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大棚里的瓜苗开始枯萎的时候,大棚外面的蔬菜长得正旺!让我们的菜源源不断地送往地方农贸市场,丰富了当地老百姓的生活。大棚里的工作暂时结束,我们又将开始新的工作,将大棚里的枯苗全都给扯掉,准备将地翻好后,另外种一季小白菜。

江林让主任给团里请示派兵支援,由于当时正值训练高峰,团里抽不出多的人手,只派了一个连队来支援。主任便要求基地人员,配合他们翻地。许久没去地里劳作,加上身体有点感冒不舒服,当主任让我们也去翻地时,心里很不舒服。给主任说我有点感冒,想请假休息一天,主任当时很不给面子,也许他以为我在装病,当时拒绝了我的要求,让我不下了台,最关键的是自己浑身无力,确实受不了那样繁重的体力劳动。主任最后说了句,如果真有病,拿卫生队的证明来,我可以让你休息。当时我一听冒火掀天!他这样不相信自己的兵,不相信我真的生病。既然你要病假条,这很好办!从来没有装过病,这次我一定要好好装一下。于是我生气地对主任说“你是宁愿相信病假条,也不愿相信你的兵说的话,好!我马上去卫生队给你开病假条来。”说完后,看都不看主任一眼,穿好军装,便离开基地,向卫生队走去。在去卫生队的跑路上,越想越生气!本来在入党的事情上,他卡了我的脖子,心里就有点气,现在好了,彻底撕破脸皮,连最后对他的一点尊重也没有了。

当我到达卫生队后,直接去医生那里,当医生问我情况时,我对医生撒了个谎,说自己在生产基地劳动时,不小心将腰给扭伤。请医生帮忙开点药,再开张病假条,休息几天。那医生听后,很负责地对我进行了检查,当他掀开我的衣服,在腰上按的时候,无论他按我腰上任何地方,我都不停地嚎叫!大声喊痛!医生没有办法,当时的医疗设备没有现在这样先进,条件有限,医生最后给我的结论是腰肌劳损,建议我休息几天,只能给我开了些跌打损伤的药,让我回去自己擦和服用。当最后开病假条时,医生问我需要休息多久,我说就一个星期吧!于是医生建议我休息一个星期。告诉一个星期还是痛,再来医院检查。心里暗暗笑着,本来自己的腰就好好地,只是对主任不满,才来这里混一张病假条,哪里还会再来找你哟!看到这一切搞妥后,才想起自己真的不舒服,还在感冒中,于是又请医生帮忙开了些感冒的药,才离开卫生所,走到基地大门外,将所有的跌打药全都给扔了,只拿些感冒的药,回到基地。

到基地后,马上找到主任,将病假条给他,很有抵触情绪挑衅地对主任说“主任,你宁愿相信假病假条,也不愿相信你的兵说的话!这是你我共事一场的悲哀!相互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假条在这里,这会我可以休息了哈!”当主任看到团卫生所医生的病假条后,知道我在作假,可拿我却没什么办法,谁叫他不相信我只相信假条呢,要弄张病假条还不容易吗?只能无奈地让我休息。

当看到其他战友都在地里忙活,我却躺在床上休息,心里很不安,感到自己的良心过意不去,可事情已经这样,只能躺在床上装病休息。后来由于工作量大,一时难以完成任务,团里又将步兵九连、十连、机炮连和特务连给我们派来增援,于是生产基地的兵又全部解放出来,看着连队的战友和老乡在地里辛苦地翻地,我和其他战友只能偷偷在躲在宿舍里休息。

当虎不知从什么地方得来的消息,说阿拉山口口岸开关,对外开始开放,有许多哈萨克的人和中国人来搞边贸交易,想和我一起去看看。想到自己反正正在休病假,主任也不会过问,只要虎敢去,我也就无所谓。于是便和虎一起,带上我的表妹还有她带的一个妹妹,一大清早坐上车,来到阿拉山口,当时我的“表妹”还没有看到过火车,我和虎借了一个相机,去铁轨和火车前,留下了我们许多珍贵的相片。当我们进入边境互贸的大厅时,才发现来交易的人并不多,于是我们和表妹分开欣赏,去看自己喜欢的东西。在那里,我有幸从一个曾经参加过珍宝岛之战的哈萨克老兵那里,用自己的武装带换了一条前苏联的武装带!(有兴趣的网友可以看我曾经发过的帖子:[原创]前苏联参加过珍宝岛之战老兵眼中的中国军队http://bbs.tiexue.net/post_5025803_1.html)感觉这次阿拉山口之行,没有白来。让我收获了一条老毛子的腰带!把虎给羡慕得直流口水,当晚回到博乐,和江林、大军讲了后,都很羡慕。回到博乐后,立即去冲洗相片,只可惜,虎借的相机不给力,当我们第二天去取相片时,告诉我们照的胶卷报废,一张好的相片都没有,让我们觉得很遗憾,可惜浪费了那样多的表情。

我在边防连时,无论训练多苦多累,哪怕就是体能训练得上厕所都要用手撑着两边才能蹲下去,也从来没有想过装病来躲避训练,即使有时人不舒服,也要强撑着去训练,不想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太大。没想到到了后勤生产基地,在快要退伍的时刻,居然还装了回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