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45)

作者:松山生人

文章前面的说明:第一篇文章发表后,有的战友发问了,针对战友们的一些疑问,现对“两岁连队两岁兵”作个解释,我定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在1979年2月打仗时,我们77年度兵已经二年多一点,从当兵入伍起,按习惯的岁数来算,已经满两周岁,但还算两岁。我们一营指挥连是1977年6月成立的,到打仗时计算是一年过8个月,可算为两虚岁,所以,我的文章定名为《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就是这样想法定出来的。

文章前面的启示:为了方便战友们、好友们、读者们查找和阅读我写作的《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至(44)篇章,请进入我的“松山生人”个人中心阅读。如果没有注册铁血军事网的战友们、好友们、读者们就可在百度输入“松山生人”搜索一下,即可找到,点击“松山生人个人中心——铁血网”,就可进入我的个人中心,点击“更多”就可打开页面,我个人中心共有7页,点击第4页,就可找到《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等篇章;同时可查找和阅读《炮兵第1师南疆反击战纪实》(1)序言;(2)第1章:南疆风云变化;以后篇章可按顺序点击选择文章阅读。下面继续讲述故事(45):

第45章:两岁兵找到意中人

自从两岁兵的我初谈恋爱失败后,亲朋好友对两岁兵的我更加关心,多方留意寻找适合的对象。1982年7月,同乡两岁兵黎小建战友的爱人,我同届的同学阿娜和他家人的介绍,通过几封书信往来,认识了当时在差干供销社工作的一位青年女子,这个青年女子,名叫阿萍。

1982年9月23日,两岁兵的我开始第三次探亲休假。我从翁城乘车到兴宁,然后由兴宁乘车到平远,于24日中午十二点多钟,回到了家乡平远县城大柘镇。到大柘镇后,我先去阿娜同学住家,把战友阿建叫我带回的东西交给阿娜同学,完成这项任务后,我想坐一会就走,阿娜同学留我在她家吃午饭,她热情的接待并介绍了阿萍的情况,使我非常感激,深表谢意!中午二点多钟,阿娜打电话给阿萍,并告诉阿萍说:“阿生回来了,想上去见你等情况。”我也和阿萍讲了电话,当时的心情是激动的,我们商量了见面的时间、地点。电话机里都是客语相迎,笑声相送。此时,我感到心里比较高兴。当天下午,我回家,在家里住了一个晚上。在家时,我将阿娜同学介绍认识阿萍的情况告诉了父母亲及家人,大家听后,非常高兴。

25日上午,我从大柘乘车上仁居,到仁居后,直接到战友阿建家,见到了战友阿建的父母,我先向老人家汇报阿建战友在部队的近况,老人家听后极为高兴。我第二次休探亲假时,曾经到过战友阿建家,这次重到贵地,又受到热情接待,非常感谢!下午,战友阿建的母亲陈阿姨带我下差干,与阿萍会面。阿萍的母亲罗阿姨,老家是兴宁县附城人,当时年龄四十多岁,相貌美但着装朴素。这次是罗阿姨为主事人,陪同的还有阿萍的大妹阿红,她们对我问长问短,我一一回答。当时阿萍又热情接待,又有点怕羞,不多说话,说话之时都带着笑意,给人可爱的感觉。从她的眼神里,笑语中,包含着她内心的情怀,我看得出,她是对我有好感的。前两个月双方虽然通了几封信,但还未见面,仍然素不相识。今天第一次见面,第一次相识,我认为阿萍各方面的情况,同介绍人讲的,互相通信了解的情况相似。这就证实了我未探家前,在部队作出的分析和判断是正确,也证实了我们两人对恋爱婚姻是真诚的。我对她的信任,她对我的信任,促成了我们两人爱情的发展。

经过26日上午、中午我与阿萍母亲罗阿姨商谈,下午她母亲返回仁居,可能是将情况告阿萍的父亲和家里人。当天下午和晚上,我再与阿萍商谈,双方均已同意确定恋爱关系,并且互相表明了态度,不能许新厌旧,见异思迁,无特殊情况,不能变心。但是她的父亲未见我,对我不知还有什么意见,现在虽然恋爱自由,婚姻自主,但是征求父母意见还是必要的,因此,当时我心里还是有点忧虑的。尽管怎么样,我认为关键是阿萍本人,只要她同意、满意,对我有感情就好办了。

27日中午,阿萍接到她妈的电话,(当时单位只有一部电话)接完电话后,回来告诉我说:她妈要我下午先回仁居,她在仁居车站等我。我只好改变直下县城的原计划,服从“命令”了。阿萍想得很周到,去帮我买好了车票,送我上车,一同来送我上车的还有她大妹阿红和她的几个要好的朋友。

到仁居时,罗阿姨早在车站等候着,张望着,一见到我乘车到了,极为高兴。罗阿姨马上带我去她家,我想买点东西去拜见罗叔叔,可罗阿姨制止了我的行动,她说不要买东西,买了东西去罗叔叔会不高兴的。结果我“空手”跟着罗阿姨去她家,到她家后,见到罗叔叔,我叫了一声:罗叔叔。罗叔叔的老家也是兴宁县附城的,当时年龄四十多岁,穿着很朴素。他是五十年代的老兵,原来是空军地勤部队谋基地的,他的文化比较高,原在部队当过文化教员,一九六三年转业到平远县基层供销社工作。罗叔叔喜欢当兵的人,因此见到我后,也很高兴,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座谈和了解,看来他对我是满意的,对我没有什么意见了。这时我的心情就比较安定了,因为到这个时候,男女双方和女方的父母和家人都已经同意了,我也比较定心了。可是她们为了征求我父母的意见,罗阿姨说:“过了几天后,带你妈上来看一看,看有什么意见,如果说没有意见,以后就你和阿萍两人去商量着办就行了。”停了一会,她又接着说:“双方无意见,关系定下来,你归队后就向组织汇报,组织同意,手续办完,才好结婚。”当天晚上,我在罗叔叔家住了一个晚上。

阿萍家当时的大概情况是:当时全家七人,父母和四个弟妹,阿萍是老大,第二是阿红妹,第三是阿文弟,第四是阿榆妹,第五是阿雄弟。罗叔叔在仁居供销社工作,当时已病退,罗阿姨是城镇居民,无工作,家庭生活全靠罗叔叔的工资。阿萍当时的工资收入很低,有时给家里补贴一点,阿红妹读完初中后,当时在仁居、差干等地做一些临时工,还有二个弟弟一个妹妹当时在学校读书,当时家庭生活是比较艰苦。

28日上午,我从仁居乘车下大柘回家,到家后将上仁居、差干商谈的有关情况讲给父母及家人听,家人听后,感到很高兴。

30日上午,我和母亲乘车上仁居去见阿萍的父母,双方父母见面、座谈后,没有什么意见。下午我和母亲从仁居乘车到差干去见阿萍,我母亲见到阿萍后,由于阿萍性情温和,态度和蔼,待人热情,生活朴素,工作认真、勤奋,对老人敬重,身材适合,因此,得到了我母亲对她的好感。不足方面,我母亲说了一句:“她的相貌不够理想,家庭条件比较差一些。”不过这些是次要的,我母亲也是这样认为的。俗话说:“金无赤足,人无完人”嘛!十全十美的人是没有的,我认为只要女子忠诚老实,性情态度和蔼,勤劳朴素,热情礼貌待人,工作认真负责,表现好,身体好,具有相当的文化程度等,有这些优点就理想了,相貌大众化,家庭条件没有多太关系,这就是我理想的对象了,象阿萍这样好的姑娘,正是我想象中的意中人了。于是,我和阿萍确定了恋爱关系。

在这个假期中,我在老家的大柘田兴松山下和仁居圩、差干圩三个地方跑来跑去,但多数时间在差干与阿萍座谈,加深相互之间的了解,增进友谊和感情,交流思想和认识。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俩人互相尊敬,互相勉励,相互体谅,她对我更是体贴入微,关心倍致。

10月7日我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上午我乘差干班车,来到了差干供销社,与我的意中人阿萍第三次相会了。这次的相会比前两次有其相同之处,同时也有一定的进展。她始终热情、温柔、和蔼,更增加了我对她的爱慕之情,更坚定了我决心和她结成人生伴侣的信心和勇气。在谈话中,解开了我前几天心中的疑虑,使我更加放心了。我相信我们的结合不是一般的*结合,于是心与心的结合。可以正确预料,我们的结合将是如意的,未来的生活将是幸福的。

10月9日我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夜是那样的肃静,星光是那样的灿烂。山区的小圩镇,除了有几部收录机发出柔和的曲子,和几个地方打扑克的青年人在吵闹以外,就听不到其它热闹的声音了。我们的住处,除了几间屋里几个人在闲谈说笑以外,也无别的热闹声。此刻,我和阿萍二姐妹在她房中座谈,我们三人如同亲生兄弟姐妹一样,毫无拘束,有时说正事,有时说笑话,气氛热烈,笑声阵阵。我也不同初来时那样拘束了,因为我现在是阿萍的正式的恋人了。

一段时间以来的接触中,我们俩人互相尊敬,互相勉励,相互体谅,她对我更是体贴入微,关心倍致。每餐吃饭,她总是担心我会因客气而吃不饱;她每天上午七点半上班,直至下午五点半才下班,在工作繁忙的情况下,每天还把我的衣服拿去洗得干干净净,晒干后又及时收回来;还经常抽时间亲自煮饭炒菜,等饭菜准备好了,才叫我去吃饭,总是担心怕我去干那些活而影响我的学习和思考。每当我看书、写日记或写信的时候,她从不打扰我,就是要进房间里拿东西出去用,总是轻手轻脚的,担心会惊动了我。每当夜晚山区的天气较冷时,她总是问寒问暧,担心因居住条件一时适应不了,怕我着凉感冒。每当谈论之时,她总是温和慊逊,热情而又含蓄的。我从这些日常生活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可以看出,她确实是爱我的,而且是爱得那样热切,那样深沉。在她的心目中,早已把我当作她的心上人了,她虽然从来没有在语言中向我表达过“我爱你”,但她在实际行动中,在日常生活中,在她的心目中、眼神里早已表达出来了,而且表达得那样的真,那样的深。想到这些我的心情激动得难于控制了,我真想热烈地把她拥抱在怀里,这一念头在我的脑子里一次一次地闪动着,一次次指挥着我的手、身体,但终于理智控制住了感情的冲动,因此,我还没有拥抱过她一次。阿萍啊,您能否知道我的心跳得这样激动!感情冲动得这样的剧烈吗?您不会即怪我是一个“冷血动物”吧!我虽然没有贴着您的胸堂,但我同样可以听得出您的心声,看得出您埋藏在心底的感情。我也相信,您早已听出了我的心声,看出了我激动的情怀。

10月17日下午,我和阿萍一同上仁居再去见她的父母和家人,并在仁居刘家祠住了两天,10月19日上午,我告别了阿萍和她的父母与家人,然后乘车下大柘回家,10月20日,我告别全家人,乘车返回部队。

1982年10月以后,我们连队组织干部战士学习和贯彻落实党的十二大精神。因为1982年9月1日至11日,党中央在北京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党的十二大会议期间及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上级党委要求各连队利用晚上时间,组织全体干部战士收看电视新闻节目,收看关于十二大会议的专题节目,收看后分组讨论,使全体干部战士加深理解十二大会议的精神,做到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

十二大会议结束后,各种报刊大量报导了十二大会议的文件,例如:大会审议通过的中央委员会工作报告,审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等等。因此,这一段时间,部队组织干部战士认真学习党中央的工作报告、新党章等十二大会议文件,贯彻落实党的十二大会议精神,从而指导部队搞好训练和工作,加强部队各方面的建设。

1982年10月下旬我归队以后,我和阿萍书信往来,大约一个星或十天互通一封信,在信中表达双方的爱慕之情。归队一个月以后,我将找对象、谈恋爱的情况向组织作了汇报。当时我向干部股长汇报说:阿萍现年二十二周岁,未婚,身高约一米五二,身体健康,相貌一般,高中毕业,一九八0年参加工作,是平远县差干供销社的正式职工,现在供销社的副食品门市工作。她家共有七人,父母亲年龄四十多岁,还有二个弟弟和二个妹妹。听我汇报完后,干部股长鼓励我说:“你要多与女方通信,多联系,多了解,组织上会尽快去涵调查。”过了一段时间,组织去涵调查了解女方的情况,回涵后,经组织研究,同意了我和阿萍的恋爱婚姻关系。在这期间,我也写信给阿萍的父母,告诉他们我向组织汇报了我和阿萍的恋爱婚姻情况,同时征求他们还有什么意见,如果没有什么意见了,我和阿萍的婚事就定下来,等待组织上批准后,我和阿萍就结婚。

1982年底老兵退伍后,至1983年初,我们连队任命了正、副班长,调整了各班炮车司机和战士骨干。依据1983年一连《人员花名册》记载:

一班长邓炳林,80年兵,广东省从化市人;副班长谢凯,81年兵,湖南省湘潭县人;炮车司机阮宝熙,广东省花都市人。

二班长陈杏显,81年兵,广西区钦州县人;副班长汤正军,82年兵,湖南省株州市人;炮车司机刘裕嘉,广东省从化市人;战士林正初,82年兵,广东省阳江县人。

三班长刘增山,81年兵,河北省容城县人;副班长黄好春,81年兵,广西区钦州县人;炮车司机黄海祥,78年兵,广东省清远县人;战士杨后喜,82年兵,湖南省道县人。

四班长曹树送,81年兵,湖北省大冶县人;副班长尹祖林,82年兵,湖南省株州县人;炮车司机胡顺风,78年12月入伍,湖南省沅江县人。

五班长沈树平,80年兵,湖南省茶陵县人;副班长王伟良,81年兵,广东省揭阳县人;炮车司机韦昌林,78年12月入伍,山东省曹县人;战士秦有富,82年兵,广西区临桂县人。

六班长刘金才,81年兵,山东省平邑县人;副班长刘建立,82年兵,湖南省株州市人;炮车司机马金义,78年兵,河北省石家庄市郊区人;战士谢建明,81年兵,广西区钦州市人;战士蒋学良,82年兵,湖南省道县人。

司机班长李善军,76年兵,山东省淄博市郊区人;司机南连平,81年兵,山东省平邑县人;司机金大虎,81年兵,河北省容城县人;司机龙继业,79年2月入伍,湖南省双峰县人;司机龚信党,81年兵,广西区钦州市人;司机高克明,79年3月入伍,广西区博白县人;司机文伏根,82年兵,湖南省株州县人。

炊事班长蒋兴贵,79年兵,湖南省黔阳县人;给养员何泽球,80年兵,广东省从化市人;炊事员廖龙奇,82年兵,湖南省道县人;炊事员封永南,79年兵,广西区容县人;饲养员曾志雄,82年兵,湖南省株州县人。

连部的战士有:文书兼军械员宋小明,80年兵,湖南省茶陵县人;卫生员吴建,79年兵,湖南省沅江县人。

1983年春,新兵连训练结束后,团里分配给我们一连16名新兵,我们连队将新兵分配到各个班、排。依据1983年一连《人员花名册》记载:分配在一班的李建州,湖南省安化县人;江就芬,广东省茂名市人;夏跃兵,湖南省安化县人。分配在二班的周志远,湖南省安化县人;刘建,湖南省安化县人;黄亚金,广东省茂名市人。分配在三班的郭会民,河南省确山县人;黄修耳,广西区来宾县人;张勇,湖南省安化县人。分配在四班的向金泉,四川省万县人;李新惠,广东省高州县人;吴月喜,河南省确山县人。分配在五班的宁苍海,湖南省安化县人;熊小雄,四川省万县人。分配在六班的周海军,湖南省安化县人;尹传余,山东省沂南县人。

2011年10月19日至21日写于广东省平远县城。

2011年10月22日16时55分首发铁血网陆军论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