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年到连队住点。这个连队警卫某总部机关大院,有10多个哨位,当时部队要求晚上干部跟班查哨,查哨时必须是两人。连队参与查哨干部三人,加上两个住点干部共5人,可连部战士只有4 人。战斗班战士中午可补两小时觉,连部人员事多补觉困难。几天下来,有位通信员就感冒了,我通信员出身很能体谅他们。

那天夜间凌晨2点多,上班干部叫起我,并叫了通信员,可等了好大一会通信员没有起来,我就自己出发了。查几个哨后,有一段路较长,两边树很多,光线很暗,心里有些紧张,突然有一个什么动物从一边窜过去,我一惊就向路另一边一靠,快步向前走,突然头(眼眶上)碰到一低伸粗大树枝上,当时也不觉得怎么痛,继续查完哨。

第二天一醒,觉得眼睛痛,对镜子一看,不好,眼睛红肿,周围黑了一圈,像被人打了拳在眼上。这可麻烦了,如何见连队的干部战士,也没法回团部了。同屋参谋也起来看到了,指导员也进来了,我只好讲明实情,从表情中我觉得他们有点不信。指导员说,你先不要出去,我给你打饭,上午到机关卫生室看一看。

事巧,一会团部通知我回去开会。我故意后到,坐在后面,还是有同志回头看我,真不好意,自己觉得真被人打了一样。会后,到参谋长屋里,说明了情况,也从他表情中感到他不信似的,他只说,先不要到连队去了,休息几天。

两年后,一位好友还问我,前年你是被谁打了,下手那么重?

我,张了半天口,不知如何答。后来我想,当年如果两人查哨,就不那么紧张,可能也不会撞到树上,就是撞上,也有人作证;一个人如遇坏人事就更麻烦了,双人查哨制度是对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