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几日因关注“湄公河”事件,老是来铁血瞎转悠,却很少说话。那原因么,有两层:一是恨不得重新操戈上阵,手刃屠杀我十三同胞的泰国人妖,然而现实是很无奈的,大气不敢出,以免被冠以一顶“有碍和谐”的大帽子,被请去喝茶,这个大家都懂;二是看一些鸟人跟着没蛋似的精英坑瀣一气,这打字的手老是莫名其妙的颤抖,敲击键盘劲道过大,恐把俺的笔记本给敲坏了,不划算。不过话虽这样说,这俗话的好,“丢了马儿说不定还是福”。譬如看到那些回忆部队生活小片段的文章,哑然失笑之余,由不得又勾起二十年前在部队时的一些臭事来。今晚借着这份闲心尚好,就分列几段以博看管一笑耳。

其一:部队有个军人服务社,就是专门为军人服务的。所谓服务,其实不过是解决军官随军家属的“临时工作”而已(在地方有工作的很少随军)。特别是农村来的家属,户口转为“城镇户口”,随军后就以此混混日子,等到老公转业后回到地方,可跟着一同安排工作,真正脱离农村。我们的服务社主要经营的就是糖烟酒和一些数量质量不敢恭维的少许军用物资,譬如军帽腰带解放鞋之类的。十几个售货员全部是随队家属,说白了,就是一群拖儿带崽的三四十岁的女人。经营效益嘛,不知道,但我根据每天上门的顾客来估计,可能工资都还需要后勤处帮补才把这群军嫂打发了的。再则,当兵的有多少钱给她们赚?一个月十多块钱津贴,能有多大的供求矛盾可协调解决?所以,她们上班的主要职责,照我看来,不外乎还是家长里短,吹吹“壳子”以打发百无聊赖的时光。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好歹也算个单位,是个单位自是少不了有个负责人的。人说“夫贵妻荣”想来不假,这个叫“服务社主任”的负责人就是参谋长的老婆,年方四八多一点点,也算个美人胚子的,可平时对兵的态度那真是一板一眼,不言苟笑,且不怒自威,恨不得把其老公的“恩威并重”也在兵们面前尽情抖露一番,方显其不枉“夫人”一场。也许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缘故,这位夫人站在柜台里也是一副军人气势,目不斜视,鼻孔高抬,好一副军姿。可是,林子大了啥都有的,特别是“政治经济”正处在转型时期的八十年代中期,一同跟着转型的还有兵们生活作风。嗨!对不起,“主任”的这幅摸样,照样有不买账的兵。怎样的不买账呢?看管莫慌,等我喝口水后慢慢道来。

一日,连队外训回来,一百多号满身泥水的兵浩浩荡荡从服务社门口路过。有人提议没买包烟抽抽,于是,那个刚分下来的值班学员排长不敢违拗,只得在服务社门口解散队伍。这下好了,一窝蜂起码有四五十人直往服务社(其实就是个门市部)里钻,巧了,只有参谋长老婆一人当值,其他人估计回家吃饭去了。这个夫人真是个马大哈,当时正用一个纸箱装着半箱钞票在柜台上点钱(注明一哈:所谓半箱钞票,事实上是一毛两毛五毛、一块两块居多,“大团结”不会超过十张),突然涌入这么多兵要这要那,手忙脚乱的,但又不忘保持其威严,所以就顾此失彼,钱箱子忘记收到后台上了(估计她想着都是兵,不会有啥子问题的)。好了!乱哄哄一阵闹嚷,这个要烟,哪个要糖。正当时,平时里就有几个对她颇为“腹诽”的吊兵看不惯她那满脸的“官威”,一边在她转身时对着她背影翻白眼,一边顺手从钱箱里拿起一张十元钞票等她转过身来时,指着货柜上的糖烟酒嚷着要这要那。“主任”虽说没忘记收钱退钱,但就是没注意钱箱里的钱是多还是少了,或者不多不少的。就这样,她忙乎半天,我估计白送了好几条香烟给这帮吊兵抽了。当然,我虽没有参与起哄,可香烟还是分享了好几根的。这是一笔糊涂账,也许到如今她都还没算清。

其二、这个故事是我的。一次上山外训,一番冲杀后对全班下达一个命令,向五百米外的一片枣子林里跃进隐蔽休息待命。好家伙!一班人马跑得比牧羊犬还欢。说的是训练,其实是觊觎人家那满树又甜又脆多汁多肉的大青枣子(据说是农场引进的品种)。进了枣子林后,我还煞有介事的告诫一番弟兄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可是,那枣子实在太诱人了。谁都说到俺们是解放军,一定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不一会功夫,就是用卫星定位系统也不好使,各人心照不宣的四处散开,找逍遥快活的地方去了。我看看四周无人,大把摘枣,也赶紧往口袋裤兜里,甚至弹带里塞得鼓鼓囊囊的。就在忙的不亦乐乎之时,突然从脑后传来一声闷喝:干什么?不要动!转过身来,一根黑乌乌的“大火统”指着我的脑门。我激灵灵打个寒颤,稳住神魂,定睛一看,一个身披羊皮马甲的哈尼族“老倌”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我靠!被看护林子的老倌逮了现行,窘得我当时恨不得钻入地缝。那裤兜里口袋里弹带里的枣子不知道是要装还是要掏,怔愣愣瞅着老倌欲语还休。当时还想弯腰把地上的冲锋枪拿起来想跟老倌对峙,可一想,不对啊,这样性质变了,不妥!又在偷偷打量老倌一番,老倌也在上下打量我,说到:“你们有几个人?”还好,言语不是很敌意。我赶紧干咳一身,嗫嚅着说到:“有十。。。五六个!”那老倌说:“小同志,你要吃枣嘛你给我说一声嘛!搞哪样偷偷摸摸嘞?我早都看见你们进来的了,我就知道你们要乱来的嘛!”我说:“大爹。。。。。。我们有点口渴。。。。。。只是。。。。。。”老倌说:“废话!不口渴你们干嘛要往林子力钻?好了,你去吧!下不为例,要吃给我打个招呼!”听到此,我急忙弯腰捡起冲锋枪一边道谢一边只恨爹娘少生了两只脚,一溜烟跑出林子。更可气的是,那帮王八蛋看见我林子里狼狈的跑出来,直在地上笑得打滚,还一边说着风凉话:“班长,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喽!!!?”

呵呵!今天晚了,故事说到这里,改天再来絮叨。

------------------------------------

楼主您好,因本帖内容优秀,所以被小编推荐到铁血首页铁血原创栏目,详见红色线框。

-------铁血小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11/1 11:02:50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