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伊若战将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吗?

——关于当前世界变局与美伊对垒走势的几点思考

导言:第三次世界大战真的会因为美伊的对垒而打出来吗?这样的疑虑究竟能有多大的几率变成眼前的现实呢?

随着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核查报告的呼之欲出,紧张的战争气氛也在愈来愈多地弥漫在美以和伊朗之间的猜忌与骂战之中。

驻外使节的被刺以及历史宿怨的累积,让美国的战争矛头再次指向了伊朗的内贾德政权。

以色列总统佩雷斯也在6日称,“以色列和其它国家对伊朗动武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面对美以这两个宿敌国家的战争叫嚣,伊朗官媒也毫不示弱。它一方面把“以美英”列为针对伊朗的邪恶三角;同时,也还称伊朗不会坐以待毙,其革命卫队已做好抵抗入侵的准备;如若美以攻击伊朗,将意味着第三次世界大战。在接受埃及消息报的采访时,内贾德称伊朗不惧战,“伊朗拥有其他中东国家不具有的军事实力,现在能与以色列和西方抗争。”(2011年11月8日《东方早报》,张喆《美以进攻将成第三次世界大战》)

与这个全球头号的军事强国公开叫板,内贾德底气何来?美伊若战,会不会像伊朗的官媒所警告的那样,将是毁灭性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呢?

从武器装备的技术水平上看,伊朗在中东国家中确实拥有着很过硬的军事实力。近几年来,伊朗通过国际军火市场的购买和自己的研制,而把不少俄罗斯和中国制造的武器以及国产化的中短程导弹都装备到了它的革命卫队之中。这些购买来的武器装备在技术水平上都与美以很接近;就是存有一些差距,也不是压倒性的。若是开战,美以也很难通过某种先发制人式的突袭行动,而把伊朗的军事反击能力在一、二个波次的打击中彻底地瘫痪掉。只要伊朗的军事反击能力一息尚存,它就可能用一种同归于尽式的报复方式,把那些美以第一波次打击中保存下来的导弹雨点般的砸向那个近在咫尺的以色列以及美军在海湾的基地群。美以的爱国者反导系统就是再能拦截,恐怕也难以同时拦截住那些雨点般的来袭导弹吧。伊朗革命卫队这种同归于尽式的报复及其拼命一搏的架式,又岂能不让美以的动武考量再三、顾虑重重呢!正是有着这些实力做后盾,内贾德也才敢在卡扎菲之后而无惧于美以的战争威胁,并放言伊朗现在能与以色列和西方抗争。

每当美伊叫嚣战争时,总有一些人在担心第三次世界大战会不会因此引发出来。正如伊朗所警告到的那样,“美国攻击伊朗意味着第三次世界大战”。伊朗的这种警告充其量只是一种战略上的吓阻工具而已。就是美伊真的开战了,也只能是一种局部性的冲突或一种局部性的战争,而不可能演变为一场第三次世界大战。

从历史的角度上看,爆发这种大战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条件就是各种军事同盟集团的对抗性存在,是其对重新瓜分世界霸权和势力范围的冲动和贪婪。只有这个量级的集团对抗才可能把这种波及全球的世界大战引发出来。第一、二次世界大战之所以能够爆发,是因为有着协约国、同盟国、轴心国这些大的军事对抗集团的存在以及它们在重新瓜分势力范围和世界霸权上不可调和的矛盾。二战后的冷战时期,华约和北约这些军事自卫集团的对抗性存在,固然也是引发这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一个重要的物质条件,但旗鼓相当的核对抗与其相互摧毁的厄运,却只能把这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冲动胎死腹中。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的古巴导弹危机中,当时的美苏何以各退一步、和平了局,其畏惧的就是这种相互摧毁式的核大战。原子弹、氢弹的破坏力固然让人惊恐不已,然而它却是阻止这种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一个重要工具。如果没有五个核大国之间极微妙的核均势、核恐怖,第三次世界大战也许早就该爆发出来了。

而如今,华约解体了,全球也只有北约这个军事同盟集团在独存着。没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军事同盟集团与之争锋,又岂能把这种第三次世界大战引发出来。单凭伊朗这样的国家,显然还没有这个能量。

对于伊朗的这种放话,美国会不会恼羞成怒地把这种大战的战端挑开呢?

打与不打,美国也还不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也还须考量到其他几个大国的利益与态度,特别是中俄这两个大国的感受与认同。

俄罗斯媒体称,“伊朗若受攻击,必然会切断霍尔木兹海峡通道,而中国35%的石油进口要通过这一海峡。打伊朗,对俄罗斯也不利。如发生战争,大量的难民将逃亡南高加索,进入俄罗斯。”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7日也警告道,“对伊朗动武将是非常严重的错误,将带来无法预测的后果。”(2011年11月8日《东方早报》)

由于这种利益上的连动性,俄罗斯不可能无动于衷地坐视美以对自己的重要盟友伊朗动武。

当然,为了以后的国际合作,美国也不可能不尊重中俄这两个主要战略合作伙伴的利益和认同。

从这种利益连动上看,把内贾德政权打垮了,这岂不是把俄罗斯在海外的一个重要的军火市场给毁了。这种军火生意上的强取豪夺,恐怕是同样想通过军工复合体提振本国经济的俄罗斯所难以接受的。

从这一点上看,美以对伊朗的动武极可能破灭在这种攻伊与中俄利益的连动上。

内贾德不惧这种美以发动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也许是因为这种大战在与中俄利益的连动中根本就打不起来。

美国对伊朗的驯服指靠的不光是武力的恫吓和威胁,也还有它们内部的民变和革命。用武力的恫吓和威胁诱发其内部的民变和革命,这可能是美国驯服伊朗内贾德政权的一个基本策略。叙利亚的阿萨德在这种武力的恫吓和威胁下的突然变软,对这种策略的运用将提供一种强有力的支持。

由此看来,关于这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疑虑,多半都是一些人的主观臆想,很难成为一种现实的威胁物。几个大国对诸多小国进行各个击破式的军事干预,将可能更多地成为解决其国内政治冲突问题的常态方式。针对它们的战争将限于局部和较低的烈度。世界性的和平将是持久的,与这种和平相伴相生的将是一些国家制度的较低烈度的流血变革,这些低烈度的流血变革只限于中东北非这些小的国家。针对大国的演变只能指靠它们内部的自我变革或内部的腐烂与民变。这就是战争与和平、保守与变革的辩证法。华约、苏联的解体,明、清王朝末期的溃亡,也许很能例证这样的规律。

2011年11月10日初稿于论道书斋 胡显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