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源:天涯社区

搬完最后一块砖,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工地上稀稀拉拉的还有几个人。我收拾好自己的工具,回到了板房。心里有些忧郁,就想去找个地方腐败一下,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口。我对着镜子换好我高贵的杰克琼斯外套,登上阿迪王的鞋子,优雅的甩了甩我飘逸的长发,走向工地50米外的大排档。

我坐在最角落的一张桌子前,老板娘笑容可掬的走向我,我低低的说道:“四瓶青啤,一盘土豆丝,要五厂的。”一会酒菜就上来了,我默默的全部打开,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喝酒。

电视里正在播放卡扎菲之死的画面,一代枭雄就此陨落,我不禁感叹道:甘撒热血写春秋。小时候看样板戏,我就记得这么一句了。

这时候邻座一个男人突然转身看着我,目光如此的犀利。呆呆的望着我,缓缓地吐出几个字:一曲忠诚的赞歌。我看了看他,不认识,但是从他布满老茧的双手与头发上的水泥来看,应该是我的同行。

他转过身坐在我的对面问道:“谁你来跟我接头的?”

我懵了,喃喃的说:“没,没有人。”

他长出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我暴漏了,没有就好”

这极大的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感觉这个人是如此的奇怪。我问道:“你是地下工作者吗:”

“对不起,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你其实不应该知道这些的。”他说

空气在此时沉默了。

我把最后一瓶酒一仰脖全都灌了下去,站起身就要离开。

突然他说话了:“知道沙县小吃吗?”

“知道,是总参第六局的情报机构。”

“我们也是。”

“你们?你们也是总参第六局的?”

“那倒不是,他们主要是负责国内的维稳,我们负责国际消息的打探,隶属于总参三局.”

他有意无意的伸展了一下他的工作服,硕大的字样:中铁二局。

“卡扎菲死了!”

“我知道,刚刚电视里就在播放那个画面。”

“是我们泄露的他的行踪。”

“什么?这怎么可能,你们不是建设铁路的吗?你们出卖卡扎菲有什么好处吗:”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用他的手重重的在桌子上敲了一下,:我们的组织有着光荣的历史,从开始负责国内的维稳,到逐渐走上国际舞台,我们是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不断发扬壮大的。坦赞铁路就是我们走向世界的起点。”

我愣住了。

他又接着说:“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同志们在组织的领导下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上,忍受着当地恶劣的条件,为祖国与人民获取有用的情报,很多同志都因此牺牲了。湄公河上的惨案知道吧,其实那些同志隶属于云南总站交通部的,他们冒着生命的危险想去查清楚泰国人造人妖的技术手段,来使国内技术得到提高,从而解决我们国内光棍太多找不到媳妇的矛盾。”

他眼中有了泪光:“可是国内一小撮的反动分子竟然污蔑我们的同志是贩毒分子,是江匪!这太让我们的同志们伤心了”

那你们为什么出卖卡扎菲,我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抛出了我非常关心的这个问题。

“你知道吧,我们在沙特的轻轨项目对外号称亏损了几十个亿。”

我很久之前就看过这个报道,于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完全是卡扎菲一手造成的,这个项目本来是卡扎菲牵线沙特,以此来让我们打入沙特王国的。可是三方谈妥之后,卡扎菲竟然把所有的款项都私吞了。上面很震怒,真的很震怒。****同志,噢,对不起我只能这样称呼我们的领导,你懂得。****同志立即跟傻客气通了电话,毕竟利比亚以前是他的势力范围,出了事情当然要他负责。”

“可是,利比亚不是早就独立了吗”我很疑惑。

“你真的太年轻了,独立就是个名分,懂么,名分,其实大国的势力范围从来都没有变动过。” 他喝了一口水,“傻客气不敢得罪中国,你知道的,如果失去了中国富二代的银子,他们的经济就会衰退30年。于是就轰炸了利比亚。”

“就在前天,我们潜伏在当地的同志,通过技术手段定位了卡扎菲的位置,然后通知了反动派武装分子。其实,他们到之前就被我们行动队的同志们把卡扎菲处决了,我们交出的仅仅是他们的尸体。”

“血债定要血来还!!!”他的眼睛冒出了一团的火焰。。。。

“中央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温州动车事故,其实就是为了处决某一个走私大亨,所有的现场都是假象,死的人只有一个,其他外围的演员都是我们的同志。知道王勇平么?那是我们二支队的政委。”

我感觉自己像在听天书。

“吉林铁路事件,什么骗子承包,厨子施工。 都是我们的同志,我们都是为了迷惑美帝国主义所作的假象啊!那个厨子其实是同济土木系毕业的,施工质量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他掏出一个小本子,“你看看,我们都是民工的身份,但是我们的同志们才是祖国的精英啊。

那是一个毕业证,清华大学的。

他苦笑着,“我们的同志们为了祖国,付出了太多了。可是却没有办法接受鲜花与掌声。。。。”

这时,街上驶来一辆城管执法车,呼啸而过,奇怪的是车厢里竟然没有小商贩的板凳桌椅。

这时候,他默默的起身说道:组织发信号了,有新的任务了,再见!

留下一脸惊愕的我凌乱在风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