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感谢反战组织邀请我。

在过去6个月我到利比亚两次.第一次是和平的使命,第二次我作为press电视的记者,我还为RT电视做了一些报道。我在的黎波里陷落后离开,在的黎波里可怕地一个星期的战斗中,我都在那里。

丹(一个独立分析家)详细地描述了为什么利比亚战争其实是非洲战争;不过我想补充说明 - 丹提到了北约如何以利比亚的十万士兵为目标,但那里其实还有数千的普通男女也成了北约的目标

有许许多多利比亚妇女从战争一开始就志愿保卫她们的国家,她们从政府处得到武装。然后在的黎波里激战的第一个星期,我亲眼看到了许多普通的男人女人拿 起武器(在过去6个月利学会使用)来保卫他们的国家。我将要作为一个记者,探讨媒体在战争中发挥的作用,在利比亚有一场难以置信的媒体战争

1、丹强烈暗示李彪政府和卡扎菲(专题)的罪行,他们媒体说在班加西有数千人将要被杀害,但他们没有给我们展示任何证据。

2、他们说6000人已经被政府杀害。人权组织已经正式双方一共大约250人死亡。

3、他们说利比亚政府从空中攻击他们自己的人民,但俄罗斯间谍告诉我们这根本不可能。

4、他们说政府在雇佣来自非洲各地的雇佣兵——却从来没有告诉我们证据。相反我们却看到视频,黑种利比亚人和其他黑人在北约控制的公共场所被处以私刑。反对派,很多用他们的手机拍下了过程,还有西方的特工在观看。

5、他们说卡扎菲(专题)被人民痛恨,但他们从来不告诉我们在7月1日,利比亚的六百万人中有170万人在绿色广场支持卡扎菲(专题),以及在suppa、班尼沃利德、苏尔特,遍布整个国家的表威人群在表达他们对领导人和政府的支持。

6、他们从来不告诉我们大众,如我所说的,普通的男人和女人,接受了政府提供的武器来保卫他们的家园,邻居和国家,来对抗那些企图奴役他们的人和帝国主义。

7、他们说他们只以卡扎菲的武装为目标,却无视我在8月初兹利坦一个传统小镇Marj亲眼所见,33个儿童,33个妇女,20个男人被埋葬。

8,、他们说在8月20日或21日的黎波里没有抵抗就陷落了,但是他们却不告诉我们在那个城市,短短的12小时之内,1300人被屠杀,还有900人受伤。

9、他们所得的黎波里没有抵抗就陷落,赛义夫已经被捕,卡扎菲阿齐齐亚兵营被反对派占领;但是赛义夫自己却在我辈困的酒店现身,并把记者们都带到外面,让他们自己去看。他们没有告诉我们在8月22日的晚上,数千人充满阿齐齐亚兵营和的黎波里的街道,挥着绿旗。

10、他们说的黎波里没有抵抗就陷落,但他们没有告诉大家在24小时之内,所有西方主流媒体的记者都看到了单单阿齐齐亚兵营被北约轰炸了足足63次。

11、他们没有告诉大家,聚集起来的人民是怎样保卫他们首都、对抗那些企图把国家带回殖民地傀儡伊德里斯国王时代的人,如何被导弹和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攻击。

12、他们没有告诉大家英勇的阿布萨利姆区人民——的黎波里最穷的地区、也是最支持卡扎菲的地区——抵抗了足足5天,直到8月24日北约把任何能动的东西都炸完了,成堆的尸体陈列在街上。

13、他们告诉大家,这个国家被解放了。但六周后反对派承认他们不能把大本营迁到首都。反对派承认——我认为是今天——他们没有能力占领班尼沃利德,苏尔特依然抵抗强烈。

14、所以,真相要么是媒体口中的“卡扎菲,大屠杀施行者,被人民如此痛恨,以至于他们哀求北约去轰炸他们自己的国家;被人民如此痛恨以至于首都没有 抵抗就沦陷了”,要么就是——“北约,大屠杀施行者,因为利比亚群众愿意与他们的领导共存亡,就把利比亚群众杀死,正如他们在的黎波里的所作所为”。

我们知道哪一种说法有海量的证据证实它。实际上,有如此多的证据,连保守党自己的喉舌-每日电讯报也无法掩饰——他们众多的报道显示,反对派缺乏卡扎菲所拥有的群众支持。

这星期出版的一篇文章报道了我在的黎波里期间所见所闻。一名苏尔特的居民susan fajan 说“我们生活在卡扎菲的民主之下,他不是独裁者——我生活在自由中。利比亚妇女完全有人权。不是说我们非要卡扎菲不可,但是我们希望保持过去的生活”

在同一篇文章中记述,80岁的Mabuka说,“在卡扎菲领导下生活很好,我们从不害怕。”。

再一次,这篇文章中,另一个老妇人说,“他们在杀害我们的孩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之前生活不错”还有一个说“每个人都爱卡扎菲,我们爱她因为我们爱利比亚。现在反对派占领了,我们可能不得不接受这事。但卡扎菲将一直在我们心中”

半岛电视台华丽的转身,从一个批评入侵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帝国主义战争的媒体,变成了公开支持针对利比亚、叙利亚,甚至拉美左翼国家入侵的工 具。这恐怕是我一辈子中见过最厉害的宣传诡计,指派他们利用在西方忠实的阿拉伯观众的支持,因为这些人的声音获得了特别关注。时髦的所谓“阿拉伯之春”, 是一个重要的步骤,目的让所有西国家的进步群体参与对卡扎菲的定罪。反过来,恰恰是这些群体应该提升对不那么“流行”的利比亚绿色革命的关注,并从中获取 认识。

现在水落石出了,半岛台的主管General Wadah Kanfar在维基解密(专题)电文曝光他一直接受CIA的命令后已经辞职;他被卡塔尔王室的成员取代,而这个人却深度参与了利比亚战争,对抗那些本该是阿拉伯兄弟姐妹的利比亚人。

但是尽管半岛电视台的目的已经明确了,它仍然靠同样的把戏——那些故事,说南方主权国家最大的悲剧是缺乏西方式民主(毫无疑问已经在西方失败了)——扣紧了西方观众名为“自由”的心弦。

半岛台的利益所在,通过拥护这种意识形态而表现得非常明显。卡塔尔有美国在中东最大的军事基地,他们当然是亲密的朋友。

离开了我一直被困了5天的Rixos酒店的那天,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糟糕最离奇的一天,这是个坏日子。这个曾经充满生机的的城市温暖地欢迎过我,现在却变了,(沉默)它成了一片废墟,任何方向都可以看到枪支和重武器,许多人已经藏起来,被杀死,其他的数千人已经逃离。

我认识的那些留下来的人,也是曾经帮助过我了解利比亚和卡扎菲光荣历史的人,无疑都陷入严重的痛苦和彻底的打击中。

利比亚曾经达到丹所说的那个水平:拥有非洲最好的生活水平,最高识字率,全部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妇女有较高的社会地位;黑人还获得了在整个北非和中东地区中最高的公平地位。这40年革命的成就已经彻底被颠覆了。但为什么呢?

一年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以及日趋严重的帝国主义国家经济危机之后,似乎西方世界还要发动一场昂贵而尴尬的战争只有很遥远的可能性。看起来西方霸权正在快速走向灭亡。

但是当卡扎菲亲密朋友查韦斯在他最近递交联合国大会的信中说:“现在又一个非常严重的对世界和平的威胁”,“新一轮的殖民战争,带着重新激活资本主义全球体系的邪恶目的,从利比亚开始了”他知道,对付利比亚和现在对付叙利亚的模式,将把他的国家作为新一轮的目标。

在缺乏有力的反帝国主义媒体、无法挑战且取代帝国主义全球媒体的情况下。所有进步的人们都肩负着责任,要去维护像利比亚和叙利亚这样西方眼中钉似的南方国家的主权。否则他们将一个接一个被攻占,给帝国主义垂死之火补充燃料。

我带着的敬意感谢英勇的绿色利比亚人民的抵抗,他们通过他们的能力对抗着世界最强大的军事机器,不断让世界感到惊讶。就像卡扎菲说的,他们不仅仅是在保卫利比亚,还有叙利亚、伊朗、阿尔及利亚、非洲大陆和整个南方世界。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