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摘:2011年10月25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主持例行记者会。

全文如下:问:《环球时报》今天就南海问题发表社评称,如果周边国家在与中国的海上摩擦中不加收敛,一些纠纷频繁的海域突然爆发军事冲突是迟早的事。《环球时报》的观点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带有官方色彩?这是中国政府的观点吗?

答:媒体有编辑、评论权利,相信它们会本着真实、客观、负责任的态度进行报道。中国奉行和平发展战略,积极践行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和睦邻友好的周边地区合作观。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符合本地区各国共同利益。当前,南海地区各国都承诺要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妥善处理海上争议,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以及良好的双边关系。我们认为,当务之急是有关国家切实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这对维护和增进各国之间的互信十分重要。我们与南海争议当事国的沟通与协商渠道是畅通的。域外国家应该尊重域内国家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的努力。人为制造紧张气氛、挑拨对立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只会使问题复杂化。我们不希望看到任何国家挑起事端,也不希望任何域外国家介入南海问题。

背景简介:25日,《环球日报》发表了《东亚离海上冲突越来越近了》的社论。

该社论措词强硬,明确无误的表达了民间在对待中国周边威胁上的态度,甚至点名警告周边国家勿要一再挑衅,不然则有兵灾之患。可以这样说,除去互联网这样一个开放的空间里中国民间越来越激愤主战的声音之外,国内主流媒体也已经渐渐加入这一浪潮。中国舆论已经越来越无法漠视当前的紧迫危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国家已然开始战争前的舆论动员。联系《环球时报》由中国人民日报社主编这一事实,不得不让人联想该社论的发表是否源于国家宣传部门的授意?是否能够代表北京的意志?发表这样社论的目的究竟又是如何?

评论:对于社论之事,外交部昨日做出了上述相关回应。笔者“假定”《环球》社论确实出自于高层授意的话,那么外交部的回应也就在情理之中。可以想象中国现在的处境,特别是周边小国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行为已经让北京渐渐失去了耐心。中国确实希望大事化小的保持相关争议海域和地区稳定和平,为国家建设发展和军力强化创造尽可能长得和平环境。只是北京为长远考虑的退让并不是说中国愿意在当前这一敏感时间段对于周边国家的挑衅采取漠视态度。姑息纵容绝非中国政府本意,所谓了为未来计深远也断不可能以现实利益的牺牲为代价。忍无可忍,确无须再忍!北京希望通过媒体这一“中立”渠道想外部散发一信号:中国愿意字纠纷中采取忍让态度并不代表中国果真就害怕冲突,乃至战争。

一张一弛方是王道,在国与国的交往中,以东方传统理念为指导的外交策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选择是息事宁人,但是随着国力的允许和现实性的迫切需求,中国自然就就做好了“转变”外交策略。以强硬之势处理争端的打算。笔者希望,此次社论和外交部的回应正是切合这一时机,据此国家在对待周边国家态度上能有一个让人为之振奋的转变。举国一心,上下一体,以中华之力,可惧东亚日本?可畏南海诸国?

当然国内主流媒体放出战争宣言之后,政府相关部门紧接着就相对温和的淡化了这一宣言,这完全是在情理之中。同为一张一弛,对外政策的转变如此,国家态度更是有着这样的必要。外交部的相关反应并不代表政府与舆论意志的脱节,模糊和淡化相反则会产生更好的效果。

从语言上来看,外交部做出的回应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反而着重强调了媒体的言论自由。可以想象相关国家政策决策部门看到中国政府这样反应究竟是哭还是笑?!部门职能上来看,外交部负责中国的对外事务,喊打喊杀自然不是其专长。政府只需要各司其职,军事上积极准备,舆论上用温和调动,外交上高谈和平,紧锣密鼓完善所有必要之事,静待时机,则大业可成。

笔者认为,国家意志关系到民心民气。尽管中国的发展需要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但是对外一再退让实为不智。韬光养晦在中国发展初期确实起到了无可比拟的作用,但是随着我国国力的不断进步,外国势力的步步紧逼,再韬光养晦以求息事宁人并不是当下所需。历史已经证明了忍气吞声带不来一个民族应有的尊严,尊严的获得只能依靠自己!唯望国家不以些许小利为念,而以民族利益为根本。

天下无不可为之事,只要有足够的决心和利益,北京当断然对周边宵小震以雷霆。民心可用,举国一体,中国在崛起既不可能一帆风树,如此为何不在传统势力范围内主动打一场有着切身利益的“自己的”战争?以战促和,只有这样才能让一些国家明白自己的分量和立场,更是对美日等国最好的威慑!

[狮心原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