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沿阵地官兵已进入猫耳洞一个月。由于生活环境恶劣,尤其洞内空气潮湿,不少人皮肤得病生疮生癣,大块溃烂,奇痒难忍。尤其生活单调乏味,完全靠意志坚守在猫耳洞。指战员们的心声,就是早点开战!再也不愿在猫耳洞里多呆一秒钟!宁肯冲锋陷阵去死,也不愿窝在猫耳洞里!!

听了前沿阵地指战员的呼声,很感动,也很理解。

以前看过一篇心理实验论文,把健康人关到一个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的空屋子里,没电话没电视,报纸啥都没,哪怕吃喝再好,只要三天,人就崩溃;超过五—七天,就得精神病!……

前沿的指战员靠顽强的战斗意志.靠对党对祖国人民的忠诚坚守在猫耳洞。那是一种非凡的意志。

人嘛,明知对健康不利,硬死坚守,像钉子一样钉那儿不动,你说那是一种什么精神?是不是叫忠诚卫士!叫钢铁战士!叫赤胆雄心!……叫啥都不为过!因为猫耳洞不是人长待的地方。前沿指战员的事迹很感动人…

领导要求我们把工作抓紧做好。

下一步的任务,就是过去”看看”,其实就是过境潜伏侦察。我们说”看看”,是为了吉利,故意把事情说的轻巧儿,预示一切安全顺利。”过去看看”是我们单位里自己这样说,大家都懂。对外还是打官腔吧,越境侦察。

其实,边境一带的情况,无论境内外,有边防部队的前期大量工作,早就了如指掌了。但是我们必须再去侦察。因为每个部门工作重点不同,所得情况侧重不同。我们有我们的目标和标准。就好象去医院看病,一家医院照过片了,到了第二家医院还要重照,道理差不多。更何况我们的情报直接交给指挥部,对指挥部的工作影响较大,所以要稳重,要有自已第一手的资料。

把我们的工作计划给指挥部汇报后,安排了侦察部队协助工作。他们对当地情况极熟,经常过来过去,对敌我双方的地形.雷场.敌火力…都了如指掌。

这天侦察连来了位副连长和一个班长,副连长背微声冲锋枪.班长背56冲全副武装,先来介绍情况。大家见了面,热情打过招呼。打量了一下二人,都很精干。皮肤晒得很黑,眼睛有神,精明强悍。知道他们都是军事尖子,叫人看着就放心,人都很瘦,知道他们很辛苦。想起以前在基层连队也这样,训练强度大,伙食差。可以想象,他们在这里己经做了大量工作,天天在阎王门前走来走去。

我们要去的目标是越军的一个较大公安屯,离边境线约2公里多不到3公里。兵力号称一个连,常驻兵力为一个加强排加上连部。

我们的任务是侦察。侦察组成的人员要精干,也不需要另外再派出部队接应。

为避免无畏损失,不能暴露行踪。为了隐蔽接敌,决定行动路线绕个圈,从另一个方向接敌,选择了稍微远但相对安全的路线。就算是避实就虚,出其不意吧。

副连长介绍了地形,双方雷场位置,行进路线,要求行进中每人相距3—5米。严格要求不许走出队列外,以防误入雷场。走路时尽量踩着前一个人的脚印走,那是最安全的。路上严禁发出任何响声,不许讲话。

再一次明确规定了手势命令。要求大家务必清楚。

我心想,最主要是记得”撤”那个手势,免得把哥们忘在那哈啦…

检查好武器和装备,水壶灌满,防止晃当响。水壶必须套上布套,一是防反光,二是防碰撞出响声。如果是老兵,水壶早就套住了,我们都很爱护自已的装备。伪装圈最喜欢插飞机草,又轻又大,学名好像是一种蕨类植物。南疆的兵大概都知道,部队里都叫飞机草。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察黑,我们出发了。

刚出发时,为赶时间,行进速度较快。

班长走在最前面200米,随后是副连长,再后边是我们。

天色还早,似乎初露晨微,在雾夜中我们一行疾步如飞,行进在旷野。穿过半人高的野草灌木,进入树林,来到小溪边,大家亳不停留象蜻蜓点水样踩着水里的石头两三步跳过去…走路想不累又没声响,就要象猫跳一样,前脚掌用力,前脚掌着地。

四周荒野没有一个人。初露微希,漫漫薄雾。

走了许久,天色微明。

透过微光依稀看出四周草木,远处偶有虫鸣。

景色虽好,无遐顾及。大家都专心一意的走路。

绕过山腿进入谷底是一片长满灌木和小树林的小平地,行进速度放慢了,往前望去,隐约看到副连长猫着腰,做了个手势,又指了下地下。

我明白,地雷的有!

我也做了下手势,示意明白!

我方的雷场,都做有记号。比如一大片干树叶挂在树上;或者折断的树枝看似随意的丢在地上;

对敌方雷场也做了相应记号。但是还没走到。

我们在原地等待,班长去了前边探路,把个别挡路的地雷解开。大家都紧张的注视着。

班长在慢慢的向前走,走过了谷底这片小树林,到了对面山脚底向这边招手。

副连长挥了手,示意大家前进。我们开始过第一雷场。

从现在开始,要猫着腰,小心的踩着前边的脚印走。

啥叫一步一个脚印,这就是。再借你个胆也不敢踩多出个脚印。现在最重要的,是集中注意力,好好走路。要是把你小蹄子给炸掉一个,才真是得不偿失。

全神贯注的走了许久……

突然,前边树林子里”忽喇喇”一声响,只见一个黑影闪出来,大家一惊,全呆在原地。

有情况!

我也下意识地一个前扑,就地卧倒,一个出溜,力争滑到前边土包;右手早己出枪打开了保险。

回头看时,原来是一只斑鸠刚飞走。

我刚想爬起身,忽见眼前看到一个墨绿色圆盒子半埋在土中,上面刚才盖着的树叶被我卧倒时的风吹走…如果卧倒时滑得远一点,脑袋会被炸掉;如果爬起时大意马虎手按上去了,胳膊手就没了…心里骂了句,个龟孙子的,瞎埋地雷!

上山就是第二雷场。大家丝亳不敢马虎,仍然全神贯注。

上到山顶,算是过了雷场,稍松口气。觉得轻松了点。有时得累,不一定是体力的累,精神压力更累人。就好比手拿一根缝衣针上大街,再捏着拿回家,也会累得满身大汗腰酸手疼。

到了山顶,天己放亮。突然没了树,只有半人高的野草。没了树林,暴露在空野中,倒有点不习惯了。

不远处看见了界碑。

我们全都猫着腰身低过野草,靠着野草的掩护,慢慢接近到界碑。在界碑处卧倒,观察周边动静。

行了,该出国了,心想。

突然想起西游记里孙悟空曾在天边留下:”孙悟空到此一游!”。我也到了天边了,是不是也该留下点啥做个记念,呵呵……

眼前越南境内的地形对我方不太好。

下山坡面是小树林,里面是越军雷场。紧接着是一大片低洼开阔地,中间没有任何隐蔽物,只是半人高的野草。开阔地对面是一线小高地。这片开阔地是军事大忌。如果在这里中了埋伏,绝对逃不脱,必死无疑。

心里要平静下来。忘记刚才的一切,才能仔细观察对方各处,看有无可疑之处。每个野草晃动的地方,每个颜色不对的地方,每次小虫子突然不叫的地方,小鸟飞起的地方……现在最需要的是细心和耐心。疏忽大意的结果,就是招至死忘!没有后悔的机会。

观察了很久,没有异样…

副连长做了手势:过去。

班长先过去了,随后副连长猫着腰,躲在野草里向前走去,大家也猫着腰成散开队形出去了,…

到了对面小高地一看,还要过一片小开阔地…有种离家越来越远的感觉…

过了开阔地,接近了位置,先卧倒,再慢慢爬上去。

这使我想起了步兵训练中的个人战术,很重要的一个科目是三个自下而上:自下而上的占领;自下而上的观察;自下而上的出枪。这些战斗条令都是千百万人流血牺牲总结出来的经验。不认真去做,就会丢了自已的命。小时玩游戏可以不太认真,但在实战中一定要认真。有些部队战术训练少,实战时伤亡就大。

拨开野草,探头一望,山后地势较平缓,山坡后的树也较矮小。山下正是越军公安屯。远远望去,看见有穿着军装的越南边防军进出,还有女人进出……在拿起望远镜之前,看了下太阳的位置…主要是怕镜头反光暴露。如果不能确定不会反光,就宁肯不用望远镜。

按计划,班长做警戒,其他人开始分头工作……大家紧张的忙碌起来,我拿出指北针和地图比对地形.道路……看地图,首先要确认自已的位置,这很重要。以前在参训队学习,经常在深山老林边行军边作业。每到一地就是这基础课。地图上有经纬线。但是靠经纬线标注目标误差会达到一公里。所以每个经纬方格内会再用横竖两道线细分成九格,分别为1—9号。这样细分后的误差是50—100米,基本符合要求。按照细分9个方格以后的精度找个人,还算容易。要是把目标交给炮兵群,估计也没啥大问题。

太阳过了头顶,开始西斜,大家早就一身大汗。

突然副连长做了一个注意隐蔽的手势,并指了山下。

我微微探头,看到在越军营房前有条狗,老往我们这边站着看,转一小圈又站过来看着,难道是被发现了?!如果被发现,20分钟内我们能不能穿过开阔地,跑回国内去?发生战斗怎么打?

我们这次活动没有接应也没有带电台,是孤军深入…而且大都是短枪,形势忽然对我们极不利。

应当机立断!我和副连长同时发出了”撤退!”的命令。

大家迅速收拾好装具,静卧待命。

副连长严睃的目光盯着山下,微声枪已经伸了出去。我想告诉他,一定要打头,一枪毙命,不能让狗叫一声,一切要悄没声的进行。这点他应该懂吧,不用再说了吧。要是一枪打不死,吱哇乱叫,暴露目标,那全完了。那剩下的事就是撤丫子往回跑,趁越军没人上来就得跑回去,我体力行啊,别人呢?

开枪还得找个地方,找个隐蔽地方干掉它。别当着人家面打得满地打滚…

我往下望了一眼,距离我们30米的地方有个土坎,是最佳位置。等它一翻过土坎,山下就看不见了,副连长该懂吧…

只见那狗走走停停,越来越近。好在它没乱叫,还一声不吭。听说一声不叫的狗才最利害。

狗终于站到了土坎上,一直望着我们这边。它大概在想,是继续前进还是叫一声吧?它只要叫,打死它我们也得冲刺往回跑。心提着,手拿枪,脚下攒着劲…

这只狗终于下定决心往下走。刚到坎底,脑袋低着,脑门子对着我们。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轻微的”啪”一声枪响,那狗站在坎底不动,一会儿脑袋开始抽畜,前腿一扒,翻身倒地

队长向后挥了手:撤。

我们按原路迅速返回。

心里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很多人在黎明之前.在最后一秒死于非命。缘于大意。说不定到了家门口还一脚踢到石头上…

通过开阔地时,心里就发闷,眼睛老不够用…老想着身后有没动静...

一直到返回到了界碑,踏到自家土地上,心里才稍微踏实点。但在边界上,子弹仍然能够追上你…

直到过了雷场,回到了小溪边,大家心情才放松些。在那里大家散开洗手洗脸。我仍然不放心。这里距边界线很近,我怕糟遇不测,棒起一把水随便洗了下脸,就走开到不远的大树后…心想我们能过去,越南特工就会过来。要是中埋伏,一顿乱枪也是朝人多的地方打。

我再想的是,今天任务完成的是否彻底,还要不来第二趟…或者下一个要去的是哪里…

想起那条狗,心里直骂:个狗*的!还是四川话骂得痛快。

一个星期之内,是不能再来这地方了。

本文内容于 2011/11/13 7:42:50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