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春兰秋菊傲军营

——记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王维俊教授

李荣惠、刘长江、袁耿林 谷传民

人物小传:王维俊,后勤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主席团成员。长期从事军用电力保障装备和多能源发电技术研究。主研25项科研项目,其中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九五”全军重大科技成果奖等多项高等级奖励,先后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军队创新人才工程和重庆市首批科技杰出领军人才,荣膺中国科协“求是奖”、总后科技银星、军队院校育才奖金奖和第三届军队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奖,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军优秀教师”,荣立二等功2次,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和军队优秀专业技术人才一类岗位津贴。

军营用电是她永远的牵挂

西藏日喀则军分区某边防连,营区平均海拔在4000—4900米,空气含氧量只有海平面的50%,平均每年有200多天刮8级以上大风,冬天最低气温达零下30℃。

2009年7月,王维俊专程来这里调研。一路上,高原反应折磨得她脑袋发裂,胸闷气短,整天连口饭都不想吃。一下汽车,王维俊就带着课题组,着手对连队的用电情况和当地可再生能源进行调查,当地气候特别干燥,有的同志嘴唇发紫、开裂渗血,有的鼻孔出血。王维俊他们顾不了那么多,一边吸氧一边工作,他们发现这个连队只有1台30千瓦的柴油发电机在保障供电,一旦柴油运不上去,官兵们的生活就会受到影响。官兵们为了省油,都是用羊粪作燃料烧开水,晚上因为取暖不足,常常被冻醒。在去连队之前,王维俊就查阅了当地气象资料。到了连队,王维俊又仔细观察实地现象,发现当地白天日照量非常丰富,但中午开始起风直到第二天凌晨。她将全年的风、光分布情况作图比较,天生爱动脑子的她琢磨开了:何不利用风、光资源来发电?既可弥补柴油不足的问题,还能实现节能环保。最后,她决定研制“风、光、柴互补发电系统”,白天利用光发电,下午和晚上利用风发电,无光、无风再启动柴油发电,使西藏边防连队电力保障不再难。

回到学院后,王维俊立即着手研究这一系统控制难题,不料突发急病被送进了手术室。病床上的她,仍时时刻刻想着那些远离故土和城市,常年累月坚守边关,与恶劣自然环境斗争的边防官兵。为赶在冬季来临前做完设计,手术后不到1个月的王维俊,拖着虚弱的身体,第2次来到这个边防连队。当时教学任务十分繁重,为了抓紧时间完成工作后尽快返校,她带领课题组一到西藏就马不停蹄赶往哨所。由于高寒缺氧和沿途奔波劳累,她时常头痛胸闷、晕车呕吐。一到连队,她和课题组的同志就开始统计用电负荷和查看用电设备,凛冽的北风卷着沙土横扫过来,刮得营房前的国旗猎猎作响。她在营区内上上下下几趟后顿感四肢乏力,查最后一排宿舍时,突然晕倒在了楼梯上。吸氧苏醒过来后,她说的第一句话却是“统计完了没有”。

哪知道最让人担心的还在后面,在返回学院的前一天深夜,王维俊突发高烧,不住地咳嗽,“当时我都能听到自己肺里的轰隆声了!”王维俊感到自己病情严重。凌晨时,她被送到西藏军区总医院急诊。检查完后,主治医生说:“幸好你们来得及时,否则发展成肺水肿就麻烦了。”

王维俊第3次到该连队后,剧烈的高原反应折磨得她彻夜难眠。每次上高原,她都伴有感冒症状,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她带上了一大口袋药,每天晚上靠吃“白加黑”的“黑片”睡觉,就这样她一熬就是20多天。由于风机和光伏电池板都布置在连队的后山上,虽然离营区只有短短200米远,但由于严重缺氧,王维俊每次都是走一步歇一步,得花上20多分钟。奇怪的是,王维俊白天忙于安装和调试,工作特别投入和专心,高原反应反倒不明显,但每天收工后,她就感到浑身的难受都出来了。为此,她常常自嘲:“看来我特别适合工作,不能停下来哟。”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王维俊每次到部队搞课题研究,都不忘代表责任,都要广泛征求基层官兵的意见建议,力求准确反映基层官兵的呼声和愿望。她不仅在全国人代会上提交了《加强士兵的专业技能训练》的提案,还充分发挥院校专家教授的作用,身体力行为基层部队进行技能培训,她经常利用下部队的时机,白天做试验,晚上为基层官兵授课。在西藏,她发现有些战士带电作业,晚上就立即把全连战士组织起来,结合实践给大家讲授安全用电常识。在边防某连,王维俊完成科研项目后,本该次日返回学院上班,但战士们都向她反映连队是雷电区,没有防雷设施,看到一双双殷切的目光,她实在不放心离开:“就这样走了,我肯定会后悔的,如果发生雷击,我会自责一辈子的。”第二天一大早,王维俊就打电话回学院续假,尔后带领全连官兵一起挖坑、焊接、架线、安装,带领大家自制防雷系统,让有基础的战士一起参加调试。战士们干得热火朝天,那种对知识的渴望,让身为老师的王维俊,深受震撼。她手把手培训了5名电工,组织课题组成员晚上为连队官兵讲授雷电知识和防雷接地保护技能,帮助官兵规范用电,从源头上消除安全隐患,战士们收获很大,自己不仅学会了做防雷系统,而且明白了为什么要这样做的道理。

王维俊至今还记得安装风力发电机时连队举行的隆重仪式,官兵们点燃了从近百公里外的县城买回的鞭炮,为连队结束了近半个世纪的柴电历史而欢呼雀跃,纷纷打电话告诉正在休假或已退伍的战友:“现在连队24小时都有电了,而且不用柴油发电了。”临走的那一天,战士们把平时省下的奶粉拿到藏族群众家换来羔羊,跑到10公里外的湖泊打捞了一盆野鱼,为课题组饯行,还给课题组成员敬献了洁白的哈达。汽车开动的刹那,所有在场的人都哭了,战士们举起的右手久久不愿放下。开出老远了,战士们来电话说,车的后备厢为课题组准备了野鱼干和雪山“神水”……与我们交谈时,王维俊又一次被边防官兵感动着,眼里噙满了泪水。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播种幸福的人终究也会收获幸福。每年的春节,是王维俊“丰收”的时刻,那些飞越千山万水山的鸿雁,那一张张精美的贺卡,一句句深情的问候和祝福,一份份发自肺腑的感激之辞,常常使王维俊感动万分。有个战士给王维俊发短信,说给她画了一幅画,待探家时一定绕道重庆来亲手送给她。今年春节,连队战士们专门给王维俊寄来一条羊毛围巾,希望她一定保重身体……

为事业亏欠家庭太多

在事业上,如今的王维俊已有了些成就,但对家庭,她常常说亏欠很多。

谈及女儿,王维俊心酸中不无自豪。丈夫常年在外工作,女儿由王维俊一个人带大。按理说她既当妈来又当爹,对女儿应该关心照顾很多。“她只知道工作。”女儿的一句直白,道出了真相。

有一年,毕业学员综合演练正如火如荼进行。凌晨2点多钟,王维俊刚从北京出差回来,准备上午就到女儿学校去开家长会。这次家长会,女儿班主任通知了好几次,这次是关系到女儿填报志愿的大事,而且只剩下最后一天了,于情于理都该前往。可是,凌晨5点多钟,综合演练指挥部一个紧急电话让她马上赶到演习现场,她是军人,必须服从命令。直到把当天的事干完,她才把实情告诉领导,获得批准后才匆匆赶往女儿学校。

2009年年初,重庆市科委决定依托后勤工程学院向国家科技部申报成立“国家应急救灾装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应急救灾装备涉及应急供水、供电、供油和抢修抢险等各个方面,专业性强,知识面广,协调难度大,谁来牵头主责申报工作?王维俊!当学院领导找她谈话时,她二话没说,毅然挑起了这副重担,整个暑假都泡在办公室和会议室,每天晚上都忙到十一二点钟。王维俊做的饭非常好吃,而专门从外地回来看她的丈夫和女儿,竟没有吃上她做的一次饭,也没陪着去逛过一次街,更难得说上几句话,以至于她19岁的女儿在走的时候哭着说,她以后假期再也不回来了。好在女儿争气,“正因为我没精力管她,她自学能力很强。”王维俊很是欣慰,“女儿在电路、化学和生物方面成绩优秀,生物老师还表扬女儿分析问题的能力超强哩!”

聊起王维俊,同事们都戏言“她出差的次数,比到重庆解放碑逛的次数还多”。2009年9月,国家应急救灾装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申报工作正处在关键时刻,积劳成疾的王维俊被确诊为得了肌瘤,医生建议她立刻动手术,“申报工作是大事,怎么能停下来呢?!”她不顾医生劝阻,隐瞒了病情,毅然飞赴湖南、北京,投入到紧张的申报答辩工作中。圆满完成任务回到重庆后,她又安排好手上的工作,才向领导请假,住进了医院。当时大家开玩笑说:“铁娘子终于倒下了!”

责任承载理想,使命铸就辉煌。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似战鼓,一阵紧似一阵。王维俊把所有奖章和证书锁进抽屉里,她又在思索着为全面建设现代后勤做点什么。没准,明天她又出现在哪个边防哨所呐…… (人民网)

本文内容于 2011/10/22 9:35:22 被ly945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