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我处于童孩时代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由于平日里文化娱乐活动的极度贫乏,于是,下河游泳、车水捕鱼、挖野菜、偷旱藕、逮蚂蚱、挖红薯、钓黄鳝、烧荒草、、、便成为了此阶段我们这些工厂家属子弟们非常开心且极度热衷的娱乐项目和难忘记忆。

在童年这所有的顽皮项目中,到驻军部队营区的射击靶场捡拾各种子弹壳,无疑是我和大多数伙伴都最为热衷的一种娱乐方式。

在我们工厂家属大院的正南方六、七公里处,有一座解放军野战部队的军营。当时,这所军营里驻扎着一个师编制的陆军部队。那时侯,还处于年幼的我们,并不了解、也不关心这支部队的番号及归属,只是习惯地将他们的驻地和部队统称为——“南营房”。

有关这支部队的情况,曾经服役于蚌埠一带的“桑泊渔翁蒋山樵夫”老兄应该了解得较详细吧!这座“南营房”,是不是你们12军的36师驻地。(时过境迁,这也不是什么军事秘密了,所以,请敏感的军友不要拿我这几句话说事。哈哈、、、)

于是,从大我们几岁伙伴们说出的故事和时不时从他们手中拿出来炫耀的各类黄铜色、红铜色手枪、机步枪子弹壳的诱惑下,喊上几个平素里玩得较好的小伙伴,去“南营房”捡拾子弹壳,便成为了我梦寐都在向往的一件“大”事情。

终于,在天生就抑制不住的好奇和子弹壳那巨大的诱惑之下,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和几个年龄相仿的小伙伴便利用到南边稻田里“逮蚂蚱喂鸡”的理由和机会,沿稻田地一路继续南行,来到了外有壕沟、内有铁丝网的“南营房”营区外。

我们几个人傻乎乎地围着长长的战备壕沟走了很远,在好奇地观察到成连建制正在操枪训练的解放军战士和在几十只在草地间悠闲吃草的军马以及一辆威风八面的水泥仿真坦克后,我终于看到了有如大伙伴们所描述的那二座呈梯形状、上面只有绿草没有树木的用于实弹射击的人工靶山。

怀着如做小偷一般的紧张和忐忑心情,我们在相互鼓劲和打气后,终于鬼鬼祟祟地爬过干涸的战备壕沟,钻过一处残破的铁丝网,借助菜地间各种植物的遮掩,循着不时响起的枪声指引,我们偷偷溜到了射击场对面一排正在进行射击的战士后方。

站在整齐的菜地垅缇上,溜到近前的我注目向眼前的100米射击靶位上观瞧过去。只见,三十余名身着“65式”军装的解放军战士,正趴卧在黄土地表面的靶台上,认真而严谨地进行着“56式”半自动步枪、冲锋枪和班用机枪的实弹射击训练。

“呯——,呯、呯——!”

“哒——哒哒哒哒——!”

随着一声声、一阵阵清脆的枪响响起,一颗颗子弹呼啸着飞出枪膛,奔向了100米处靶山下的胸环靶。随着枪声的回荡,清晰可见的是,在远处靶山的靶牌后、山坡间不时腾起一股股被子弹激起的烟尘、、、

而且,在子弹从枪膛射击而出、中靶之后,隐蔽于靶壕里负责报靶的战士依次用报靶杆示意出各靶位刚刚射击出的环数。

我们满怀着惊喜和不安,注目观瞧着出现在眼前的这一幕幕令人惊喜的情景。一时间,所有看过的战争影片中的情景便开始不断浮现在眼前,使我在激动之余禁不住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能冲过去,自己也能趴卧在解放军战士的身边,亲手体会一下真枪射击的感觉。

正当我全神贯注地观望着正在射击的战士们并心驰神往间,突然,我发现原本站在自己身边的小伙伴们都已没有了身影。

定神左右环顾一看,发现此时的他们已经溜到了正在射击的解放军战士身后,正在争抢着机、步枪射击后退壳而出散落在战士们身侧的弹壳。

因为这群趴卧在地上正在进行射击中的战士们右侧有二个干部模样的人正在那里专注地整理着枪械和弹药,所以,我们出于恐惧而不敢向右侧靠近。于是,我们这五个识相的小家伙都围在这排战士们所在的位置右侧。

经过一番艰难的争抢,在好不容易争抢到一只通体滚烫的7.62毫米步枪弹壳后,我也看清楚了一些门道:这些在枪支射击后退膛而出的子弹壳,绝大部分都是飞向了战士们所趴卧位置前方的壕沟之内,仅有极少数的弹壳能够落在战士身边的射击台边供我们捡拾。

在对子弹壳极度渴望的驱动下,可能也发现眼前趴卧着专注于射击的这群战士没有对我们有一点的威胁和恶意,于是,我们中间那个胆子稍大一点、名唤“大头”的小伙伴便开始溜到这群趴卧着的战士最右侧,捡拾并获得了更多的子弹壳。

有了一个小伙伴带头,其他人自然是不甘于落后。于是,我和其它伙伴也都拥堵到射击卧位的最右侧,争先恐后地抢拾着退膛后呈抛物线旋转而至的子弹壳。

进而,胆子大脸皮厚的“大头”又有了进一步且更大胆的举动。只见,他丢开众伙伴,率先翻下土坡下到了位于枪口右前方的壕沟中。

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又看到他正在捡拾更多的子弹壳,于是乎,我也忘记了害怕和担心,继他之后不顾一切地翻下了壕沟,贪婪地将一颗颗闪耀着红铜色光芒还带着火药气味和热度的子弹壳快速捡起、装进自己的裤兜之中。

呈现在收获喜悦中的我,当时绝对没有想到:自己正在一步步地向危险逼近。因为太专注于捡拾子弹壳,以致于,耳朵中对枪声的敏感度都降到最低点,脑海中充斥着捡拾更多子弹壳在其它小伙伴面前炫耀的喜悦之情。

正是基于这种忘我形势之下,我和身边的“大头”都已经忘记了头顶上方一二尺处就有一支支步枪、冲锋枪和机枪正在不断喷发这火舌,一颗颗完全可以在瞬间就致我们于死地的子弹正在以数倍音速从我们的头顶处呼啸而过。

随着我们脚步的不停移动,此时,埋头继续犯傻的我俩已经越过了最西侧的第一和第二支枪口,来到了手持“56式”冲锋枪正在射击的第三名战士枪口下的靶壕中。

因为正在射击的战士们注意力高度集中地趴卧在地面,所以,受向前视野高低差的视角所限,此时的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喷射着火舌的枪口下,有二个不知死活的“小鬼”正在悄然向着自己的枪下逼近。

“嘟——,嘟嘟——!”

一串急促的哨音突然在我的耳畔猛然响起!

随着这哨音刺耳般地响起,正在射击靶位上专注射击的战士们立刻都闻声停止了正在进行的实弹射击操作。

随即,在呛人的火药气味和因枪声骤然停止而引起的耳鸣声中,我就猛然间听到有人在我耳边炸雷般地发出了一声大喊:“哎——,你们二个‘小鬼’,是想找死呀!”

正在陶醉于“收获”喜悦中的我闻听到有人发出一声大喝,在禁不住停止了正在进行的捡拾动作之余,又发现身后不远处的几个小伙伴都已经开始撒腿奔逃、、、而在他们几人之中,原本和我站在一起的“大头”,此时的速度显得是尤其快速!

这时候,已经站直了身形、动作和反应稍显缓慢的我在踮脚观望时也注意到:就在自己面前的土坡之上,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和一支“56式”冲锋枪之间,一位身着四个兜干部服、排长模样的军人身材高大地站在那里,面部表情夸张地凶恶!

他在发出了刚才那一大声呵斥之后,好似正在寻找合适的垛口跳下壕沟来抓我!

见此情形,我已全然明白了自己眼前所面临的紧迫形势。也开始撒开双脚,随着已经逃开的几位小伙伴方向、继他们身后而拼命地奔逃、、、

可能是年纪小、脚力逊,也许是因为过于紧张和害怕,也就是在奔逃出二、三十米的距离,刚刚翻上一处土坡、脚步踏入到一片刚收割完的蔬菜地之后,我就被快速追赶上来的这位解放军排长从后脖颈给了一记猛击,立即翻倒在梗陇之间。

被抓住了后脖领子、一路踉踉跄跄地被带回到射击台的过程中,我回头望着已经逃远了的其他四个不讲义气的小伙伴,一种悲怅和无助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一刹那,那种滋味就像是被德军抓入到了集中营的犹太人一样,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会有多么的悲惨和难以揣度!

想到即将面对的“可怕”境遇,我禁不住泪如泉涌。

哽咽间,我又发现:自己的胸前衣服上开始有几滴鲜血滴落——这是我刚才被人打倒在地时,鼻子碰撞到了地面上,于是,我这脆弱的“沙鼻子”便流出了血。

可能是我涕泪交加的惨样起到了某些作用,又或是持续而出、滴落了一胸前的鼻血唤起了眼前二位解放军干部的恻隐之心,于是乎,厉声的训骂立刻停止,语言渐渐变得温柔了许多,而紧揪在我领后的大手也换到了我的肩头一侧做扶助状、、、

来到位于射击靶位左侧的一堆子弹和几支枪械旁,在追击我的高大干部指示下,一名年轻的小战士来到近前,开始用水壶里的冷水给躺在地面上的我进行脑门冷敷止血,而不远处正在待命休息的其他战士也对我投射过来关心和呵护的目光、、、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特别奇妙的是: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时间中,我已经从一个被俘虏的“阶下囚”一跃而成为了解放军排长的“座上宾”!

为了逗仍不停哭哭啼啼的我开心,看似粗鲁的他不仅拿出自己腰间已经卸了弹夹的“54式”手枪让我把玩,还让我坐在一堆战士之中体会用“56式”班用机枪向远处瞄靶和空枪击发的感觉、、、

最后,在安排那位小战士将依依不舍的我护送到西侧的营门口之前,这位人粗心细的排长还给我的上下衣服口袋中都塞满了沉甸甸的子弹壳,而在这其中,还有二十多枚珍贵的黄铜材质的“54式”手枪子弹壳呀!

这次出乎意料之外的“先哭后笑”经历,不仅使我因此而成为了身边众伙伴都羡慕的对象,还让我“因祸得福”地结识了一位在南营房担任排长的解放军大朋友。

其后的日子里,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牛逼哄哄地带上几个平日里同我交好的小伙伴很自豪地来到“南营房”,大摇大摆地从营门口进入到部队的营区之中,去找我这位担任警卫排长的解放军大朋友!

、、、

我们之间的这种友谊一直持续了有一年多的时间。

期间,担任排长的他送给我数以百计的“54式”手枪的铜质和镀铜弹壳、7.62毫米枪系的机步枪镀铜弹壳以及14.7毫米孔径的高射机枪弹壳。

另外,再让我难忘的是,在和因调防而要离开“南营房”的他做最后一次见面时,他还送给我一顶缀订着五角星的崭新军帽和一副鲜艳的红领章!

、、、

三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这次难忘的经历和邂逅始终很清晰地时不时浮现在我眼前。当年,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解放军叔叔大朋友,现如今,估计已经是退休或离休了。再或者,还战斗在我们的军队系统并担任将军了?

我不清楚他的全名,只知道警卫排的战士们都称呼他赵排长。

时隔多年之后的今天,也已步入中年、早已不再顽皮的海东青,在此,只想由衷地祝福我昔日的解放军大朋友、赵排长一句——身体健康!

请关注我的系列帖子:

我与武器“亲密接触”系列——我第一次进行实弹射击的难忘经历!

http://bbs.tiexue.net/post_5524445_1.html

我与武器“亲密接触”系列——恐怖啊,手榴弹在我身边爆炸!

http://bbs.tiexue.net/post_5560039_1.html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七十年代的解放军战士(转载照片)

本文内容于 2011/11/13 10:02:49 被好兵海东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