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我的父母告诉我要当兵时,我自身觉得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源于兵这个字是褒义词,解放军这个名词代表着正面形象,但当时我不知道我将面临什么,我以后的生活将是什么样子,我只知道非常苦,但对于当时性格坚强的我来说,并没有把这种苦放在眼里,直到当兵后,我才发现我错了。

在体检的时候,我第一次有种不是人的感觉,就象二战时的战犯,被人玩弄的工具,我们脱的光光的,站成一排,被人检查着,我第一次有种耻辱的感觉,感觉自己就象畜生一样,被别人检查着,但是对于当时我来说,我知道父母为了我当兵付出了多少,花钱请客吃饭,虽然这种感觉让我至今都不想回忆,但是在当时也只是一闪而过,因为当时我无法改变,既然别人选择了沉默,为什么我不可以?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要笑,但是如果换做是你的话,你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也是你无法改变的,是当兵必须要经过的过程之一,何况之前我对身体检查也只是存在于小学体检的范围之内,我并不知道这些,如果早知道,我就不会来了。

坦白讲,在我当兵前,我每天早上上学放学,生活家庭等等都非常幸福和愉快

我父亲找的关系把我安排在一个相对舒适的地方,因为当时有去新疆的,我爸认为离家太远,他会担心,于是我就被安排到了廊坊,我记得在入伍前,我拖着我认为狠丢人的军用大衣和棉袄一个人孤单的走进了火车站,在火车上,我看见的是相对温和的负责接待我们的长官,把我从西安运到廊坊,但是当我面对他时,我心里总觉得突突的,似乎再告诉我,你们走着瞧吧,你们进部队了就知道部队的生活了,面对他时我心里总有种忐忑的感觉,所以我面对他时,话狠少,有些人对他甚至谈不上尊重,没有冒犯,但至少从口气和眼神里看不到尊敬。我就觉得他们可能要后悔。

火车就那么轰轰的开着,而我的思绪一下漂浮到了以后,我在想部队有什么,我以后将来面临什么样的生活,至少之前我没有一点心里准备,此时也没有后悔,只是心里感觉似乎一切并不是那么的好。

在火车上有人打开包里的东西大吃大喝有人畅快的聊着,似乎对以后的生活莫不关心,而我则没什么兴致,一个人坐在边上,看着窗户外,而我看到有人打开包里的东西让他们大吃大喝时,就觉得好笑,似乎因为我之前坏惯了,也并没有把我的那种得意不在乎掩饰起来,似乎绝的,这世界,实力是最重要的,我对那种人天生的有一种瞧不起。

下了火车坐上接我们的大巴车一路沿途开呀车,开过了大厦,小屋,到了一个荒芜,没有人烟的地方,顿时心里就忐忑起来,不会要把我们卖了吧,心里防备起来,当时对于社会并没有什么安全感,在我认为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车里的战友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一个个话少了起来,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车走入了一个崎岖的小路狠长的车道,门前贴着迎接新战友之类的话,门口还放着鞭炮,有打鼓敲锣的,当时还以为那个基地会有多少人,结果后来才知道,也就是区区在门口迎接我们的10多个敲锣打鼓的班长,附近都是鸟不生蛋的荒芜村庄。

看到这些我才笑了起来,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迎来的却于是另外一个惊喜,当我们刚下车的时候,一个肩抗1毛二,也就是我们未来的队长,跟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我以为是恭喜迎接新战友,哪想到他说:“来这,就不要把自己当人看,这是我新兵入伍以后的第一句话,也是记的最清楚的一句话,并记到现在。”

紧接着队长吹了集合哨,在门口迎接我们敲锣打鼓的班长早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工具集合起来,然后队长说了些什么是龙就盘着是虎就卧着的话,是对我们说的

然后班长开始挑人,直到我最后才知道班长当初挑上我是因为我脖子上有几个红印子,那是我仅见了一次面就搞上床的媳妇留下的。

首先我们开始了点名,并且都集合起来,随便站成一个方队,然后由3个班长分开成3个队伍开始挑人,我被分到了789班的分队里,就是123班,1排,456班2排,789班3排,这时候我看到前面有2个抗着2年兵的军衔的人站在一个1级士官军衔的两边,当时其实并不知道军衔的划分,但是能从态度上看这两人是打下手的,中间的1级士官也就是我们未来8班的班长,看到他挑人忐忑了起来,我们班长也是非常帅气很白的小伙子,而不是传说中黑不留求的那种乡村汉子,心里鳖了一股劲:挑中我,挑我,当时我觉得时间流失的很快,也许是因为太紧张,直到最后我觉得自己没希望的时候才发现,班长挑中了我。当时只是直觉觉得被挑中很光荣,留下的跟剩菜剩饭一样,留给了其他两个班长,似乎这两个班长,特别是9班长特别的不舒服,只是部队的军衔制使他这个两年兵不敢说什么,虽然心里很不爽。

然后也没有过多的介绍,只是说了自己的名字,由于在地方也有所听闻在部队的黑和规矩,所以我们知道应当叫班长,然后再他的带领下,我们上了基地里唯一一个宿舍楼上了3楼,我们先去了走廊最右边的库房,放下了自己的行李,然后由班长发放生活用品和被褥领取自己的靴子时,似乎班长并没有耐心去让我们挑选和自己脚一样大的号,而只是象征性的挑了几个不合适的,然后拿出合适的给他穿,我想有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的鞋号不合适,但是都没有机会去换,然后被下命令的去铺了床单,当时我连床单都铺不好,不象有些人铺的整整齐齐有些是军人世家有这样素养或者在家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而我在我家庭中象个二世祖一样,在父母的逆爱下,什么生活中的劳动活都没做过,包括铺床单,因为之前就是学习,不学习了以后就是玩。但是我不是一个软蛋,我是一个有社会经验的人,但同时我对生活中独立性却估计是全班最差的,只是铺床单我就是浪费时间最多和觉得最累的,头上留了一身汗,后来总好,好歹也铺出来了,只是皱皱粑粑的效果的实在不敢恭维。这时候班长也帮着新兵把床铺好。

然后接下来的任务是我们班长教我们叠被子,人说进了部队先学会叠被子一点也不假,班长先师范了几下动作,能从僵硬的动作看出,其实班长的被子也不怎么会叠,当然比我们新生的菜鸟要强许多,然后我也不知道看懂没看懂,反正就照猫画虎的去叠自己的被子,我们统一在了3楼的活动室,那里有一些的小板凳,我们拿着板凳象杆面一样的压着被子,我当时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去做,但是我什么都没说也没问,实际上如果我有多一些的社会经验我应当去问一下这方面的东西,,就这样我们就辛苦的压了两下,在我看来累坏的我,但是效果和其他战友比起来差距真不是一点半点,有些已经杆出型了,压的很博

在最初压被子的时候真有点不习惯把被子放到地上压,觉得很脏,但是觉得大家没说什么,我也只有不吭气,不出那个头,活动室范围不够3个班,有些人甚至在走廊的地方压着自己的被子,没板凳的就用身体压,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也是为了偷懒,但是不拿身体压还能拿什么压?

这两天班长来了几次,其他的时候都找不到踪影,教了我们叠被子,我们则在这两天都是围绕着被子转,第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大家都有些睡不着,但是话不多,因为当时的环境可能都觉得不适合说话,第二天晚上的时候,班长过来发了一次脾气,告诉我们没叠好被子的时候晚上不许睡觉,面对班长的训斥我们也很无奈,但是大多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到了晚上,叠合格的可以去睡觉,不合格的大多数人,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在以前很少叠被子,对被子这个东西从来没有这么深入的了解过,直到晚上以后看着别人的被子和我的被子一做对比,我自己都不敢看下去,觉得就是合不拢嘴的蛤蟆,还是一条喝多了酒的蛤蟆,歪曲的摆在那,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后来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少数的几个人,而我就是则还是尽全力的叠着被子,叠好了一次又一次然后被班长说不行,直到我感觉班长盯上了我,从我铺床单,还有叠被子他可能看出来了我的缺点,感觉我是个刺头,什么都做不好,盯上了我,加上很晚,我觉得已经有紧迫感和压迫感了,还有为数不多的人,我尽力叠好了我的被子,当时甚至不知道怎么叠,怎么叠好,总是尽力的去叠,但是效果却不好,班长似乎也看出来了,于是叫我去睡了觉

第二天开饭的时候,我看到桌上菜实在不敢恭维,一盘胡萝卜,一盘咸菜,一盘豆腐乳,虽然是一盘,但是其中的食物量载量真的很少,开始的时候有什么菜我们吃完了还可以去打,到最后很快没有了,甚至一个早上每个班只有两块,面对一盘的豆腐乳,其实只有两块,大家都积极的吃着,我对咸菜胡萝卜实在没什么胃口,就一直吃着豆腐乳,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班长脸色的变化,这时候就是大锅饭,一个班11个人围一桌,正吃着,班长突然一个筷子,甩在饭桌上,反弹的筷子带着饭被弹起了老高,班长说:“吃吃吃,就知道吃”他妈的就两块豆腐乳,总之言下之意就是这个意思,因为2块豆腐乳要10个人吃,班长一起身走了,到第二天时,同样的菜,但是我们都不敢吃,只有拿筷子在豆腐乳上面碰一下,放到嘴里有个味道而已,等到班长吃完,我们就象吃剩饭的孩子一样抢着吃剩下来的。

http://bbs.mier123.com/viewthread.php?tid=335560&extra=page%3D1

本文内容于 2011/11/6 11:36:16 被604071685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