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阴差阳错——老爸逃过了一劫

老爸在抗大毕业后,留总校任文化宣传干事,老爸曾经就读于上海美专、新华艺专,在美专业余剧团和赵丹等人一起演过戏,又在流动剧团当过导演、演员,对文化宣传工作可谓是驾轻就熟,正当他在工作中大展宏图的时候,一个同学给他传来了一个信息:“蓝萍跟上毛泽东了”,老爸闻讯大惊,因为蓝萍当年刚到上海,在美专业余剧团和老爸一起,在卡尔登大戏院(现长江剧场)演过戏,她和那些明星们打得火热,后来又跟上了唐纳,这些丑事在上海滩演艺圈内,人所尽知,她要是知道我也在延安,那可如何是好?老爸打定主意,上前线,到太行山去,惹不起,咱们躲得起。老爸连夜给校部打了报告,要求上前线,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校部批准了老爸的请求,老爸就随着老六团到了太行山的抗大一分校,在二大队当宣传干事。

因为老爸在文化宣传工作上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延安鲁迅艺术学院觉得这是个人才,放在抗大一分校可惜了,就给朱总司令打了报告,要求把老爸调回“鲁艺”,经过朱总司令批准,调令到了抗大一分校,校部给二大队下了命令,免去老爸的宣传干事,移交工作,准备回延安。

正在这个时候,一大队的宣传干事,跑到校部找军务参谋,要求调延安鲁艺,军务参谋问他:“你姓什么?是什么职务”?答曰:“姓周,是宣传干事”,军务参谋说:“正好,你调延安鲁艺的调令来了,你拿回去,和大队长说一声,移交一下工作,明天就走吧”。那个宣传干事拿到调令一看,不是给自己的,但是机会难得,他回到一大队,和大队长说了一声,打起背包,当天晚上就回延安去了。

第二天,老爸移交完了工作,背着背包,来到了校部,找军务参谋拿调令,军务参谋问清了情况,这才恍然大悟,昨天那个宣传干事,不是周抗,调令发错了,再查一下,那个一大队的宣传干事,已经连夜走了。军务参谋无可奈何地安排老爸先住下,然后给延安发电报,询问情况。得知一大队宣传干事已经到鲁艺报到了。鲁艺表示两个宣传干事我们都要,我们再给朱总司令打报告要人,结果,第二个报告在朱总司令那里卡住了,朱总司令说:“从前线朝后方调人,我只批一次”。

军务参谋找老爸谈话,希望老爸仍旧回二大队工作,老爸坚决拒绝,因为错出在他自己手里,他也拿老爸没有办法。老爸就住在校部招待所里,等待分配工作。这件事惊动了政委李培南,正好,抗大一分校要培养一批政治教员,李培南政委决定亲自找老爸谈一谈,一个下午李政委来到了校部招待所,找到了老爸,李政委说:“周抗同志,你参加革命多久了?对马列主义了解多少啊”?老爸说:“我参军已经三年了,这几年主要是搞宣传鼓动工作,对马列主义没有系统地学习过”。“正好,我们校部要办一个政治教员训练班,系统地学习马列主义,学好了将来将来当政治教员,你愿意去学习一下吗”?老爸想,系统地学习马列主义这倒是一个机会,他就向李政委表示,服从校部的分配,到政教班报到。政教班结业后,一锤定音,老爸就改行当了抗大的政治教员,干起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毛泽东哲学的教育工作,这一下干出了名堂,成了全国有名的哲学家,理论教育家,被誉为“从抗大走来的哲学家”。

解放后,那个阴差阳错,到了鲁艺的宣传干事,也成长为一名艺术家,在长春电影制片厂当导演。50年代有一次到上海,还登门拜访了著名的哲学家周抗,两个人洽谈甚欢,为当初的误会,抚掌大笑。

文革中三十年代在上海活跃的艺术家,著名的演员,都被江青打成了黑帮分子,政治上生活上给予迫害,象著名演员赵丹,就被整得死去活来,而我老爸因为改行搞了理论教育,又改了名,逃过了江青的迫害,躲过了一劫。

本文内容于 2011/10/28 23:23:41 被加加林少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