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工作繁忙,许久没与老战友联系。日前和一留在新疆边防的战友通话。劈头就问我:“小林子出事了,知道不?”“那个小林子?””以前的连部通信员啊,留疆转干了。7.13事件没跑出来,人没了。”意外,太意外了。离开部队快8年了,大家都经历了不同的生活,却少有战友牺牲的。愤慨,震撼交集。今日得闲,写下些许文字,回忆当年的军营生活,也怀念我那些曾经一起摸爬滚打的战友。

2001年,我们部队受军委,兰州军区命令。奔赴喀什担任“西部01”反恐军事演习任务。演习场地选在离喀什市区百公里开外的一个废弃水泥厂,厂区置身于茫茫戈壁滩中,放眼望去,一片荒漠。我们到达演习目的地前半个月,工兵团的兄弟们已经在那里忙活。修路,搭桥,修简易楼房,他们用半个月的时间依托废水泥厂修建了一个用于演习的小县城。(我们演习的科目就是恐怖分子占领县城,我们在航空部队,装甲部队。炮兵部队的协同下攻如入城区,展开巷战,夺回县城。)

当我们到达任务地域,安营扎寨后,就立刻展开了演习推演。时值盛夏,在戈壁滩上,烈日从早上起床就伴随我们到晚上训练结束,火红的太阳就象在头顶挂着那么近,你能感受到的除了炽热就是就是针刺般的痛。很多战友掉皮,就跟那蛇换皮一样。

我们是步兵,每天做的就是在飞机火炮轰炸过后,跟随装甲车,步战车冲入县城,展开巷战。在等待飞机和火炮的过程中,我们就在预先的集结地挖好掩体,静静的趴着,让地表的高温烘烤我们的身体,我们的意志,还有我们的蛋蛋。(男同志都明白那种滋味滴)经常一趴就是几个钟头,迷彩服全让汗水湿透,和着戈壁上的盐碱土。干了后就画着一道道白黄相交的地图,白的是汗,黄的是土。

我们的生活用水是用水车在几十公里外的一个湖泊里拉回来的,每个班有两个50升的塑料桶盛水,够基本的洗淑和洗内裤袜子,没水洗衣服。洗澡是差不多半个月去野战简易浴室冲一下。很多战友的衣服都是干了汗湿,湿了再穿干,和着泥,结成硬硬的布壳。

连队每天出去训练,都会留下一个值日哨兵,负责看守营区和打扫卫生,还有个任务就是在部队训练回来前给每个人的盆里倒好洗淑的水(这是我们连长独家安排的,一是平均分水,二是大家一回来就可以洗好了吃饭,好好休息。)

我和排长的故事就发生在我当连值日的时候。那天我打扫完营区的卫生后,闲逛了下,没什么事做,就打算提前把战友们的水倒好,然后到炊事班去看看晚饭吃什么,全连近百人,百来个黄脸盆,整整齐齐的摆在各班的帐篷旁边,我提着50升的塑料桶挨个的给倒上小半盆水,当我埋头倒水到我们班(八班)庆幸马上就可以倒完时。突然一个人走过来,在一个盆前用手打着水往头上弄,动作很大,水花四射。埋头倒水的我以为是那个开小差的战友提前回来了,想也没想就来了句:“妈个*,劳资刚倒好你就来捣乱。”骂完继续埋头倒水,半天却没见有人回声。抬头一看,排长涨红着脸瞪着我。我一看不对劲,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就丢下水桶,拿着扫把装着去扫地,快快的溜走。背后传来排长的怒吼:“劳资用点水咋了?”

本文内容于 2011/10/23 15:53:16 被天马062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