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在铁路上班,每天上班坐通勤车过安检时总是被公安多看几眼,哪怕几乎天天都见面。同事总是拿这事开玩笑,用他们的话说,我长了一张恶人脸,一看就不像好人,更不像一个当过5年兵的主儿。

本人当兵纯粹是迫不得已,我的母亲是我们当地第一批自己开商店打拼的商家。又因为父母早年的离异从小对别人的议论我都比较敏感。90年我14岁,因为在同学中学习成绩非常差----班主任是英语老师可我的英语成绩从来没超过40分。在她的默许下班里有些混蛋就对我进行肉体上得欺辱,而其他大多数人对咱是精神上得侮辱。尽管我拼命用功,可就是奇怪,我对英文还是找不到成绩提高的方法。可我的语文、历史成绩却直线上升,语文很少下过80分,而历史从没下过95分,这样造成的后果是班主任越发认定我是有意和她作对,而那些混蛋更是在每次英语测验后拿我开心,对于他们的行为我发现通过学习不可能得到改变,那就用其他的方法。-----拳头解决。仗着自个体格上的优势把那些混蛋一一打倒。后来发展到召集人马拦路打人。我也就成了老师、校领导眼中的坏学生,或是他们口中无药可救的学生。就这样我混在学校,90年期末考试完后,我又动手了这次下手真的比较重,因为那个混蛋说我母亲所创造的财富是靠。。。。。。得来的。我至今不后悔当时的行为,把他腿和胳膊各敲断一根,肋骨敲断2、3根。事出了,闹大了,学校真的呆不下去了,老妈出面把事抹平,2个月后让我回家,这之后我把全市所有的中学都走遍了,人家都是把我拒之门外,真没法子了,老妈看我在家是个麻烦,养父觉得部队也许能降的住我。就这样90年底我穿上了军装。这其中老妈老爸因为我的事没少花钱,我三次领衣服三次让人扒了,那段时间真是背,在小弟兄面前那个丢人呀。最后老爸问了我一句远点你去吗?当然走,就这样我踏上了去新疆的列车,同去的一共不到20人,据说是那带兵的没招够人,想想也是但凡有办法的谁愿让自己的孩子去那种不毛之地呀。别奇怪,当时我对新疆的印象就是不毛之地的代名词。

去了部队,那是一支颇具光荣历史的红军师中的红军团,新兵训练现在想想是比较艰苦的,9毛8的伙食费3个月除了过年那几顿几乎没见过油花,别的训练我还能应付,这都拜我身体确实能吃的住,最不能忍受的是瞄靶训练,在真正数九寒天的情况下趴在地上保持一个姿势1、2个钟头真的比较难受。当时新兵班长的训练指导原则是比较严厉的。套用93年我带新兵时上级给我的指示就是,只要不发生经济问题,打几下没事。我真的当时什么想法都有了,包括联合战友收拾班长、单独和班长拼个鱼死网破、或是跑回家。而且都一一实施过,其结局是没有老乡我所联系的那些人把我出卖,5、6个老兵揍我一个,训练中班长拿我当肉靶专业户。每每跟他对练中感觉确实技不如人。而我打算用500块钱贿赂小卖部老板让他给我一张回西安的火车票前两天,同连队一个被抓回来的新兵的悲惨下场让我彻底放弃了那种想法。所有的路都走不通,只能是闷头训练一条路。就这样我熬过了新训3个月。

91年3月底我分到了老兵班,那个班长是我新训班长,对咱比较关照,据他后来复员时对我说的话是,咱比较有性格,好好带能成一个真正的好兵。就这样我抱着哪天徒手暴揍班长的目的玩命似的训练。直到他走时,我才感觉情绪不对,已经没有了对他的仇恨,代之以失去大哥时的悲伤。

92年新兵来了,终于有人对我喊“班长好”了,那感觉只有经历过得才能明白。咱的训练成绩还算不错,连里把咱提成副班长,我就想不通,凭我的成绩那个班长除了比我早当一年兵之外没别的超过我的,所以然,咱就比较不太配合他的工作,现在想想确实不对。可当时我们班两个班头几乎事事都要较劲。连长也乐于见到这种对训练有益的行为。92年8月底我那个班长考学走了,人家是分数线差20分,3等功补25分刚好够格,他临走那天我们俩都喝多了,我又掉泪了。

93年我顺利的当上了班长,这才真正感到前两任班长带兵的难处,我带的兵中有一个陕西的,据说家里条件不错,又是独生子,很是扎刺儿。这种兵我喜欢,经过几次较量,他彻底服了,我们成了最好的兄弟。年底正当我准备风风光光的复员时,团里一道91年度兵党员班长原则上留队的命令,把我的好事彻底击碎。当时真的是找谁都没辙,最可气的是我拿着1000块钱的大红包送给接我来部队当时已经是军务股长的那个干部时,人家居然没收我的钱,只说了一句,你爸妈让我告诉你,准备让你在部队多干几年,他们好安安心心的做生意。郁闷透了,

94年探家回来,连里还让我当班长,基于当时家里的情况,我也只能是安下心来努力地当好我的兵,多争几个荣誉,过几年办事的时候少花点钱。这就是我94年整个一年的中心。可正当95年我向家里开口要钱办事时,老妈坚决不同意,让我必须年底复员。我当时真的很奇怪,按说钱要得真不算多,家里也真不差那些钱,为啥?

这个疑问直到我复员回到家才知道,老爸当时已经瘫痪在床1年多了,铁厂因为老妈实在没有精力料理,以极低的价格给转让了。当时家里就只剩下老妈的服装公司在支撑。在我到家的第9天,老爸安心的走了,医生说他那身体能支撑一年也是个奇迹了。我心里明白他是在等我。复员后老妈对我一个评价是,真正长大了。我自己当时觉得,我有了畏惧心理。这点对我真的很重要。老妈从那时起真正交给我打理一些事。直到我结婚,老婆现在成了家里生意的主要打理者。而咱成了专职工人兼家庭妇男。反正不靠工资活,有个事干总比在家或外头惹事强。到今天,回过头去看,20年前当兵的经历,真的是让我从男孩到男人这个过程提前完成了。否则的话,我就会。。。。不敢想了。

如果我不当兵,我在20岁之前肯定得进局子,30岁左右出大乱子,到现在把家业败光或让家族企业伤筋动骨。这些都是发生在我身边跟我年龄、家庭情况相差不多的哥们兄弟中没当兵的普遍路子,我很庆幸当年我去了一个真正的作战部队,老妈没把我送到后勤、机关去享福,而让我实实在在的当了5年兵。让我有了继承家业的资格。

感谢部队。

本文内容于 2011/10/31 19:52:43 被36243部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