已知道,有效市场理论只能用来骗骗白痴,市场失灵可能给广泛的公共部门造成毁灭性的后果。我们也知道,经济成功的果实在分配上变得越来越不均。在美国,近年来的所有增长(以及其它)成果都流向了处于社会顶层的群体。如今,美国最富裕的1%人口每年拿走全国总收入的近四分之一,这一比例是25年前的两倍。处于中间阶层的人同期内实际收入有所下降,而在那些只有高中文凭的人当中,这一趋势尤为明显。”

据此帖主得出一个结论:这等于说,中国那些至今仍然坚定地信仰自由市场理论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如高尚全、吴敬琏、张维迎、许小年、陈志武、茅于轼、周其仁们,都是白痴。

大于不太同意这个判断。大于认为,吴敬琏等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不是白痴。检验这个判断的方法很简单,要是吴敬琏等如今也像过去一些社会主义经济学家一样埋头学问却清贫如洗,或者像现在许多的下岗职工一样勤奋劳动仍生活艰难,如果他们还是执着坚定地信仰自由市场理论,那么就真正是一些白痴。但是,有这样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吗?反之,如果他们个个都捞得自己的腰包鼓鼓的,本身都属于那“每年拿走全国总收入的近四分之一”的一员,或者成为“最富裕的1%人口”的席上宾座上客,那么,他们会是什么白痴吗?

吴敬琏等不是白痴,但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搞得现在这样两极分化,民怨沸腾,矛盾四起,八方不安,肯定还是有一些白痴的。那么,这些白痴是些什么人呢?检验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看他是在为自己服务还是在为人民服务。如果一个还相信社会主义道路,愿意为人民服务,自己并不想骑到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却被吴敬琏们的《改革的目标是欧美自由市场经济模式》忽悠得分不清东南西北,那就是地道的白痴。还有一些自己的吃饭问题都没有解决,却盼望着能够像吴敬琏等家们那样成为“最富裕的1%人口”的席上宾座上客的梦想者。不过他们只能算是些不太地道的白痴,这样的白痴,我们这个强国论坛也有好几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