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探究和尚帽子山抗联一师师部密营遗址,就离不开一个人:宋铁岩。

疑问一:汤沟当地的老百姓,见没见过宋铁岩?

关于宋铁岩的牺牲,民间说法并不可靠,因为我曾经跑遍了汤沟到兰河峪,70岁以上的老人,没有听说过宋铁岩。

这里提及一点,在采集关于抗联历史的过程中,如果按照1936年至今(2011年),那么亲历的当事人至少也要90岁左右,小于90岁,在当时有可能还没有记事;

70岁左右的人,有可能听父辈叙述过,也可以作参考;

50岁以下的人,大多数都是辗转听说,并夹杂了许多历史书、媒体中的描述,消息来源更加不可信。他们的描述,只能说是有此一说,不足以采信。

朋友老梁在吉林了解陈翰章烈士时,明明当时陈翰章家是当地的大地主,但是当地人却说他家是贫农就是例证。

但是这些70岁以上老人的叙述,让我的一个怀疑得到了印证:

之前考证一师第一次西征,曾经有一个细节,就是军代表宋铁岩,代表一军军部,来到一师负责指导(其实是监督更贴切,后面会叙述)西征。但是由于宋铁岩健康较差,不得已在西征部队走到南芬时,由几名战士抬回和尚帽子山。

注意:是抬回,既不是走回,也不是骑马返回。

问什么?

答案很简单:

宋铁岩患有严重的肺病(一说是肺结核),体力不支到了甚至无法骑马的程度。

一师西征失利返回后,杨靖宇随后布置了抗联三师的第二次西征,并征求了一师指挥员(就是程斌等)的意见,但是没有任何资料表明宋铁岩参加了会议;

并且作为一军政治部主任,西征的军代表、代表一军军部指导西征,怎么会不去参加如此重要的总结会议呢?当然不排除宋铁岩有关于西征的文字总结送交军部。

西征之后,宋铁岩也没有返回一军军部老秃顶,而是一直呆在一师师部密营,并且在密营过冬,这是很少见的。因为当时(1936年),日军对于抗联密营的进攻不是很频繁,也很少深入大山腹地。所以抗联部队的压力还是很小的。冬季里,如果没有日军进山围剿,抗联战士们基本是分散到老乡家里过冬。(这个说法,来自于汤沟、海清伙洛、仙人洞、高俭地老住户的叙述)

一方面是密营里储存物质不易,另一方面就是北风严寒,老乡家里条件要比山里好得多。

但是没有任何一位老乡(指老住户)记得宋铁岩。

说明1936年的冬天,宋铁岩是在密营中过冬的。

为什么?

我认为,这是因为宋铁岩的健康恶化,甚至无法下山到老乡家里。也就是说,日常活动已经很困难了,基本只限于密营内部。

因此,不得不留在条件相对较差的密营中。一是下山困难;二是一旦有情况,转移更加困难。

这个推论,对于后面的是极为重要的。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的结论是,至少是绝大多数的当地人,或者说至少是我接触的那些70岁左右的人,他们的父辈或是长辈,在1936年 — 1937年时是没有见过宋铁岩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