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1月初刚在戛纳结束的G20(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可能给东道主法国总统萨科齐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冲击。

他最初设想中的G20戛纳峰会应该是一次“拯救世界”的峰会:进一步解决欧债危机;促进全球经济平衡增长;改革国际金融机构。

然而,这一切被希腊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打破。

而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们,也并未能为“乱局”增添一些稳定性。

在陷入债务危机漩涡前,希腊在欧元区的力量可以说微不足道——希腊经济仅占欧洲GDP的2%,占全球GDP比重更少。

这样一个“边缘”国家,其债务问题能够主导一场全球领导人峰会,至少说明了两点:

一、世界是平的,某个小病变将很快地传染蔓延,而问题的解决则空前地依赖于各国达成共识;二、债务危机和经济难题将主导世界格局的变迁。

在欧债危机持续蔓延,美国经济数据远逊于预期、全球经济二次探底担忧抬头之际,包括美国、法国、俄罗斯等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又将进入2012“大选年”。

债台高筑、失业率高企、经济复苏低迷,这些关键词会令选民对经济复苏的关注空前。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顾问詹姆斯·卡维尔曾一语中的:“总统选举是关于经济,笨蛋!”眼下,这句话似乎愈加切题。

总统们的“民调”危机

在《福布斯》杂志不久前刚公布的2011“全球权势人物榜”上,全球最具权势的人物中,第一位是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二位是俄罗斯总理普京。

全球最具权势人物都将面临政治改选或者开始为改选作准备。2012年,似乎将成为“天下大忙”的一年。

在戛纳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敦促欧洲人团结行动、解决欧债危机,但奥巴马本身也缺乏抨击欧洲人的资本——美国也面临着可怕的财政窘境,以及机能失调的政治机制。

根据美国政府公布的数据,截至9月底的2011财年中,美国政府预算赤字达到了1.3万亿美元,美国债务达到14.8万亿美元。根据计算,2011年度,美国政府每1美元的开支中有36美分都是借债。

23日是美国国会“减赤委员会”提交减少赤字计划的截止日期。而现在,却仍没有明确方案。

根据美国广播公司11月初的民调,有接近7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正在“向错误的方向发展”,多数人都认为美国的长期衰退初显端倪,大多数受访者对奥巴马的整体业绩和经济举措持否定看法。将近75%的受访者说,奥巴马政府未能达到他们对美国经济的期望。

对美国人来说,还有一年的时间来决定到底是让奥巴马还是共和党候选人入主白宫。而在这期间,奥巴马的大部分精力都将放于国内选举上。

法国总统萨科齐则将更快地面临选民们的选择。明年4月,萨科齐任期就将结束。近日,法国公布了包括提高增值税、加快实施退休计划等在内的第二轮财政紧缩计划。

无论是对法国,还是对萨科齐本人,欧元区问题都将是最大风险所在,法国作为欧元区核心国家,处于风暴中心,新政府将采取什么经济政策对于欧元区至关重要,是顾大局还是保自身,将是法国大选的关键议题。

根据法国《星期日报》10月底发布的民调显示,萨科齐的支持率在10月下滑到近4个月来的最低点,69%的受访者对萨科齐表示不满。

在欧债危机中充当领导角色的另一个欧洲领导人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同萨科齐相比,默克尔在充当领导角色之时则充满犹豫和勉强。明年,默克尔也面临着一场大选。

默克尔一直倔强地反对一些可能解决欧债危机的步骤,一直拖到最后期限,最终才能达成协议。

德国人不愿意签署对欧洲其他国家付出更多财政援助的承诺。英国政治观察家安德鲁·瑞恩斯雷伊称,魏玛共和国恶性通胀的记忆导致了德国人的反应,他们对于欧洲央行应该充当印钞机以助欧元区走出危机这类想法的反对是条件反射。

瑞恩斯雷伊认为,德国纳税人的焦虑令默克尔更加局促。不过幸好,默克尔最终意识到了拯救单一货币体系的重要性。

为了安抚纳税人,默克尔领导的中间偏右执政联盟近日称,计划降低中低层收入阶层所得税。此举,一方面安抚纳税人,另一方面更凸显了德国与欧元区其他因欧债危机而勒紧裤腰带的国家的差异。

不过,即便如此,民调显示,半数德国选民认为默克尔对欧债危机应对不当,希望她在2013年选举中出局。

选民的钱袋

包括美国、法国在内的多个世界主要国家,因为将进入“大选年”,这些国家领导人的主要精力将放在国内,可能无暇顾及国际事务。

根据美国信息咨询公司HIS的报告,多年来的统计结果显示,总统选举的结果与两个主题休戚相关:第一,选民的钱包,如果经济增长强劲,失业率低,执政党有很大的机会,而当经济疲软时,选民则更愿意选择改变;第二,人们更青睐竞选连任的现任总统,但如果经济过于疲软,现总统很可能竞选连任失败,如1980年的卡特以及1992年的老布什。

以美国为例,基于对2012年美国经济的预测,奥巴马面临着一场空前艰难的连任战。

根据HIS的预测,按照现在的情况,奥巴马在两党中只能获得43.5%的支持率,也就是说“战败”,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奥巴马的出局在劫难逃。如果2012年美国经济的表现好于预期,如果选民觉得经济在好转,那么就算失业率仍然很高,奥巴马仍有可能赢得选举。

耶鲁大学教授雷·菲尔的研究结果显示,选民的钱袋,传统上被视为选举结果的关键,可供使用的收入每增长一个百分点,那么执政党的支持率则会增加约1.6%。

自二战以来,10位寻求连任的美国总统中有3位失败:1976年的福特、1980年的卡特以及1992年的老布什。HIS环球视点(IHS Global Insight)在10月预测称,一直到2012年的第三季度,美国人均可自由使用的收入增速在1.3%以下。如若果真如此,对奥巴马来说将是一个大麻烦,因为这低于战后所有其他选举均值约1.6%。事实上,自从1948年以来,没有执政政府能在实际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低于1.75%的情况下获得连任。

同时,大部分研究结果显示,现任总统连任比其他候选人更有优势。但HIS发现这种优势取决于经济的健康程度,通常通过失业率来衡量。而现在,奥巴马似乎在就业问题上饱受指责。

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今年10月,美国失业率为9.0%,结束了持续3个月的9.1%,但疲软的就业市场仍是美国经济复苏的最大障碍。HIS环球视点预计2012年第三季度美国失业率将会达到9.4%,超过现在,更是大大超过战后其他选举5.5%的平均值。高失业率令奥巴马陷入被动,二战以来,没有一届政府是在选举前3个月失业率仍高于9.0%的情况下获得连任的,也没有执政党能在选战期间失业率高于7.4%的情况下继续执政。

东方的改变

对一些欧债危机外围的旁观者,G20戛纳峰会则是一次快照。他们抓住了全球经济重心从日渐疲弱的西方向新兴的东方和南方转移的瞬间。

10月27日,全面的欧洲救援方案出台以后,法国总统萨科齐立刻同中国、印度以及巴西等金砖国家协商,希望新兴国家为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提供资金援助。

中国确实拥有3.2万亿美元的巨额外汇储备,中国的经济增速同发达世界相比也确实可以称得上飞速,但中国的人均GDP要想超越欧美尚需很多年。瑞恩斯雷伊认为,连人均收入4万美元的德国人都不愿出手救希腊,年人均收入在5000美元左右的中国人不愿意出资救援希腊也在情理之中。希腊人均年收入在2.8万美元左右。

在金砖国家中,俄罗斯在2012年也将面临政府更迭,而现任总理普京强势回归克里姆林宫被外界广泛看多。不过,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拉赫曼评论称,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不算是好消息。

“出于经济和政治两方面的原因,现在亟须展开国际合作。普京在2012年3月重登总统宝座现在看来已不可避免。” 他同时认为,“这会助长俄罗斯的民族主义势力。在世界上的自由民主国家遭遇经济困境、自信心下滑之际,这位‘二进宫’的俄罗斯总统会在全球政治舞台上壮大威权主义阵营的力量。”

欧债危机很可能延续到2012年底,同时,中东的动荡也可能长时间持续。

拉赫曼认为,如果俄罗斯外交政策在2012年变得更加我行我素、民族主义倾向更强,或许会在一定程度上主导全球趋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