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报名后的第三天,我们县直武装部报名的约八十名青年在我们县当时的灯光球场进行了目测。应征青年排成了几列横队,有我们新兵连的连长带领进行了抱头下蹲等动作。

目测结束后,我就开始托关系找体检医生,因为我从小学二年级就患有慢性鼻窦炎,眼睛也有些近视,所以一直耽心体检时,在这两个关口被刷下来。

目测后的第二天,在我们县的城郊医院进行体检。首先是外科,当时天气很冷了,那时没有空调,大概有二十多人在屋内,脱的一丝不挂,做了俯卧撑,在做俯卧撑时,站在我前列的一个战友放了个屁,把我熏的够呛。然后检查了狐臭、睾丸的大小、扁平足,最后测量身高,先站立量身高体重,后做下量上身长短,站立身高176cm,上身高89cm,正常;下一关是x光透视,正常。我所担心的视力检测,也正常1.5(可能有当兵的命,平时看东西模糊,但此时看的非常清楚)。视力检查后就是耳、鼻了,当时,我刚到科室门口,就听到里边的医生在叫我的名字。我立即进去了,她们一楞,问我是谁,没叫着你的名字,你怎么进来了?我说:你们叫我进来了啊!她问我叫什么?我说叫xx啊!她听后大笑起来。原来,她是我托人找的医生,正在把我的名字告诉另外一个医生,让他看到我的名字时,给予关照。刚巧就发生了上述一幕。进去后,进行了听力、嗅觉、色盲检测,结果正常;然后,又进行了主检,也是正常。一路绿灯。在体检后的第二天晚上,进行最后一关的检查,要抽血检测血丝虫,要求熟睡着以后,在十二点以后抽血化验,这样才能查出是否有血丝虫。那天晚上,所有体检正常的人,睡在大屋子里,这时县直武装部的正、副部长到那里做思想工作,大概意思是说,一颗红心、两种打算。今年走不掉,明年再走。现在走不掉,等过一个月左右,还有四十个公安兵,就是现在的武装警察。要求是睡着以后抽血,其实没有一个睡着的。到了十二点钟以后,起来抽血走人,第二天到医院打听,正常。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