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谨以此文献给热恋中年轻朋友

这人到中年,生理的各项机能开始萎缩,稍不留神就会七疼八痒的。这不,昨日贪嘴,多吃了点煎炸食物,加之近来莫名的肝火旺,食肠不畅,于是就多蹲了一会儿五谷轮回之所。

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大众化茅坑的优点在于,只要不嫌污眼,稍微留意眼前,你会有意外收获的。最有力的证据是,当年太祖在延安蹲茅坑,经常无意间捡到别人用剩的,一鳞半片随手丢弃的来自外界报刊登载的消息,于是随着悭吝之门的洞开,瞬时就激发了思想的灵光,得出许多获胜于千里之外的重大战略部署。所以,一定意义上讲,小鬼子是太祖蹲茅坑打败的。然我今天的蹲茅坑,也偶有所得,看到的是一首席慕容的爱情诗。诵咏伤怀之余,热血喷张眼赤耳热过后,竟然拉扯出一段爱情故事。想来伟人与矮人的区别就在于此了。

尽管当时蹲得腿酸脚麻,神思恍惚,但它毕竟是一段令人心悸的过往,所以绝不影响我一段一段的回忆。按时间顺序梳理凑拢,接起来,于是故事就完整清晰了。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秋虫唧唧。该叫的此起彼落,热切响应;不该叫的浑浑噩噩,决然闭嘴。远处的村庄在星夜的笼罩下,黑黝黝的一团,静静的杵在山脚下。背面的小站里,突然传来一声火车唐突的嘶鸣,搅扰了几束来历不明的透过身旁甘蔗林缝隙的微弱的灯光。草地上盘腿坐着的我,由不得紧跟着眨巴几下眼睛,以适应坐在面前那个凸凹有致的剪影。

。。。。。。。

认识她是一次巧遇。那是我拜访同乡战友从城里乘车回驻地时,我与她是邻座。号称兵城的K市,因是轮战部队补充给养和向前线开拔的必经之地,所以纠察多如牛毛。为避免麻烦,我身着一身白底红条的运动装。上车后,因在同乡处喝了点酒,我怀抱着刚买的一把吉他在座位上打瞌睡。吉他箱体过长,因而多占了邻座半角。不是我故意,一则吉他脆弱,要小心保护;二则,农村公交车实在拥挤不堪,鸭叫鸡鸣,呼朋唤友之声鼎沸喧嚷;加之余酒未消,此时不打瞌睡又能怎的?正在我半梦半醒之间,突然耳畔钻入一声怯怯的问话:

“哎......能让我坐下不?”心里陡然一震,似乎注入一股甘洌之醇,滋润了惯听军号口令并以干涸已久的耳膜,于是暗自叫道:这声音真解困啦!抬头睁眼瞧去,座位前站着一位妹妹。真个是:

仙袂乍飘兮,蝙蝠衫。

闻麝兰之馥郁兮,花露水。

听环佩之铿锵兮,手提包。

纤腰之楚楚兮,高跟鞋。

粉黛蛾眉杏眼兮,瓜子脸。

将言而未语兮,胆儿小。

果何人哉?如斯之养眼也!

我竖起吉他,忙不迭直往里缩,恨不得吸扁身体,贴在车厢上。终于,喧闹在售票员一阵“验票了”的呼喊声中,渐渐平息下来。汽车如患“哮喘”一般,哼哼唧唧,扭上盘山公路。我们僵直的身体随着汽车转弯,臂膀有意无意的碰撞着。时间似乎停顿不前,我们来回重复几个动作:一摆,一撑,一抑,一碰,一闪,一躲。周而复始,循环往复,那如兰似桂的香味刺激着我亢奋的分泌荷尔蒙激素的腺体,我晕晕乎的抑制着进一步的冲动。

这滋味真难受,于是我磨了磨屁股,干咳一声,问道:“啊妹,要到哪里?”

接下来的情节跟所有年轻人一样,只要不讨厌对方,话匣子一旦打开,初时的矜持就慢慢消退,并很快热烈起来。谈话中我了解到,她跟我一个车站下车,她是某某厂的职工子弟。而这个车站就是以她的家所在的工厂命名。这个厂跟我们部队算是邻居,在这个厂的左侧,有一条通往部队的公路,而我下车后,必须要顺着这条公路步行回到部队。

看到我怀抱的吉他,她提出要求,弹唱一首歌给她听。说实话,她柔柔的声音使我无法拒绝。虽然,公交车上不便于展开,但她的执意又违拗不得,于是我就弹唱了一首我自己以席慕容的诗歌《一个年轻的兵》改编谱曲的同名歌曲:

年轻的战士啊,我向你致敬

我们素不相识,

可是,我了然你悲愤的心

只因为,我也是

一个年轻的兵

虽然,你只是我万千战友中的一个

你的离去只如黑夜划过的流星

我甚至叫不出你名字

只记得你冲锋前进的声影

战友啊!隆隆的炮声

映红远山黑夜里黛色的天幕

我似乎从闪耀的火光里,

读出你的思想,也更能了解,

在你缓缓地倒下之前,

母亲含泪凝望着你热血的胸膛。

勇敢的战士啊!

在远方听到你为国而死的消息,

我仿佛与你共有一颗赤诚的心。

我向你致敬,

只因为,我也是,

一个年轻的士兵。

歌罢,她从惊诧到激动,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之后,我读懂了她眼里流露出来的情感,她的心被我俘虏了。也许,坛子里有战友会有疑问,认为我是在吹牛,但当时真就是这么简简单单。

一首歌竟然把两个年轻人相互钦慕的心拉近了,到离别时竟有些依依不舍。我喜欢她,是因为她的美丽清纯,而她之于我的爱意,也许是才华吧?而当时,我们认识才短短的两个小时。我历来不相信一见钟情,然而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部队有纪律,并且我根本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尽管家乡还有个跟我有书信来往的姑娘对我有那么点意思。因为前程的不确定性更容不得我稍有差池,我的目标是考个军校,不出意外,当年就可以参加考试,来当文书就是连队领导考虑到能让我多有时间复习功课。然而从那天起,我的心狂野起来,茶饭不思,工作丢三落四。我借工作之便,鬼使神差,每到星期天,就跑到她们厂跟她约会去了。一来二去,我们就手牵手,悄悄跑到离部队有几公里远的那片甘蔗林里的一块草地里,躲开喧嚣吵闹,热烈的憧憬着未来。

孤男寡女,狂热的情感难免刺激身体接触后的大胆放肆和尺度的把控。与大多数爱情故事发展的步骤一样,在慌乱中我们草草有了第一次。偷尝禁果后的昏乱和糊涂,竟然使我们忘记了彼此的身份,恨不得天天时时厮守在一起。于是,在这片草地上,酝酿出一杯难咽的苦酒。

。。。。。。

这晚,我躲过所有人的目光,翻墙如约来到经常汇聚的地方,我们又手牵手来到这里。从她郁郁寡欢的神情里,我觉到将有不妙的事情发生。不出所料,她告诉我,怀孕了!这消息使我不知所措,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年轻的我怎样处理这种问题。我呆呆木木的望着她发愣,脑子一片空白。看着无所适从的我,参加工作才一年,也只有十九岁的她,此时显得很平静,比我还要成熟。反过来她还安慰我,说让我放心,她会处理好一切的,只是要求我第二天去陪陪她。

当晚,回来后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我给指导员请假,说去医院看病。指导员不置可否,面无表情地看我一会儿,然后说,想跟我谈一谈。谈话的结果,就是我全部坦白。指导员听后,沉思一会,批准了我的假,随后摸出五十元钱递给我,只说到:快去快回!

手术很顺利。术后的她,脸色有点惨白。我们一路无话,从城里回来后我目送她进了厂门,她回头跟我道别时,我看见了她眼里闪烁的泪花。这一别,竟成永别。这些年的某时某刻,每当我想起这一幕,这心里竟有隐隐的疼痛。

回到部队后,我成了指导员重点监控的对象。他跟我约法三章,不得离开连队一步,不然要狠狠的对我采取措施。姑娘的思想工作由他帮我做,并对我说即使我们真要在一起,也必须是我考上军校后。在此期间,我跟她不得见面。条件是,为我保密。

可是,人生就有许多缺憾。此事过后两个月,军后勤部来我团调人,要求是政治军事文化过硬的义务兵。跟我是同乡并有一点亲戚关系的指导员,出于保护我的动机,认为我到军后勤部后,会更大有作为,于是,极力动员和推荐我调到军后勤部。就这样,我人生痕迹的另一个拐点产生,由此又改变了我行走的方向。来到军后勤部,我的工作是到矿山监督民工挖矿。政委说,好好干,前途光明。然而在我超期服役两年后,我带着失望正式从军后勤部退伍。此期间,我给她去过几封信,然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

又再两年后,我回到了日夜思念的地方,终于远远的看见了她。可是,她怀中的婴儿和幸福的笑靥告诉我,枉费了我长途跋涉的辛苦。我又只得黯然离去,踏上了回乡的路程。

后记:本打算写得轻松活泼一些,可笔头随着回忆的延伸,击中了隐痛,心情越发沉重起来,并而至于思绪发滞晦涩,所以,简单草就,又变成记流水账了。不过,我想借此机会,对她说:“姑娘,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这些年来,我一直牵挂着你,希望你过得比我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楼主您好,因本帖内容优秀,所以被小编推荐到铁血首页铁血原创栏目,详见红色线框。

-------铁血小编

本文内容于 2011/11/15 0:22:16 被王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