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疑问二,宋铁岩纪念碑是否就是宋铁岩的殉国地??

关于宋铁岩的牺牲,绝大多数说法是密营被日军偷袭,宋铁岩突围至一处山岗牺牲。

这一说法也是目前官方历史记载的说法。

作为考证抗联历史的本溪当地人,我要问的是,

一.依据前面的推论,宋铁岩连日常活动都很困难了,突围这样剧烈的活动,他的身体是否能够承受?

二.写这段历史的人,冬季2月份(阳历)是否来到过和尚帽子山、是否见过山里面的积雪有多深、行走有多么困难?

不要说宋铁岩这样一个病人,就是一个健康人走起来都是很吃力的;

三.既然说是密营被偷袭,那么,密营在哪里?

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那里曾经是密营?

四.既然说是突围到山岗牺牲的,有什么证据证明?

五.现在和尚帽子山日本人修的公路边,立了宋铁岩烈士纪念碑。但是立碑时,依据什么?有什么资料可以证实这里就是宋铁岩殉国的地方?

我曾经看过最新的、2011年5月出版的、由本溪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编撰的《光辉历程》这本画册,画册中的照片,将宋铁岩纪念碑后下方的一处凹地标注为宋铁岩过冬的密营。

但是,这里是否挖掘出了抗联遗物来证明?亦或是有抗联密营遗址的痕迹?

况且,这个位置紧邻日本人修筑的警备公路,抗联会把这样一个重要的密营建在这里么?要知道,日军汽车、马队、马拉爬犁是沿着公路来往搜索的。

更重要的是,任何一个抗联密营,最不能缺少的就是水,要么有长流水,要么有不冻泉,否则,长期居住,没有水是万万不行的。

在经我所发现的所有抗联密营:一师大石湖密营、汤沟抗联一师一团密营、蒲石河一师少年营密营、碱厂一师三团密营、一师老边沟密营、一师边沟子密营、一师小边沟密营、一师六团红土沟密营、一师四团摩天岭密营、南满省委草帽顶子密营、一军老秃顶密营、一军十二连海清伙洛密营、一师赛马梨树甸子密营、抗联桓仁大青沟密营等等,无一不是体现了紧邻水源这一特点。

但是,这个位置有水源么?

答案是肯定的,

没有水源。

因此,我的结论是,这处凹地,与公路边其他多处人工修整的平地一样,是当初修筑公路时,筑路民夫暂时休息居住的简易工棚。因为这条汤沟至黄柏峪的警备公路,穿过崇山峻岭、原始森林,建成决非一日之功,是当年日军用来切断和尚帽子山一师根据地的重要步骤之一,大量的当地民夫参与了修筑。工程期间,民夫们就是住在公路边的临时草棚中。关于这一点,汤沟、黄柏峪的老住户都还记得。

并且,在我所看到的所有抗联密营,其最近本的建筑结构,都是先用石块垒砌约一米高的石墙,上面再用原木修建地窨子或是木棚。

因为有山区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如果原木直接从地面垒砌,泥土中的潮湿会使原木很快朽烂,整栋房屋会因为最下层的原木朽烂,无法承重而坍塌。所以即便是地窨子,也要用石块做墙基。

这个建筑结构特征,宋铁岩纪念碑后面的凹地,所谓的“抗联密营”,是根本不具备的。

所以当年这里,充其量是一个临时的筑路民夫居住的用来遮风挡雨的简易草棚。

宋铁岩在这里殉国也是毫无依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