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转发,这事是真的,大家帮帮她吧,生活在农村本就不易,所谓人善被人欺,如此欺负这户人家只因太穷太善。原文网址为:http://bbs.longhoo.net/read-htm-tid-2151619-fpage-11.html

这事是真的人命关天,乡政府逼出人命,安抚我家,想掩盖实情。恳请关注曝光

楼主 发表于: 2011-11-07 19:42

更多操作▼

使用道具复制链接浏览器收藏打印[求助] 人命关天,乡政府逼出人命,安抚我家,想掩盖实情。恳请关注曝光

我叫丁文娜,家住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张山乡桃花村。

当地承包商(在职干部)与乡政府勾结,霸占我家房子不给(想以高价转手卖了),一伙乡、村领导干部以计生为由(我哥生了两个女儿,大的六岁,小的九个月,并未生三胎,并未超生、超计划生育)对我哥暴力实施计生政策,抓其做节育手术,殴打我哥。我哥在被殴打的过程中喝药,乡政府乡长、承包商都在场对我哥进行暴力殴打,说我哥佯装冒充,喝药过后继续殴打。。。。。。

2011.11.07 丁兵抢救无效,死亡。此时,我哥躺在医院里,无人处理。吕乡长、朱乡长、陶主任等都在南京中大医院,就是不给处理,一问他们都含糊其词,不予解决。

恳请,求助媒体将此事报导,曝光地方恶势力。

丁兵妹 丁文娜18255070475

事件原委:

感谢共产党的英明领导,和党的各项政策正确的指引下,使得我们农村老百姓过着安居乐业,和谐美满的幸福日子。 然而,在这样大好形势下,仍然出现了在来安县,张山乡,桃花村少数乡、村干部,扛着政府和党的法律社会鲜明旗帜,却干着惨无人道,几乎致死人命的关天事件。 在下面,老百姓无处伸冤,乡村二级干部是层层蒙蔽,乡村干部蒙蔽上级政府。今特向 政府喊冤申诉。 我叫孙振英,儿子丁兵,儿媳妇丽丽,小女儿丁文娜,两个孙女。家住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张山乡桃花村芦庄组。2010年,我组全部新农村拆迁。由开发商分给我家一所新房。由于我家庭比较困难,无法一下付齐分给的新房房款。儿子和儿媳外出打工。后承包商吴献与乡政府官员勾结,强霸占丁兵(我儿)的房子为目的,用计划生育政策,来暴力殴打他,逼得丁兵喝药自杀,现在生死未卜。 乡里的开发商将我家一批交款造房款退回。没有你家的房子,将房子卖掉了。其他人家交齐款在2010年新年住上了新房。理由是我媳妇生二胎应该结扎,去结扎就给房子。我和女儿,孙女,只能住方庙教堂的二间房子里(教堂那边可怜我孤儿寡母)。 2011.5月里,丁兵向村乡要房子,同意结扎,当时到国家借不着贷款(被承包商吴献卡住不借)。后我为房子和小児经常找村、乡干部。他们互相推脱不予解决,并且还说谎、欺骗,叫去找开发商,开发商说没有你家房子被卖掉了。 事到9.24号,丁兵带着妻子小孩领着工资和借钱回家来,找村乡领导和开发商吴献,根本没有你的房子,你说哪家房子是你的就是你的吗,我们又不知道你家房子在哪里是哪栋。丁兵无法,急忙找出很多的知情人证明签字,这下可导致一家人大祸临头了。 乡政府以抓计划生育为由,惨无人道,开始制造事端。 2011.9.28上午乡村干部得知丁兵两口在家,带上派出所,共集合20多人,气势凶凶扑到方庙教堂(我的家)把丁兵当做罪犯来抓。当时在教堂里有叶素华,蒋道云在场,另有两位年纪大的人。 叶问:你们来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丁兵不就是房子的事情你们压着不给,不是不去做结扎手续,只要村乡妇女主任不就行了吗,丁兵家属结扎后回来住在哪里。有一个矮个头乡干部说:我们来是抓计划生育的,不管房子的事情。后将叶、蒋以及另二位邻居赶走。说没有你们的事。 我当时吓得哭着跪着给他们一一磕头,说:我已叫小女儿去银行取钱,房钱凑齐了。只要给房子,我们都已经答应准备好去结扎的。接着就跪在地上给乡里村里每一个干部们磕头。你们这样逼孤儿寡母我家到死路,我家又没有违法犯法(当时在场的干部们有的也掉了眼泪)。。。。。。我哭着跪着一次次磕头,当时糊糊涂涂睡死在地上,丁兵看到后跑到屋里,拿了一把菜刀。说你们这样胡来,我们今天就不去结扎。政府能有你们这样不讲理的干部?就是在这种情形下,结果还是被干部强制地拉上车(丁兵所带现金10万多元现金,求望党政府给房子付房款的),带到张山乡政府时已经是下午时间了。将我一家关在一间屋子里等着处理,这时乡干部一直在开会。 一直等到下午五点半过后。石乡长还有一个办事员进来。石乡长一边打着电话一边问我们怎么决定。丁兵说把我们家的房子给我们。后来石乡长出去打完电话,喊我们一家子到郭永刚书记那里。进门后,里面有石乡长,吴献,郭书记。我跟小女儿被郭书记拒在门外,不给进。我们只能在门口听。谈论的结果是:吴献说。前面的房子,你想都别想,卖了。后面的房子也没有。乡政府郭书记说,所有的责任都是 你丁兵,都是你丁兵自己找的。郭书记说计划生育,你必须得执行。郭书记说弄成今天这个结果是你丁兵的责任。在门外听到这些,我很激动,你们这样不是想逼死人吗?是不是都想把我们逼死? 乡政府是党的人民政府,今天发生乡干部对丁兵这种野蛮、凶狠。我更知道情况不妙,灾难是无法躲过了。村干部书记,乡政府领导也不止一次说过:(书记李国富、乡政府石乡长还有其他的领导叫不上名字)这个事情,就是胡锦涛,温家宝也不能给你解决,威胁恐吓我们,说是这个事情谁都不能解决。 硬是将我们往死路逼,我们没有家,也没有房子,又强行地将我媳妇拉去结扎。我们家实在是到走头无路的地步,我越想越伤心,含着泪水到张山农药店买了百草枯农药。政府给我们家活路走,我们就活,如不给我们活路走,我们就活不了。丁兵和丽丽被干部拽上车(被强行拉上车,没有人告诉去哪里。他们说,不要急,会给你们处理的。不要担心),开到县计生服务站,几个干部强行拉扯丽丽,丁文娜上前帮着丽丽拉干部,结果被用手拐的老远。丽大哭着对石乡长说,你不要逼我,你若是再逼我,我就喝药。石指着丽说:你喝,你喝,没关系(丽丽挣脱掉石,跑出去了)。这个时候乡里王乡长进院后大叫:快快!快快,把大门关上,不要让他跑了。乡干部大喊,女的跑掉了,扎男的!!!这些干部凶相暴露,一窝蜂而上。先是上车撕扯丁兵,把丁兵从车上撕扯下后一群人对丁兵进行暴力毒打。我就给他们跪着磕头,不能打啊,行行好,行行好啊......根本无人理睬,他们嫌我拉他们碍事,一个干部看见我拉扯扇了我几嘴巴子。丁兵被一伙人毒打无耐,被逼喝药。喝药后,有的干部还说,我叫你喝药想死,想死还得结扎。叫你装!叫你装!装佯!冒充。这时还在对丁兵大打出手继续殴打着,我看到丁兵都被打的喝药了还在继续,人都喝药了快不行了还往手术台架搡。我就拼着老命大喊:干部打死人呐!快来救命呀,救命呀,救命呀......之后来了120,又来了110。救护车把我儿子抬上车时,一个乡干部拿着单子要我签字:老太太,你儿子喝药了,你赶紧签字,救你儿子。我已经呆得跟小鸡一样瘫在地上动不了了,哭着嘴里一直说着:救我儿子啊,喝药了,不要再打了,救我儿子啊,喝药了,不要再打了......

县委焦县长和另一位县长也赶到场,对丁兵抢救等你作了部署。将丁兵急送县人民医院抢救,结果县医院无法抢救,急转送往南京中大医院进行抢救。 随跟车乡干部为了掩盖对丁兵毒打行凶犯罪的证据,将丁兵所穿破打的破烂衣服、裤褂都已做处理,没有再找到、丁兵叔叔追问,说是没有了,找不到了。丁兵在中大医院抢救期间,伤势特别严重。一直处于生命垂危之中。而刚进院期间经常吐血,头部膨肿胀大,嘴唇肿的反过来,右眼角有伤不明显,腿部於紫。伤痕累累,近半月有余,也不能进食水。只有靠医生们精心治理直到现在随时地也全在抢救之中。病情仍在反复,现抢救中。 县委在丁兵住院后第三天,县委派纪委王主任去南京,看望丁兵并丁的妻子及丁的妹妹了解情况。征求处理意见,纪检委王主任说:这个事情,谁的责任,你说要我去办,我去办:你不说要我去办,我也去办。(纪委之后,又即刻派政法去南京为丁兵验伤,但是南京那边根本没了解情况),在县里县委等看望丁兵母亲......

但是县政府之前说会积极处理,后一直压着不予处理。2011.10.31号,丁兵叔叔,舅舅和姐夫到县委去,恳请县里给处理此事。但被乡政府拦下。乡、村干部制造舆论,蒙蔽上级。对外封锁消息,安抚恐吓我家里人不要曝光。事情到今天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一直没有人处理这件事情。当地农民百姓是愤怒不敢言,国家的法律政策就被个别党员给践踏了。恳请国家政府千万不要放过暴力毒打丁兵的一伙凶手。查明真相后,严明国法,将违法犯罪者绳之以法。还我家一个公道。恳请媒体将此事曝光。

人命关天,乡政府逼出人命,安抚我家,想掩盖实情。恳请关注曝光

人命关天,乡政府逼出人命,安抚我家,想掩盖实情。恳请关注曝光

人命关天,乡政府逼出人命,安抚我家,想掩盖实情。恳请关注曝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