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曼弗雷德.冯.里奇特霍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06年的一天,里奇特霍芬家的三个孩子,骑着马在洒满阳光的林中追着一架飞机奔跑……这是影片的开始,或许也是这三个少年梦想的开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曼弗雷德.冯.里奇特霍芬,很早的时候就看过他的介绍,那串长长的名字自然没有记住,但他红男爵的外号和他的红色战机,却在脑海里时隐时现。于是便点开了《红男爵》的链接,当记忆与电影重合的时候,随之而来的是感动与肃然起敬,这是一场高贵的空中骑士间的决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同于二战善恶的泾渭分明,一战没有正义可言,正如影片中说的“这是一场家庭纠纷”。彼此间有着理不清血缘关系的欧洲王室们,为利益开战,却可耻的以无数普通士兵的生命为代价。影片避开了凡尔登绞肉机、马克沁机枪、坦克、堑壕、毒气,这不是对战争的美化,只是为纪念那个时代的一位英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战

影片的主人公出身贵族,举手投足间透露着一种贵族公子哥的浪荡不羁:每次做战,总穿着那件漂亮的灰色毛衣和旧夹克,围着那条鲜艳的围巾,就是穿着军装,帽子也要歪歪的戴着,脸上总挂着一抹浅笑,甚至还驾着战机在敌人的葬礼上,投下一个花环。似乎与人们印象中的德国军人---笔挺的军装,锃亮的军靴,一丝不苟的神情---截然相反,但他骨子里透着德国军人的骄傲与自信。“我要成为王牌中的王牌,”“还有我没拿到的勋章吗?”看似自大的口气却没人敢嘲笑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争是什么样子的?在普鲁士贵族家庭长大的他说过:“想象一下,身在天空,如苍鹰俯视大地,风从耳边吹过,被发动机和推进器的声音、气味围绕……自由,这是人类长久以来的梦想,而最棒的是战斗猎杀,这是比赛竞技,是一种体能运动。”这就是他眼中的战争。他一直以为“战争可以绅士的进行。”所以当他用自己的白色围巾给敌人飞行员包扎的时候,女军医:“谢谢,你救了他一命。”而他一笑:“不,是我把他打下来的。”当他第二次把这个叫布朗的打下来的时候,两个人握手,一起避雨,平静的交谈,然后分别,犹如绅士。尽管布朗的枪套开着。当与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妈妈跟姐姐拿着他跟战友的照片,询问他的战友,他夺过照片:“他们全都死了。”或许此时战争在他心里不再是一种比赛竞技,不再是一种体能运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没有战胜对手把握的时候,我选择逃离”这是他的信条,因此他也希望战争结束---德国投降。但是就连他的弟弟——一个充满强烈军国主义的飞行员——说:“作为士兵承受风险是一种荣耀,而你不是士兵,还是高级军官。”所以,战争还在继续。那看似奔拙的双翼机,在三千米的高空缠斗、射击、躲避、翻滚。哒哒响的机枪,木质机身上的弹孔,坠毁时拉出的黑烟,还有机翼上的铁十字和同心圆,比起现代空战动不动就是导弹对射,似乎更具观赏性,尤其是跟某部空中特效假的吓人的国产电影比起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争中也有爱情,可总觉得太苦涩,幸福好比烟花,太短太短。当女军医看着男爵围上那条白色围巾,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出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以为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空战,红色男爵会驾着他的红色战机飞向大地。但出人意料的是,结局那么平静。女军医接过布朗递来的白色围巾,走向林中的坟墓,那里葬着她的爱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似乎二战德军头号王牌飞行员,击落352架敌机的埃里希.哈特曼更幸运一些,其码他还可以与女友补办一个迟到十年的婚礼。据说终结红男爵击落八十架敌机奇迹的是一个加拿大飞行员,他叫布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布朗

1906年的三个小男孩,一个死在1918年的空战,一个死在了1922年的飞行事故,一个死在了1945年的美军战俘营,当时他的身份是纳粹德国空军元帅,就是影片最后跟红男爵出发前有些紧张的那个金发小伙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影片中的沃尔弗拉姆·冯·里希特霍芬

现代空战在两万多米的高空,用二马赫以上的速度追逐,用各种精确制导的导弹置敌于死地,这是科技的进步,也是时代的悲剧。绅士的战争,或许曾发生在1918年西欧平原的上空,也或许从来就没发生过。

影片结束,闭上眼睛,随之而出现在脑海里的却是那一片片洒满阳光的丛林--埋葬着梦想和英雄的地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11/10 18:55:11 被望着你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