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张10月20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播放的是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被俘时的手机视频截图。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2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卡扎菲当天在苏尔特身亡。

综合报道,当地时间10月20日,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该国前领导人卡扎菲已在当天执政当局武装攻占苏尔特的战斗中被抓获,随后因伤重不治身亡。关于他的死因,出现了几种说法。分析称,卡扎菲的身亡并不意味着利比亚就此“万事大吉”,相反,目前的执政当局面临的是更为严峻和复杂的挑战。

综合新华网、中国中央电视台以及外媒报道,关于卡扎菲的被捕和死因,出现了几种说法。

死因

说法一 伤重身亡

阿拉伯电视台报道,卡扎菲被捕后身受重伤,被送往医院的过程中死亡。利比亚过渡委官员也表示,当局士兵在卡扎菲头部、腹部及双腿中枪受伤后曾欲抢救,但卡扎菲仍因伤势过重死亡。

说法二 枪战被毙

利比亚过渡委首席谈判官阿卜杜拉肯希尔对英国广播公司表示,卡扎菲与利比亚执政当局武装发生交火,被过渡委士兵打死,北约军队没有参与这一过程。他说:“是利比亚人民和利比亚武装力量获得了荣誉。”

暴露

说法一 出逃遇袭

由于利比亚全国过渡委武装攻打苏尔特,卡扎菲在当地时间20日上午乘车突围。北约发现由五六辆车组成的突围车队,尽管不确定卡扎菲是否身在车队之中,仍然向车队发动了攻击。空袭炸死十多名卡扎菲支持者,卡扎菲也在空袭中被炸伤,两腿伤势非常严重,随即被利比亚过渡委的士兵抓住。一名军官称:“他的头部也被击中,许多人向他开火,他死了。”

说法二 部下出卖

利比亚执政当局武装新闻官优素福萨拉比说,一些被俘者透露了卡扎菲及其当政时期的情报部长及总参谋长等人的藏身地点,当局武装随即对这些地点展开搜索。

来自米苏拉塔的“猛虎部队”逮捕了卡扎菲,卡扎菲腿部中弹。

说法三 医院落网

外电称,受伤的卡扎菲进入一辆救护车准备逃离苏尔特,随后,北约战机攻击了卡扎菲的车队,卡扎菲护卫队队长当场死亡。

双腿重伤的卡扎菲被送到当地一家医院,之后,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搜寻小队在医院发现了卡扎菲,随即将其逮捕。

来自英国广播公司与英国《每日邮报》的消息说,当时,在苏尔特前线的利比亚执政当局指挥官表示,卡扎菲被活捉时藏在地洞里,曾高叫“不要开枪”。

卡扎菲身亡是必然结局?

内有民意对立,外有北约枪炮,再加上卡扎菲的倔脾气,“内外交困、死路一条”是卡扎菲已经确定的宿命,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分析指,随着战局的发展,利比亚交战双方力量悬殊进一步加大,卡扎菲被打死,可以说是“胳膊扭不过大腿”的必然结果。在利比亚全境的绝大多数地盘已被“过渡委”武装占领的情况下,卡扎菲支持者早已被逼入墙角,无路可退,加上北约持续空袭轰炸,忠卡势力被打败,是意料中的事情。

此外,由于利比亚的几个邻国,如尼日尔、阿尔及利亚等在利“过渡委”和西方国家施加强大压力的情况下,都已表示不接受卡扎菲本人到本国流亡,这就切断了卡扎菲的后路。除向“过渡委”投降、四处躲藏、以死相拼这三种方式之外,卡扎菲没有别的出路。

人们也许会问,卡扎菲为什么不选择投降?据新华网的报道,这可能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投降不符合卡扎菲的个人性格。事实上,卡扎菲一直心高气傲,从战争一开始他就宣称要战斗到底,直到最近还沉湎于扭转败局的幻想之中。但是,战场不相信口水,实力才是决定因素。二是投降也不一定给卡扎菲带来善终,在内战造成大量人员死亡的背景下,如果他选择投降,“全国过渡委员会”要么在国内审讯他,要么把他送到国际法庭。无论在哪儿受审,他可能都是凶多吉少。

卡扎菲生前也多次通过电视讲话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否认逃往邻国接受庇护,并数次强调自己会在利比亚这片生育他的土地上战斗到底,以死“殉道”。

国际表态

呼吁当局保持克制 不要报复

在卡扎菲42年的政权倒台后,国际社会纷纷对此发表看法。从今年3月底开始就一直对利比亚进行大规模军事干预行动的北约表示,将与联合国及利比亚执政当局“全国过渡委员会”(以下简称“过渡委”协调,不久后结束北约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

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要求利“过渡委”,不要对亲卡达菲的人进行报复,在处理效忠卡达菲的部队时要“保持克制”。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0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表示,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的死亡是利比亚的历史转折点,利比亚国家还面临多重困难与挑战,利比亚人民必须从此团结一致建设一个新国家。

潘基文指出,世界必须现在就意识到,摆在利比亚及其人民面前的道路仍然非常困难,并且充满挑战。他指出,利比亚只有通过民族团结与和解才能实现美好的未来。所有各方的战斗人员都必须和平放下武器。这是恢复与重建的时刻,是发扬慷慨精神的时刻,而不是报复的时刻。

翻开“新篇章” 建设“新国家”

美国总统奥巴马20日表态称,卡扎菲之死标志着利比亚人民将翻开历史的新篇章。

奥巴马发表声明说,长达40年的卡扎菲“铁腕”统治结束,利比亚人现在肩负着建设一个民主国家的重任。他说,卡扎菲之死终结了利比亚人长期的痛苦,利比亚人有机会建立“民主、宽容的国家”。

奥巴马还说,美国盼望利比亚执政当局正式宣布全国解放。

英国首相卡梅伦发表评论说,这是纪念所有卡扎菲暴政下牺牲者的一天,利比亚人民现在有更多机会建设自己未来民主的国家。

卡梅伦还称,他为英国在带来这一结果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感到骄傲,并向解放自己国家的勇敢的利比亚人民致敬,“我今天想说,我们将会帮助他们,与他们一起工作。”

法国总统萨科齐表示,利比亚由此正式开启和平进程。法国外交部长朱佩也对“在利比亚42年的暴政被终结”表示欢迎,并称法国为帮助利比亚获得自由感到“骄傲”。

在利比亚持续了7个多月的冲突中,英法两国主导了北约部队打击卡扎菲武装的行动。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利比亚有一个和平的新开始。利比亚的前殖民统治者意大利也在当天做出表态。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宣布,“利比亚战争结束”。

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20日称,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之死“代表专制统治时代的结束”。

范龙佩在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索的联合声明中还说,卡扎菲被袭身亡的消息意味着利比亚人民已经结束了遭受了太久的压抑。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表示,期待利比亚各政治派系和部族能就未来权力安排达成共识。

非洲联盟(非盟)20日呼吁利比亚执政当局接替原政权在非盟的席位。

非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专员拉马姆拉当天在亚的斯亚贝巴对媒体说,从今天起,利比亚可以恢复其在非盟及其下辖各个机构的活动,非盟邀请利比亚执政当局接替卡扎菲政权的席位。

非盟于今年8月26日取消了利比亚的成员国资格,并对利比亚实行制裁。

世界各地网友看法

许多国家的网友在英国广播公司(BBC)不同语言的论坛上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叫好

一批网友为卡扎菲之死叫好。

突尼斯网友“Radadi”在BBC国际部英文Facebook上留言说:终于可以庆贺了。……现在是重建国家的时候了。

越南语网友Hoang Xuan Don在BBC越南语论坛上说:利比亚人民抛头颅洒热血取得了他们的胜利。

伊朗西部的BBC波斯语网友Kian说:这是一个独裁者的下场,其它独裁者的日子可数了。

质疑

也有不少各国网友对这一结果表示不同意见。

署名“观望”的北京网友说:一个历史人物就这样死去了。他给后人留下的是什么呢?西方国家得到了自己应该得到的结果。利比亚人民真的就解放了吗?我们拭目以待。

BBC巴西语的网友Rauedis留言说:我不认为一个人的死亡能让利比亚所有人生活得更好。

另一名巴西语网友Oliveira说:连纳粹都受到审判,应该将卡扎菲抓捕,按法律审判。

反对

一些网友对卡扎菲之死表示反对。

BBC俄语网站的网友耶戈尔说:卡扎菲是个英雄。他是个烈士。他是(利比亚)民族的父亲,不论生死,他都是为独立而战的象征。

在英国纽波特的网友Niki说:(卡扎菲)这位利比亚领导人在北约的帮助下被打死了。他是能控制自己国家局势的唯一一人。现在利比亚的资产将被瓜分,利比亚人民将陷入赤贫。

网友Aminullah在BBC波斯语网页上留言说:利比亚的未来将处于美欧国家的控制和殖民之下。

利比亚并未“万事大吉” 当局面临严峻挑战

在利比亚“过渡委”宣布占领卡扎菲家乡苏尔特以及卡扎菲已死的消息后,“过渡委”委员阿卜杜·拉希姆20日在的黎波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利执政当局将于本月22日在班加西宣布利比亚全国解放。随后,“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将到的黎波里来。

利“过渡委”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说,在利比亚全国解放后,执政当局将开始讨论组建过渡政府问题。

贾布里勒说:“利比亚人民应该认识到,现在是塑造一个新利比亚的时候了,一个团结的利比亚:同一个民族,同一个未来。”

贾布里勒呼吁阿尔及利亚政府将已逃亡至该国的卡扎菲家人交给利比亚执政当局,同时将卡扎菲家人带往国外的财产归还给利比亚人民。

分析人士认为,卡扎菲丧生必将对利比亚局势的未来发展以及国际社会与利比亚的关系产生实质性影响。然而,对利比亚执政当局和国际社会来说,卡扎菲身亡并不意味着利比亚已经“万事大吉”,相反,种种复杂而又严峻的挑战已经摆在有关各方,特别是利比亚执政当局的面前。

有专家分析指出,卡扎菲身亡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对利比亚的国内局势并无实质影响。尽管号称“非洲万王之王”的卡扎菲时代己经终结,但是仍不能忽视面临的挑战,因为“未来还将处理卡扎菲核心集团的其它成员”。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东问题专家王联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卡扎菲在利比亚早已经不像以往那样有影响力了,卡扎菲身亡不会对利比亚目前形势产生太大影响。”

王联认为,目前,利比亚国内支持卡扎菲的势力依然活跃,他们不会因为卡扎菲身亡而改变立场,卡扎菲身亡也有可能激化矛盾,不久后即将面临重建的利比亚仍然会面临着暴力冲突、社会不稳定的威胁。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沈骥如教授分析,战争结束后,利比亚新政府建设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如何结束近半年以来的这一乱局。由于利比亚反对派成色非常复杂,如果不能拧成“一股绳”,可能陷入内耗甚至争斗。他们中有追求民主自由的,也有伊斯兰激进力量,有旧王族的遗老遗少,甚至还有卡扎菲的旧部和叛将,如何协调各方利益,避免冲突和争端,将需要当局成熟、平衡的执政技巧。

从国家层面而言,利比亚是一个顶着国家帽子的“部落集合体”,西部和东部诸多部落不合早已不是秘密,如果对今后的利益分配不满,各部落就有可能各自为政,甚至在战事结束后继续内斗不休。而之前,部落出身的卡扎菲是一个主张部族社会自然公平的首脑,他与一些部落建立的密切关系,甚至在东躲西藏的过程中也有所收益,得到部落武装的保护。

在成立新政府后,利比亚执政当局面临的第二阶段任务是能否实现首都的黎波里非军事化,并迅速恢复秩序和民生。在这场持续数月的内战中,利比亚包括士兵和平民在内的大量人员伤亡,输油管线、城市建筑等基础设施元气大伤。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沈骥如教授认为,包括欧洲在内的国际社会将会提供人道援助,但如果利比亚国内局势持久分裂动荡,外界物质援助收效甚微。稳定尚且成问题,引导利比亚这样一个部族社会走上民主、法治的新轨道更需要长远的观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