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9―1989年的中越边境战争,我军先后有18个野战军参战,使长期没有经历战争的部队得到了实战锻炼,对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影响深远。与此同时,一大批年轻有为的中高级指挥员在这场战争中脱颖而出,成为新时期熠熠生辉的一代将星。他们当中,有: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张万年

张万年上将,1979年对越作战时任43军副军长兼127师师长。以后历任43军军长,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济南军区司令员,总参谋长,中央军委副主席。1988年9月中将,1993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傅全有

傅全有上将,1984年老山轮战时任1军军长。以后历任成都军区司令员、兰州军区司令员、总后勤部部长,总参谋长。1988年9月中将,1993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梁光烈

梁光烈上将,1979年对越作战时以武汉军区作战部副部长的身份协助昆明军区杨得志司令员指挥西线作战。以后历任20军58师副师长、师长,20军副军长,20集团军军长,54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沈阳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总参谋长。1988年9月少将,1993年12月中将,2002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廖锡龙

廖锡龙上将,1979年对越作战时任11军31师91团副团长。1984年收复两山时任11军31师师长。以后历任11军副军长、军长,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总后勤部部长。1988年9月少将,1993年7月中将,2000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吴铨叙

吴铨叙上将,1984年老山轮战时任1军参谋长。以后历任第1集团军政委、军长,总参谋长助理,副总参谋长。1988年9月少将,1994年7月中将,2000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钱树根

钱树根上将,1986年老山轮战时任47集团军军长。以后历任兰州军区参谋长、总参谋长助理、副总参谋长。1988年9月少将,1994年7月中将,2000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王祖训

王祖训上将,1984年收复两山时任14军副军长。以后历任云南省军区司令员,14集团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院长。1988年9月少将,1993年12月中将,2000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徐永清

徐永清上将,1986年老山轮战时任27集团军政委。以后历任浙江省军区政委,兰州军区副政委,武警部队政委。1988年9月少将,1995年7月中将,1996年3月改授武警中将,2000年6月晋升武警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李新良

李新良上将,1979年对越作战时任41军121师副师长。以后历任41军121师师长,广西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沈阳军区政委、司令员,北京军区司令员。1988年9月少将,1993年7月中将,1998年3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朱启

朱启上将,1981年收复扣林山时任14军42师126团团长。1984年收复两山时任14军40师副师长。以后历任14军40师师长,14集团军参谋长、副军长,贵州省军区司令员,14集团军军长,成都军区参谋长,北京军区参谋长、司令员。1990年7月少将,1996年7月中将,2004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杜铁环

杜铁环上将,1985年老山轮战时任67军199师政委。以后历任67集团军副政委、政委,总政治部主任助理、副主任,济南军区政委,北京军区政委。1988年9月少将,1993年12月中将,2000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姜福堂

姜福堂上将,1985年老山轮战时任67军政委。以后历任济南军区政治部主任,成都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沈阳军区政委。1988年9月少将,1993年7月中将,2002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固辉

固辉上将,1979年对越作战时任42军124师师长。以后历任42军副军长、军长,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1988年9月中将,1994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张志坚

张志坚上将,1985年老山轮战时任67军军长。以后历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成都军区政委。1988年9月中将,1998年3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陶伯钧

陶伯钧上将,1979年对越作战时任武汉军区炮兵作训处处长,随所在部队参战。以后历任43军师参谋长,武汉军区炮兵部部长,43军军长,成都军区参谋长,广州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司令员。1988年9月少将,1993年7月中将,1998年3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钱国梁

钱国梁上将,1986年老山轮战时任27集团军军长。以后历任济南军区参谋长、司令员,沈阳军区司令员。1988年9月少将,1995年7月中将,2002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史玉孝

史玉孝上将,1984年老山轮战时任1军政委。以后历任南京军区副政委、政委,广州军区政委。1988年9月中将,1994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李乾元

李乾元上将,1984年老山轮战时任1军副军长。以后历任第1集团军军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兰州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司令员。1988年9月少将,1996年7月中将,2004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刘冬冬

刘冬冬上将,1987年老山轮战时任47集团军139师政委。以后历任47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副政委,兰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21集团军政委,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政委,济南军区政委。少将授予时间不详,1999年7月中将,2004年6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朱增泉

朱增泉中将,1986年老山轮战时任27集团军政治部主任。以后历任27集团军副政委、政委,国防科工委政治部主任,总装备部副政委。1988年9月少将,1996年7月晋升中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粟戎生

粟戎生中将,1985年老山轮战时任67军参谋长。以后历任总参军务部副部长,24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90年9月少将,1999年7月晋升中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张海阳

张海阳中将,1986年老山轮战时任21集团军61师政委。以后历任总参兵种部政治部副主任、主任,27集团军副政委、政委,北京军区副政委。1995年7月少将,2003年7月晋升中将。2009年7月晋升上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何其宗

何其宗中将,1984年收复两山时任11军副军长。以后历任11军军长,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副司令员。1988年9月少将,1990年7月晋升中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蒙进喜

蒙进喜中将,1984年收复两山时任11军副参谋长。以后历任11军参谋长,14军军长、14集团军军长,昆明陆军学院副院长,贵州省军区副司令员,西藏军区司令员,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兼西藏军区司令员。1988年9月少将,2001年7月晋升中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陈世俊

陈世俊中将,1988年老山轮战时任13集团军军长。后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1988年9月少将,1996年7月晋升中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马秉臣

马秉臣中将,1984年收复两山时任11军军长。以后历任成都军区后勤部部长、副司令员。1988年9月被授予中将。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将星[组图]

刘昌友

刘昌友少将,1984年收复两山时任14军40师师长。以后历任14集团军副军长、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员,云南边境排雷总指挥。

姚双龙少将,1981年收复扣林山时任14军42师126团团长。以后曾任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现任西藏军区司令员。

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对不断武装侵犯我国领土的越南地区霸权主义者进行自卫反击战。 越南当局在苏联的怂恿和支持下,出于其民族扩张主义野心,背信弃义,认友为敌,把中国当成“头号敌人”,疯狂反华排华,不断对我国进行武装侵犯和挑衅。越军 侵占我国领土,毁我村庄、杀害我军民,严重地威胁和破坏我国边境地区的安全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国政府多次提出警告和抗议,越南当局一概置之不理。我边防部队忍无可忍, 奉命于2月17日始对越南侵略者进行惩罚性自卫反击。 在20多天的作战中, 我边防部队重创越军4个正规师 10个团,毙敌37300余人,俘敌2200余人,缴获大批武 器装备和作战物资,摧毁了越南北部地区针对我国构筑的大 量军事设施,给越南侵略者以有力的打击。在政治上,军事上取得了重大胜利。在完成预期目的之后,中国边防部队于3月16日全部撤回中国境内。 战争经过 1979年2月17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 广西、云南边防部队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在广西、云南两个方向向当面越军发起攻击。参战部队的步兵、装甲兵等陆军部队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一举击退了入侵越军。广西边防部队采取南北对进的作战手段,于22日完成了对越南重镇高平之越军的合围,战至25日,攻占了高平。云南边防部队发起进攻后,右翼部队强渡红河,迅速歼灭了对岸守敌,左、右两路达成对老街地区越军的合围,激战至20日,歼灭了老街守敌大部,攻占了市区;22日一部夺占了代乃,切断了越军顽抗部队同增援部队的联系,尔后,反击作战部队分左右并肩突击向纵深发展,25日云南方向参战部队占领柑糖市和柑糖矿区。27日,广西边防部队分三路向谅山发起攻击,3月4日,反击作战部队在强大炮火掩护下,越过奇穷河,占领了谅山市,控制了市区以南各要点。云南边防部队于27日对越军增援部队发起攻击,至3月3日,攻占了沙巴、铺镂、郭参、封土等要点。3月5日,中国边防部队推进到浅近纵深20~40公里,攻占谅山、高平、老街等省城和20多个边境城镇及要点。 3月5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自卫还击作战的预期目的已经达到,自当日起参战部队开始回撤。并重申:“我们不要越南的一寸土地,也绝不容许别人侵犯我国领土。”至3月16日,中国边防部队全部撤回中国境内。 收复法卡山、扣林山和老山、者阴山作战 广西、云南边防部队回撤后,中国政府一再建议越南政府同中国举行边界谈判,协商解决两国争端。但越南当局表面上接受中国的建议,暗中却加紧扩军备战,继续侵犯边境地区要点,对中国边境地区军民进行袭扰,使中国边境地区人民不能开展正常的生产和生活。为了创造和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广西、云南边防部队又实施了收复法卡山、扣林山战斗,收复和保卫老山和者阴山作战; 1981年5月5日,广西边防部队对占领法卡山之越南侵略军实施反击,当日收复了法卡山,尔后转入保卫法卡战斗。于当日、10日、16日、19日、6月7日,先后击退越军团营规模的反扑,牢牢守住了阵地。5月7日,云南边防部队对侵占扣林山的越军实施了反击,当日收复了扣林山。在此后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粉碎越军组织的营以下规模的反扑192次,狠狠打击了越军的嚣张气焰。 1984年4月2日,云南边防部队发起了收复老山、者阴山作战。4月2日至27日,中国边防部队对越军实施了持续的炮击,重创入侵老山的越军阵地、指挥所等目标千余处,为收复老山、者阴山创造了条件。1984年4月28日、30日、5月15日,中国边防部队先后攻占老山、者阴山、八里河东山,至此,全部收复老山地区被越军侵占的中国领土。从1984年5月中旬起至1989年10月止,中国边防部队在老山地区组织坚守防御,先后粉碎越军7次师团规模的反扑和1700余次的袭扰。 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沉重地打击了越南当局的侵略扩张气焰,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的祖国的尊严,保卫了中越边境地区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维护了东南亚地区的和平。人民解放军在作战中经受了复杂恶劣环境的考验。针对敌对异国国土作战和亚热带丛林地区高山、密林、谷深、路险等特点,发挥强大的地面火力威力,采取多路迂回、向心攻击,进攻和搜剿相结合的战术手段,给越军以沉重打击;克服了毒蛇、潮湿自然气候条件等危害,取得了边境地区长期坚守防御作战的宝贵经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