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与解放军深入细致地思想工作相反的是国民党的“婊子战术”。―――正当人民解放军厉兵秣马,等待命令之时,城墙上的敌人突然使出“婊子战术”,国民党兵驱赶着一群赤背裸体的妓女在城墙上向我干部战士喊话,借以蛊惑人心。

本文摘自:《潍坊日报》2008年4月25日07版,作者:杜书乐 孟庆云,原题:《“一封血泪控诉信”与“婊子战术”的故事》

当解放军兵临潍城时,第九纵队接到中共潍北县委写给聂司令员和刘政委的一封信。信中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和还乡团1947年杀人放火的滔天罪行,倾吐出人民盼望潍城解放的心声。信中写道:

“聂司令员、刘政委并转九纵全体同志:

当胶济西段伟大胜利信息传到潍县的时候,潍北县的全体党员、干部及广大群众,莫不欢欣鼓舞,都望眼欲穿地期待着你们胜利东征。潍北县广大人民复仇求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军队身上。在这里,潍北县全体党员和广大群众向劳苦功高的你们致以亲切的慰问和热烈的敬礼!

亲爱的同志们,看见了你们,我们又喜又悲:喜的是这回可得救;悲的是这几个月我们受尽了亘古未有的大灾难。国民党匪军自占领潍县后,抓丁抢粮、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潍北县即被拉去牲口2000多头,粮食被抢净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杀害。两年多以来,潍北县人民被惨杀的群众有千余。单是纸坊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杀害数百人。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悚然。……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自去年三合山战役后,敌人被迫退出据点,我全县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始含泪忍痛,收拾死难同胞的尸体,但已骨折肉烂,不可辨认。死难的老少爷们,在临死时都殷切盼望为他们复仇,杀尽蒋贼。高里区一个妇救会长死时曾告诉邻家说:“告诉共产党、解放军,一定为我报仇啊!”

亲爱的同志们,你们是华东野战军的主力军,你们是胶东子弟兵,你们屡打胜仗,有了你们就有了希望,有了依靠,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不让你们走,要你们给我们报仇。要求你们像在孟良崮一样消灭敌人,在潍县留下英雄壮举,立下大功,这是我们对你们的高度信任,也是人民对自己军队的命令。

亲爱的同志们,报仇的这一天来到了,解放潍县、拯救潍县人民的这一天来到了,这里先预祝同志们胜利,同时我们也准备全力支援你们。连日来,全县人民正忙着磨面砍柴,一定尽最大的努力保证同志们吃好饭,打胜仗。让我们在潍县战役胜利的庆祝大会上握手言欢吧!

致以

亲切的胜利敬礼!

中共潍北县委员会

1948年4月10日

这封信是如何写的呢?许剑波回忆说:“4月10日那是一个漆黑的春夜,我坐在一盏昏暗的油灯下,铺开粗糙的毛边纸,开始写信。当我一提起笔来,潍北人民横遭杀害的惨景,又顿时浮现在我的眼前……于是,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笔,飞快地写了起来。我写呀,写呀!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十几张信纸,当东方发白的时候,这封充满了潍北人民血海深仇和热切期待的信终于写成了。4月11日,这封信郑重地送到了九纵司令部。”许世友司令员在世的时候回忆说:“这一封潍北县父老兄弟姐妹们的血泪信,在潍县战斗中,成为对部队一份最现实、最有力的战斗动员令!……当我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止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此情此景,虽说过去那么多年,仍然常常重现在我眼前。”许司令员语重心长地说:“让它作为一份极其珍贵的历史文献,教育青年一代永远不要忘记过去吧!”

九纵首长接到这封信后,立即印发到各连队,成为进行阶级教育、时事教育、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当时称三大教育)的好教材,各连队通过学习这封信,请当地难属诉苦,请本部苦大仇深的战士诉苦,开展了三项活动:

①掀起了回忆对比,申冤诉苦热潮。干部战士结合自己的实际,在阵地上、坑道内、掩体中进行诉苦活动。大家传达了信中1947年还乡团杀人的惨景,想想自家的苦难历程,声泪俱下,增强了对阶级敌人的仇恨心,提高了阶级觉悟,从而产生了有敌无我,有我无敌,仇恨无比,势不两立,不怕牺牲,奋勇杀敌的决心。

②人人制订战斗计划,搞“合同立功”。部队开展了创“潍县英雄连”活动。阵地上出现了订计划、表决心,战士请战,连队竞赛的热潮。孙胡团三连提出以战斗英雄刘奎英为榜样(三次负伤不下火线)创潍县战役“英雄连”。彭陶团八连担任强爆城墙、炸开突破口的主攻任务,他们以创“潍县连”为奋斗目标,制订了方案,摆下沙盘,发扬军事民主,研究具体爆炸方法。二级战斗英雄第一副连长曲曰平亲自到各班落实任务。第二副连长孙义成,把爆破器材编上号,放在适当位置,把爆破员编成队,单等命令一下,即进行爆破。

③阵地上练兵,发挥战士们的创造性。潍城城墙高,不易攀登,有的战士创造了爆炸杆上加滑子,即把炸药包滑到城墙顶,在城下拉导火索的办法,全面推广,收到好的效果。

与解放军深入细致地思想工作相反的是国民党的“婊子战术”。―――正当人民解放军厉兵秣马,等待命令之时,城墙上的敌人突然使出“婊子战术”,国民党兵驱赶着一群赤背裸体的妓女在城墙上向我干部战士喊话,借以蛊惑人心。这些妓女多是被迫的。对此,人民解放军攻城部队当即喊话,揭露敌人的无耻行径,劝告这些妇女不要受敌人的欺骗。在这里曾发生这样一个故事:我某部战士的姐姐在全家被还乡团杀光之后,被抓去妓女院。一天晚上也被赶到城墙上逼着向解放军喊话。她要命不喊,此时,一个国民党兵向前恶狠狠地说:“嘿,你这婊子,金口难开是不是?扒光你的衣服就好开口了!”说完就动起手来。另一个妓女在其右侧吓得喊了起来:“共军兄弟们,你们干那活儿(挖坑道)太累,到城上来,我们姐妹们陪你们玩玩!张(天佐)司令还有赏!”她这一喊,其他妓女也随着喊起来。但我某部战士的姐姐就是不喊。又一个国民党兵狞笑着:“你不开口老子有办法让你开。”周围的国民党兵起哄了:“于大橛子,看你有什么办法让她开口!”这时我某部战士的姐姐喊话了:“好兄弟,快开枪吧,‘刮民党’(国民党)不得人心,快攻城呀!”说也巧,这时其弟正在城下坑道里向敌人瞄准,当听到姐姐的哭喊声,他声泪俱下,开了枪,一个国民党兵应声倒下,其他敌人也缩回头去。……

国民党利用妓女的欺骗宣传失败了。事后群众说:“刮民党(国民党)伤天害理,灭绝人性,哪能不失败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