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叙利亚热议“中国否决票”:未沦为利比亚第二

10月4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在表决中投否决票

观察人士指出,中国投票反对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草案,更多的是出于遵循《联合国宪章》精神以及不干涉内政原则,避免叙利亚重蹈利比亚的覆辙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拱振喜发自大马士革 10月12日,在大马士革新城中心广场——萨巴阿巴哈拉特广场(Sabe Bahrat),以及相连的五条大街,数十万叙利亚民众密密麻麻挤满了广场、街道的每一个空隙,他们群情激昂,高呼支持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口号。

令现场中国人感到惊讶的是,游行民众打出了“感谢中国与俄罗斯”的巨大横幅,青年男女、老人儿童拿着笔在地面上的一面巨大中国国旗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态度认真。他们之所以感谢中国,是因为在10月4日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中国投票否决了英法等国提出的有关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草案。

叙利亚民众爱憎分明。与此同时,他们表达了对英法等国家的愤怒,焚烧它们的国旗。

这些都只是整个叙利亚乱局当中的一面,乱局之下有着更为深刻复杂的内外因素。

“愿意前往中国表达感谢”

叙利亚著名影视演员法伊格·阿尔加苏西加入到了游行队伍,他对《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说:“我认为,今天来到这里的人们是为了表达他们的感受,表达他们对那些站在正义和真理一边,站在人民一边的中国、俄罗斯等国的深深感谢。”

哈桑·巴德尔丁告诉本报记者,这次支持政府的游行所传递的信息是,叙利亚人民拒绝针对叙安全与稳定的干涉政策。他说:“中俄在安理会使用否决权是支持叙利亚的改革。”

叙利亚反对派“叙利亚变革和解放人民阵线”领导人、统一叙利亚共产党人全国委员会书记格德里·贾米勒则说:“中俄在联合国安理会否决涉叙决议草案表明,国际环境开始朝着打破自1991年以来美国对全世界强加的单边霸权的方向发展,这预示一个新的世界将诞生。”

他说,叙利亚变革和解放人民阵线访问了莫斯科,向俄方表示感谢。“因为阻止外部干预是最好的保护平民的办法。因此,如果有机会,我们愿意前往中国,向中国人民和领导机构表示感谢”。他说:“我们愿意发展同中国的友好关系,我们意识到中国在世界上不仅在经济上,而且也在政治上发挥重要作用。”

叙利亚境内最大的反对派团体、叙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总协调员哈桑·阿卜杜-阿济姆对“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发表谈话表示,希望俄罗斯和中国继续反对为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提供便利的任何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同时呼吁重视叙利亚人民的要求。

中国公司收到极端分子威胁信

中国投出的反对票,不仅令欧美国家恼火,而且也得罪了叙利亚国内外的反政府势力。

据报道,在叙利亚个别城镇游行活动中,有人烧毁俄罗斯和中国国旗,抗议中国与俄罗斯支持巴沙尔现政权,甚至有一些武装人员袭击了俄罗斯驻叙利亚的公司,而在中国公司的一家营地,有人留下一封抗议信,信中要求中国人离开叙利亚。

叙利亚反政府势力在表达愤怒,但是他们可能没有认真分析4日当天联合国安理会的投票结果。安理会成员国中,除了中国与俄罗斯投了反对票,另外两个重要发展中国家印度和巴西都投了弃权票,四大发展中国家当中没有一个国家与欧美站在同一立场上。

中国的态度十分明确,认为对叙利亚施压并威胁使用制裁,不利于叙利亚局势走向缓和。安理会的有关行动应有助于缓解叙紧张局势。中国还呼吁叙利亚政府尽快落实有关改革承诺,叙利亚有关各方应迅速开启包容性政治进程,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

观察人士指出,中国投票反对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草案,并不能说明中国百分之百地支持叙政权,而只是出于遵循《联合国宪章》精神以及不干涉内政原则,避免叙利亚重蹈利比亚的覆辙。

目前,中国在叙利亚的中资企业有20多家,其中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以及中材建设等大型国有企业。由于叙利亚遭受美欧制裁,在叙利亚的外国石油公司70%的重油油井已经停止生产。

叙利亚担忧成“利比亚第二”

叙利亚显然不是利比亚,国际与国内背景远比利比亚复杂,乱局之中的叙利亚是否会滑向“利比亚结局”?现在的答案仍然是“NO”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拱振喜发自大马士革 发生在利比亚的战事接近尾声,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开始转向僵持着叙利亚局势。

10月15日,叙利亚反对派迈出了重大一步,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宣布成立“全国委员会”,目标是为了协调推翻叙利亚现政权。

而利比亚刚刚执政的全国过渡委员会立即宣布给予承认,成为首个承认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国家。

这些都加剧了叙利亚现政权对自身命运的担忧。10月4日欧美国家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草案,更被国际舆论认为是典型的“利比亚模式”——一旦叙利亚反对派势力达到相当程度,西方国家发动军事打击,帮助反对派推翻现政权。

但是,叙利亚显然不是利比亚,国际与国内背景远比利比亚复杂,乱局之中的叙利亚是否会滑向“利比亚结局”?现在的答案仍然是“NO”。尽管如此,但局势的不确定性增加。一些示威者拿起武器走向武装抗议,哗变的军人数量开始增多,而乱局新中心霍姆斯市则出现了滑向教派战争的危险迹象。

哗变军人数量逐渐增加

总统巴沙尔隶属什叶派分支阿拉维派,这一派的人口约占全国人口的13%。巴沙尔目前仍牢牢掌控着军队、安全部队和情报机构,并依托内部稳固的阿拉维派保持着对全国局势的掌控。此外,巴沙尔还获得逊尼派工商阶层以及占全国人口14%的信奉***的居民和德鲁兹人的支持。

但是,最近一个危险的动向是,脱离政府军的官兵呈上升趋势。驻扎在叙利亚中部霍姆斯省拉斯坦市的军人哗变,组成哈利德·本·瓦利德营,与该市拿起武器的抗议者共同控制该城10多天。叙利亚政府军9月27日对拉斯坦市大约1000名反政府武装人员采取军事行动,在250辆坦克和装甲车的支援下于30日进入拉斯坦市,10月1日控制了该市的局势。

另据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拉比亚”电视台9月29日报道,一个从叙利亚政府军分裂出来的“哈尔姆什营”发表声明说,该营实施了针对叙利亚安全部队的多次军事行动,打死了80名安全人员。此外,还有一些哗变官兵成立了“自由叙利亚军”。

至于哗变军官的数量,还未有确定的权威数字。哗变军官里亚德·艾斯阿德对媒体说:“大约1万名军人脱离政府军”。但也有叙利亚分析人士说,开小差的军人多则几百人,少则一百多人。

10月13日,《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随同叙利亚新闻部官员前往激战之后的拉斯坦市。霍姆斯省省长加桑·阿卜杜-阿勒告诉本报记者,拉斯坦市的武装分子烧毁一些公共设施,大部分电线杆被拆除用做路障,电话线路遭到破坏,一些街道还埋设了地雷。这对居民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

在回答拉斯坦市的哗变军人数量的问题时,他说:“大约有几十人,”武装分子中“还有少数外国人”。

三万军人辗转各城镇灭火

自4月25日叙利亚军队进入南部抗议活动中心德拉市以来,叙军动用2个师的兵力约3万人辗转各个动乱城镇。时至今日,霍姆斯省、哈马省、伊德利卜省和大马士革农村省等4个省份仍然不断爆发较大规模抗议活动,特别是叙利亚第三大城市霍姆斯市的局势持续恶化。

霍姆斯市居民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体,兼有阿拉维派穆斯林居民和信奉***的居民。尽管叙军进出霍姆斯市多次,但霍姆斯市仍然成为叙利亚当前的一个新的动乱中心。

据报道,霍姆斯市一些***激进分子打出“基督徒返回贝鲁特,阿拉维派穆斯林走进棺材”的口号。在一些市区居住的少量阿拉维派穆斯林家庭不得不做出搬迁的决定。否则,他们将面临全家被杀害的危险。在霍姆斯市,发生了多起某一教派劫持另一教派的人员并互相残杀的事件。一些阿拉伯媒体惊呼,霍姆斯市似乎已滑向教派战争的边缘。

叙利亚反对派几乎每逢周五都组织游行抗议活动。穆斯林在清真寺中午祷告后举行游行抗议活动似乎已成为惯例。10月7日是穆斯林的聚礼日。当天中午1时10分许,本报记者驱车来到大马士革老城区米丹大街哈桑清真寺附近,听到示威者的口号声接连不断。前面的路已被封了,记者停车后急忙步行前往哈桑清真寺。但是,当记者赶到这座清真寺附近时,却没有看到反政府游行队伍,只见几十名青年人在那里高呼“巴沙尔,我们愿为你献身”。

现场有位老者告诉记者,游行大约持续了5分钟,他们用手机拍照后便离去。随后支持政府的游行便开始了。

重蹈利比亚覆辙可能性甚微

叙利亚是否会步利比亚的后尘?

当地分析人士认为,通过先前的一系列针对反对派的军事行动,巴沙尔政权已控制全国局势,并开始掌握主导权。此外,因为叙利亚面临的内外环境与战争爆发时的利比亚明显不同,叙利亚重蹈利比亚覆辙的可能性甚微。

从外部环境看,美国等西方国家在短期和中期内对叙进行军事干预的可能性不大。一方面叙利亚是个贫油的国家,且没有真正拥有军事实力的反对派;另一方面对叙利亚动武,穆斯林兄弟会等逊尼派宗教势力可能主导国家,这显然是美国不想看到的。此外,受选举政治、财政拮据等国内因素和其他大国持不同立场等国际因素的制约,美国、法国等难以再贸然对叙利亚动武。

目前,叙利亚局势的发展已经表明,叙利亚冲突各方陷入僵局:一方面叙利亚领导机构无法通过武力的方式在短期内平息抗议活动;另一方面激进反对派高举“打倒政权”的口号,但它却不能实现这一口号。因为力量对比并没用向激进反对派一方倾斜。

观察人士认为,在当前的形势下,叙利亚冲突各方进行全面对话是解决当前危机的现实的办法。这需要冲突各方都作出让步。一方面叙利亚领导机构应当承诺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方面进行深入、全面的改革,而非形式上的改革;另一方面叙境内反对派应当考虑军队撤离动乱城镇可能导致教派冲突的危险,放弃军队撤离所有城镇的要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