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入伍16年,105舰上最后一兵刘刚在第一任舰长刘子庚的见证下完成了退伍仪式

入伍16年,105舰上最后一兵刘刚在第一任舰长刘子庚的见证下完成了退伍仪式

躺在自己熟悉的铺板上睁着眼整整一夜,随着清晨的起床号吹响,强忍了一夜的泪水夺眶而出,终于自己也到了要离开的时刻,在这片甲板上,刘刚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的战友,直到最后只剩自己一个。最后一次自己站在甲板上升旗、唱国歌、最后一次擦拭甲板、保养设备,最后再看一眼承载了自己青春与热血的105舰。

2010年11月26日,在105舰第一任舰长刘子庚的见证下,105舰最后一个 “许三多”——入伍16年的士官刘刚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含着眼泪走下了舰艇。

守舰3年他变成“许三多”

偌大的105舰上仿佛还回响着300多名战友的欢笑声,但此时只有刘刚孤零零的一个人,一个人唱歌给自己听,一个人跟电脑下棋,一个人打理着军舰上的卫生,一个人给自己喊着“齐步走,一二一”。刘刚说,在有些孤独单调的生活里,他学会了自己给自己做思想工作,努力说服自己不要懒散,不要放任,要记住自己还是坚守在战斗岗位上的兵。

“士兵突击这部电视剧我看了很多遍,我最能理解里面许三多的情感,我开始学着在升旗时一个人唱军歌,没事时一个人把军舰打扫一遍又一遍。”刘刚称,努力的工作才能赶走不断侵袭的寂寞感,干好自己的工作才能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白天升旗之后,刘刚就会守在军舰入口处,向赶来参观的游客们介绍这艘英雄军舰的光荣史,没事时他会到岸上的中队里帮忙维修电路,把自己融入到新的集体中去。

最不舍战友一一离开

“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当时105舰马上要退役,所有的战友都离开了这条功勋卓著的导弹驱逐舰,但‘退休’舰艇需要有人看护保养才能安度晚年,我自己选择了留下,成为这艘舰艇的保健医生。”刘刚称,最开始跟随105舰来的有5名官兵,其中有机电长傅金彬,负责舰艇内水循环的邹建军和田乃坤,负责舰艇帆缆的杨诚,和负责电力系统的他。2008年他回莱阳老家探亲,回来时军舰上少了两名战友,听说两名战友回到了老部队,有了新的岗位,刘刚的心里有些伤感,也有些嫉妒。

2009年11月,一级士官杨诚复员回家,刘刚抱着战友哭得一塌糊涂。

2010年4月,刘刚上岸执行任务回到舰艇,最后一名留守的战友傅金彬也转业了,他走得悄无声息,为的是不想刺激一个人留下的刘刚。

从那时候起刘刚成了真正的“许三多”。

“我永远是一个兵”

“转业后我应该回到莱阳老家去,找一个稳定的工作,陪在我妻子和3岁的儿子身边,这些年我一直在船上,亏欠他们娘俩很多很多。”刘刚告诉记者,妻子得知自己这3年来一直守着一个不会再开动。不会再执行任务的军舰,曾经多次要他赶快复员回家,但他一次次拒绝了妻子。“要是部队允许,我还想继续留在105舰上。”刘刚从前天开始,一直在检修105舰的电路和设备,一遍遍擦拭着舱内舱外的各个部件,这些部件他是这么熟悉。前天他还抽空回到了老部队的驻地,看着战友们操作着舰艇值班等待出海,刘刚站在船边看了很久很久。

首任舰长送走最后一兵

“105舰最后一个兵向老首长敬礼。”

“105舰第一个老兵向最后一个兵敬礼。”

为刘刚举行的欢送仪式还是开始了,让这名退伍老兵非常意外的是,一名自他登上105舰后经常能从舰艇历史书上看到的人物出现了,他就是这艘105舰的第一个兵、第一任舰长刘子庚,老首长站在甲板上看着刘刚将国旗升起,跟着他一起唱起了国歌,亲手给他戴上了大红花。让刘刚分外遗憾的是,他的军装已经按照规定上交,他只能穿着便装给老舰长敬了最后一个军礼。

看着105舰最后一个兵,刘子庚舰长回忆起,1970年,还是“长春”舰舰长的他被任命为105舰舰长,带着自己的士兵赶去船厂接收新装备。“不管走到哪里,你永远记住,你是英雄105舰上的兵。”刘子庚老舰长勉励刘刚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