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首个民营军火商

在非洲交接装备期间,王宝和(中)向武装部队讲解装备使用及性能

中国首个民营军火商

奥运会开幕前夕,辽宁警方使用轻型轮式装甲车进行安保演习

中国首个民营军火商

维和警察及轻型轮式装甲车在海地

在奥运会开幕式前一个月,陆续有20多辆轻型轮式装甲车运往北京周边的青岛、沈阳、秦皇岛等地,参与由公安部统一部署的北京奥运安保行动。这些轻型轮式装甲车,都是宝鸡一家民营专用汽车有限公司生产的。

而早在去年10月,武警总部已定购了这家公司十余辆轻型轮式装甲车配备北京武警部队,用于奥运安保。

王宝和,被美国《福布斯》称为“中国第一个民营军火商”。

这个王宝和,在宝鸡市拥有一家规模不算大的汽车制造厂。2002年,中国首个5吨级轻型轮式装甲车在这里诞生。近两年,来自国内外的十余家媒体记者先后奔赴西北工业小城宝鸡,他们对民企“从军”感到好奇。

平暴“功勋车”宝鸡造

王宝和最近比较忙。

8月7日晚,他坐火车赶赴北京,参加一个新产品的审价会。两天后,他又匆匆赶回宝鸡。回来时,手里依然拎着走时提的纸袋子,里面装着产品资料和一个大水杯。“又签了两个单子。”他兴奋地说。

下了火车,王宝和直奔工厂车间。车间里,七八个工人围在一起,正在安装一辆6轮的装甲车底盘,但反复试了几次,弹簧总是装不好。王宝和急了,一边弯着腰盯着“大铁疙瘩”下面的弹簧,一边打手势示意上面的吊车司机摆正铁疙瘩的方向。

王宝和介绍:“这是应邀请参加希腊政府在雅典举办的第15届国际防务展,在展会推出的6×6轮式装甲车,计划8月18日完成,22日启运,时间十分紧张。”

离车间不远的办公楼大厅里,从徐州赶来的毕祥胜已等候多时。他是一家民营制铝公司的副总。前不久,他看了媒体关于王宝和的报道后来到宝鸡,铝板是造车必用的材料,他希望此行能开发一个新客户。“这人真有魄力!”毕祥胜说,这也是吸引他来的最主要因素。

毕祥胜在报道中看到的王宝和,被塑造成了一个看到轻型轮式装甲车商机、敢于破釜沉舟、停止原本成熟的运钞车生产而投入新产品研发的民营企业家;又是一个敢亲自坐在装甲车里接受真枪实弹考验的硬汉。

今年的订单已经排满,300多名工人加班加点地赶工。就在奥运会开幕式前一个月,陆续有20多辆轻型轮式装甲车运往北京周边的河北、辽宁等省以及奥运赛事举办地青岛、沈阳、秦皇岛等,参与此次由公安部统一部署的北京奥运安保行动。而在去年10月,武警总部已定购了十几辆轻型轮式装甲车配发给北京武警部队,投入奥运安保。

提到这些,王宝和很欣喜。他说,这次用于奥运安保的是防暴驱散车,车顶安装催泪弹发射装置,不会对参加骚乱人员的生命造成威胁。

在今年的“314”拉萨打砸抢事件中,轻型轮式装甲车已经发挥了它的威力。《人民公安报》的报道中描述了一个装甲车火场救人的场景:一个二层商铺被暴徒点燃,四五个年轻女孩被困二楼大喊“救命”,而火势太大,解救困难重重。此时,当地特警支队负责人旺杰命令装甲车:“冲过去,救人!”“装甲车轰鸣一声,撞开卷帘门,钻进烟火之中,特警队员站在车厢上,打开商铺二层窗户,将几个惊慌失措的女孩引导进入装甲车。”消息这样描述。“那天,特警队员和这辆装甲车左奔右突,也不知道救助了多少群众。”旺杰拍着这辆救命装甲车感慨地说:“可惜我们只有一辆,要是多几辆就好了。”

王宝和从网上看到这则消息时,激动得差点掉眼泪。

这辆车是他们生产的,去年公安部购买后配发给了西藏警方。以前,他的车也参加过国内的多次大型反恐演习,但真正派上用场,这还是第一次。事后,又有10辆轻型轮式装甲车从宝鸡开往西藏。

王宝和特意用刊登这则消息的网页页面做了一个宣传板,并附加一个标题——平暴“功勋车”宝鸡造。

“911”让我看到了反恐市场

王宝和为什么要造装甲车?

有人猜,他肯定当过兵,或者是个“军迷”,可王宝和偏偏都不是。

在产生造装甲车的念头前,他的企业是生产运钞车的,而他对装甲车更是一窍不通。

1949年12月,王宝和出生于宝鸡,与共和国同龄,经历了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时饿得啃过西瓜皮,经历过“文革”,也见证了改革开放30年的变化。用他的话说,“我和这个国家一样,从最初不断努力摆脱贫穷、改善生活,到现在开始关注国家的安全和社会的稳定。”

16岁那年,王宝和离开学校到宝鸡市油毡厂工作。1972年,他学会了开车,后来调到宝鸡市环保局干起了汽车驾驶员。也就是这时,他对汽车着了迷,喜欢没事摆弄,后来干脆改装。

1982年,王宝和“下海”搞起了运输。次年,又筹集了10万元在岐山县安乐乡办起了“岐山安乐叉车附件厂”;1986年,他终于生产出了完整的汽车——21座“新星”牌中巴旅行车;1990年,他的工厂正式更名为“陕西宝鸡专用汽车厂”,主要生产长卡车和半挂车。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因为偶尔看到一家银行被抢的消息,王宝和瞄到了运钞车市场。1996年,便开始转产防弹运钞车,并成为国内21家拥有防弹运钞车生产资质的企业。此后五六年,运钞车生产给他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他在接受一家媒体记者采访时形容:“那个时代,生产运钞车简直是印钞票,的确很挣钱。”

但到本世纪初,国内拥有运钞车生产资质的企业达到了60多家,利润也从每辆车10万余元降至1万多。尽管还是运钞车行业领域的“老大”,可王宝和已迫不及待地寻找新的市场。

“企业要发展,必须要有新产品;在市场已经饱和的情况下,就必须有新产品来替代。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大的方面是在做汽车,但我一直不满足于做一种汽车。”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恐怖袭击。就是这起震惊世界的“911”事件,促使王宝和产生了造装甲车的念头。

“‘911’事件折射出了这个世界并不太平,各国都将面临恐怖,而中国最现实的问题是藏独和东突分子。可以说,‘911’事件让我看到了反恐经济和反恐市场。”王宝和说。

经过大半年的市场调研,王宝和将目标对准了研制5吨级轻型轮式装甲车上,“过去的装备都是为了作战,但真正用于反恐维稳的轻型武器装备,当时在国内是一个空白。”

但当他准备孤注一掷停止运钞车生产,将企业的3000多万元资金全部投入装甲车研制时,却遭到了大多数员工的反对,这其中也包括他的小儿子。因为在当时,国家还没有政策说民营企业可以介入一类武器装备生产,就是生产出来,能不能卖出去都是问题。

但王宝和执意要做。

从2002年3月至6月,王宝和的装甲车研制从最初方案到初样车仅用了3个月。之所以这样,是面临着资金压力,“我们和国有企业不一样,国内一家大型企业研制一种装甲车,从初样车到正样车定型用了10年时间。就这样一个装备搞了10年,他们耗得起,可民营企业耗不起;所以,我们选用了比较成熟的南京‘依维柯’底盘,在此基础上进行研发。”他给自己的装甲车取名“新星2002型”。

当时,恰巧赶上在北京举行的“首届中国国际警用装备博览会”。当王宝和带着两辆装甲车浩浩荡荡地前往北京时,一路上众人诧异、钦佩的眼神让他欣慰。

他的车一亮相便引起了轰动。

王宝和清楚地记得,当时,美国大使馆陆军武官戴若柏,5天展会两次到他的展位上来。戴若柏是个装甲兵出身,他非常看好这个装备,也很喜欢。“他问我是哪个国家设计的,花了多少美元;我当时告诉他是我们自己设计的,他很惊讶;我还跟他开玩笑说,中美两个大国都面临恐怖势力的威胁,如果你们美国反恐需要,我们也可以给你们提供。”

一条与体制博弈的路

员工们担心的问题还是发生了。

2002年,唐山市公安局成了王宝和的第一个客户。提到唐山,王宝和笑了笑,因为在去年,媒体曾经曝光唐山市黑社会性质组织也备有轮式装甲车,“那是根据我们的车仿造的,这是武器的负作用。”

但从那以后一年多时间里,王宝和仅卖出去两辆装甲车,企业陷入困境。

“2004年,我也一度反省,是不是我的决策是错误的,一个产品要想得到市场的承认太难了。企业没钱了,最穷的时候真的感觉撑不住了,跟朋友三万、五万地借钱度日,但我觉得不能放弃,放弃了我不甘心。”

王宝和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儿,“谁让我选择了一条和体制博弈的路呢?”他说。

虽然中国改革开放已经30年,但军品、尤其是武器装备生产仍然沿用了计划经济模式,采购重点放在国有大中型企业,对民营企业顾及很少。“民企”的帽子很难让客户信任他的产品。

他意识到,必须立即证明自己的车“行”!而早在2002年参加完“首届国际警用装备博览会”后,王宝和便进行了长达半年、2万多公里的摸底实验,纵横11个省,不断改进车辆的性能。

他甚至瞒着家人,自己坐在装甲车里搞荷枪实弹的测试。

王宝和给记者看了一盘当年摸底实验时的录像带。录像中,他坐在装甲车里,手里拿着麦克风,指挥机枪手向他射击,嘴里还数着“一发、两发、三发……”而在西方,这样的实验只需要在车内放置气球来完成,只要气球破了就算测试失败。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增加自己产品的说服力;但他拿着这盘录像带给客户看时,确实感染了很多人。

实验证明:他的装甲车经受住了600多发子弹的射击,还能攀爬20多度的台阶……

为了打开市场,王宝和首先将目标对准了公安和武警部队。他提供装甲车,让对方免费试用,还参加了多个省份的反恐演习。

2003年,他的产品得到了陕西省政府、省国防科工委大力支持,陕西省国防科工委将“新星”2002型装甲车向总装备部申请定型立项。2004年12月,解放军总装备部陆装军工产品定型委员会,正式下达车辆定型实验任务通知和战术技术指标。

接下来半年,王宝和开着装甲车从中国的最北边开到最南边,开始了3.1万公里的定型实验历程。他将故障间隔里程由1500公里提高到15000公里;通过寒区、热区、高原,并将车开到了海拔5454米的西藏日喀则、唐古拉山。

2005年9月,解放军总装备部陆装军工产品定型委员会批准了新星2002型、2002A型轻型轮式装甲车的设计定型,并正式命名为ZFB05式轮式装甲车和ZFB05A式轮式装甲车。

2006年8月下旬,在新疆边境举行的代号为“天山一号”的中国与哈萨克斯坦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中,所有轮式装甲车都是王宝和的装备。

但这些并不代表军队对他敞开了大门,“民企”的身份依然让他深陷困境,“他们不大相信民企,没有一个部门愿意承担着风险去采购民企的装备,主要考虑出现问题要承担责任。”王宝和说。

不到非洲 不知市场有多大

军队订购受阻后,王宝和将目光瞄准了海外市场。

2004年6月,王宝和从报纸上得知中国将组建第一支防暴警察部队赴海地维和,他立即带着他的装甲车进京,参加联合国维和部队装备招标。

当时参加竞标的5家单位,只有王宝和一家是民营企业,也只有他一人是带着装备去的,其他几家只是带了模型和设计方案。

当时维和部队要求20天内交车,也只有王宝和一家能够做到。

之后,他的5辆印有“UN”(联合国英文名称UnitedNations的缩写)字样的轻型轮式装甲车,跟着125名中国防暴警察去了海地。这是中国民企第一次为联合国维和部队提供装备。而后,他的装备又出现在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赴黎巴嫩维和工兵部队中。“这都4年过去了,经历了6批维和部队,每批维和队员都要在我这里培训,6批维和人员无一人伤亡,我们的装备发挥了重要作用。”说到这儿,王宝和自豪之情溢于言表。“维和”的广告效应也迅速扩大,订单一个接着一个来。“我们的生产成本只有约11.5万美元,不到国际同等级别装甲车价格的一半。”王宝和说,性能可以和“悍马”相媲美,但“悍马”并没有实现装甲化。

如今,已有200多辆轻型轮式装甲车被国内新疆、西藏、广东、河北20多个省份武警部队和公安部门购买。

同时,军事援助也打开了他在海外的市场,乍得、刚果(布)、加蓬、坦桑尼亚、尼泊尔等国家纷纷定购他的产品。

“不到非洲,就不知道市场有多大。”这几年,王宝和去了4次乍得。一下飞机,他便看见了到处是扛着枪的士兵。战事非常紧张。

战争让这些国家陷入贫穷。“不到非洲,你不知道我们有多幸福;不到非洲,你不会体会到和平稳定对一个国家的重要”。

回国后,王宝和跟工人讲,这些国家有战争,老百姓非常贫困,他们拿出一些费用改善装备,我们必须对装备负责任,必须经受得住在非洲地域使用。

他跟一位皮鞋擦得很亮的非洲的士兵说,一双皮鞋,保养和不保养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国家买装备非常不易,一定要像擦皮鞋一样爱惜”。

在非洲一些国家,王宝和受到非常高的礼遇,有些国家的总统、总理、国防部长等高层接见了他。

做了几年海外市场,王宝和学会了和国外人士沟通。他免费提供食宿让这些国家选派的士兵来宝鸡培训,并且给士兵们过他们国家的独立日,甚至连回国给家人买纪念品的钱都是他给的。

“不管是军队的高层,还是基层的普通官兵,我们都交流得很好。”王宝和说。

王宝和去非洲国家交装,在中国曾培训过的士兵看见他直呼“王总、王总”,“他们亲手制作非洲民族服饰。没有明信片,自己画了明信片送给我,真得挺感动的。”

2007年8月18日,黎巴嫩维和部队官兵给他发来的信中说道,“你厂生产的装甲救护车,在黎巴嫩维和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黎以战争的救援工作中,一展雄风,为国争光!”

今年5月,王宝和带着30辆装备赴尼日尔交货。尼日尔国家电视台还做了专门报道,给予了高度评价。

王宝和最在乎那句评价,“对于中尼关系的发展促进,我们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他说。

王宝和的标本意义

一些国外媒体称王宝和为“中国第一个民营军火商”;而国内的一些业内同行称之为“王宝和现象”,这个民营企业家涉足一类武器装备生产,带给一些国有大中型军工企业很大的冲击。

几百人把几万人逼到墙角

“老王,你们的几百人,把我们几万人逼到墙角了!”在2006年4月吉隆坡举行的第10届亚洲防务展上,一位国有军工集团老总对王宝和说。

在那届展会上,王宝和花了10万美元带去了一辆装甲车参展,而其他国内军工企业摆着的,只是一具具模型。

2008年4月,王宝和第二次参加了在马来西亚举行的第十一届亚洲防务展。这次,他带了3辆装备车,马来西亚副首相兼国防部长纳吉前来展前慰问,并愉快地接受了王宝和赠送的车模。

而“王宝和现象”的意义不止于此,它实质上表现出的是解放军后勤保障社会化改革以来的一次具有标本意义的飞跃。

英国《金融时报》刊发了题为《中国军队向私营装备提供商开放》的文章。文章说:“当中国军人赴中东黎巴嫩维和时,他们带去了一种非同寻常的装备——民营公司生产的装甲运兵车。从陕西宝鸡专用汽车有限公司采购的装甲车,象征着中国军队数十年来单纯依赖国有企业军工承包商的时代结束了。中国战略决策层越来越意识到民营企业也是中国军队现代化的重要力量”。

中国的国防立足于防御。2007年,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一次记者会上说,中国的国防投入在世界上处于较低水平。而《2006年中国国防白皮书》也显示:从1990年到2005年,国防费年平均增长为15.36%,扣除同期全国消费价格总指数年平均上涨5.22%,实际平均增长9.64%。

2005年,中国年度国防费相当于美国的6.19%、英国的52.95%、法国的71.45%、日本的67.52%。中国国防费军人人均数额为107607元人民币,是美国的3.74%、日本的7.07%。而这些国防费不单单是装备费,还包括人员生活费和训练维持费。

民营资本进入军工领域有了政策保障

王宝和迈出了中国民营企业涉足成套武器装备生产的第一步。2007年2月,国防科工委下发的《国防科工委关于非公有制经济参与国防科技工业建设的指导意见》中,给予了非公有制经济参与国防科技工业建设、推进军工企业股份制改造指导性意见,也为民营资本进入军工领域,提供了制度保障和良性的政策环境。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综合国力不断提高,“如果国家能利用社会上民间资本和民间技术用于国防建设,用有效的社会资源将国防潜力转换为国防实力,对我国国防实力的增强是有很大帮助的。”王宝和说。

在今年年初举办的2008年军民融合商务年会上,已经有来自全国人大、国防科工委等部门的专家学者建议,加大中国民营资本进入国防军事工业的力度,推进军工企业产权制度改革。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茂林在会上呼吁:制定相关法规、行业标准和准入制度,引导民营资本进入军事工业。

不过,这还需要一个过程。王宝和说,虽然有了政策环境,但民企要想进入军工生产领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光资格认证这一关就很难通过。

这一关,王宝和花了6年时间。今年年初,王宝和终于拿到了轮式装甲车一类武器装备的生产许可,摆脱了“黑户”的身份。

而进入这个领域,就必须遵守行规,保密是必不可少的。另外,企业还必须自律。

去年,宁夏一个旅游景点曾经向王宝和提出购买一辆装甲车,用于游人拍照和体验驾驶,王宝和回绝了。“这是武器装备,不是旅游商品,国家有严格的管理规定,不是谁想买就能卖的,这一点需要通过企业自律和国家的监管来实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