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驻利大使:卡扎菲并非疯子

提起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不少人马上会想到骆驼、帐篷、女保镖,还有他的种种惊人之举。这难道能代表真实的、全部的卡扎菲吗?笔者在担任驻利比亚大使期间,曾多次与卡扎菲单独会面,并与他成为朋友。说到底,卡扎菲并不是个疯子,而是一个个性独特、不甘寂寞的理想者。

特立独行拒绝官职头衔

1989年夏,笔者出任驻利比亚大使。在途中,我们就感受到了卡扎菲鲜明的个性。当时,我们从巴黎转乘利比亚国际航班。那是一架改装了座位的波音737,没有头等舱、公务舱和经济舱之分,全是一样的座位。据说这是为了体现“大阿拉伯利比亚社会民众国”一律平等的制度。在飞行过程中,利比亚空姐递给我们入境登记卡,但上面只有阿拉伯文,没有英文或其他国际通用文字。原来,这是卡扎菲在利比亚进行“文化”期间,强调阿拉伯化、取缔西方文化的一种体现。

到达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不久,利比亚“对外联络和国际合作办事处”(我们简称其为“外联办”,即外交部)礼宾司很快通知使馆,安排中国大使递交国书。

按照国际法和外交惯例,大使递交的国书是派遣国国家元首致接受国国家元首的信件,因此,应由接受国国家元首接受。而利比亚却由外联办人民委员会秘书(即外交部长)接受外国大使递交的国书,显然不符合外交惯例。

据说,这与卡扎菲在利比亚的特殊地位有关。因为卡扎菲一再声称,他既非国家元首,又非行政首脑,只是“9 1 领导人”(1969年9月1日,年仅27岁的卡扎菲率领一群年轻军官推翻了伊德利思王朝,成为利比亚国家领袖)。

多处帐篷密会中国大使

卡扎菲一般不单独接见外国大使,但却多次单独接见笔者,这引起了所有驻利比亚使团的瞩目。利比亚外长蒙德赛尔曾私下对笔者说,这是卡扎菲给中国大使的“特殊荣誉”。

这种接见很有意思。每次都是利比亚礼宾司临时通知有会见,但不说是什么事和谁要见笔者,只是催促笔者带一名阿拉伯语译员尽快到礼宾司,换上他们的车直接到会见地或上飞机。有时上了飞机,笔者才知道要与卡扎菲见面,但陪同人员仍不说飞往何地。

卡扎菲单独会见笔者,有时是在的黎波里市的“阿齐齐亚门”(也称卡扎菲兵营)的帐篷里或办公室里;有时是在的黎波里以东约600公里的锡尔特海湾边的一个帐篷里;有时是在距的黎波里1100公里远的班加西市郊外的帐篷里。

卡扎菲每次接见笔者时,都显得很有礼貌,微笑着迎送,没有傲气。他极少打断客人的讲话。从他的谈吐中,笔者能看出他很有思想,对国际上发生的大事都很了解。而且他的讲话颇有煽动性,常用特有的方式和语气表达他对事物的看法;有时还很生动,带点幽默,这与他在大型集会上声嘶力竭、挥舞拳头抨击美帝国和以色列犹太复国的举动判若两人。

生活简朴不好烟酒女色

西方媒体还报道说,卡扎菲生活奢华,喜好女色。这与笔者所了解的情况也不符。卡扎菲是一名虔诚的***教徒,《古兰经》从不离身。他热爱祖国和阿拉伯民族,主张贫富均等。他本人生活比较简朴,不嗜烟酒,不好女色。

关于卡扎菲的传闻比较多的是他身边的女保镖。1989年,卡扎菲率团到南斯拉夫参加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当时,有记者抢拍到这样的镜头:两名贴身女保镖紧跟着卡扎菲走进会场时,被东道国保安人员拦住。这时一名女保镖当即把保安人员的手咬了一口,没等后者反应过来,两名女保镖就迅速进入会场,追上卡扎菲并紧随其后。

曾有媒体报道说她们都是卡扎菲的情人,其实不然。卡扎菲在女色方面很严谨。他非常重视妇女的地位和作用。他常说,之所以带着女保镖,把生命安全交给她们,说明信任她们。而这些女卫队队员也对领袖非常忠诚,富有献身精神,尽职尽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