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卡扎菲曾在台湾开设的反共班中受训 与台关系良好

资料图:年轻时的卡扎菲上尉

卡扎菲曾在台湾开设的反共班中受训 与台关系良好

2006年5月,陈水扁出访中南美,但不按原订行程,而经阿联酋、荷兰“迷航”前往,返程时专机“突然”降落利比亚,与卡扎菲会面。

卡扎菲曾在台湾开设的反共班中受训 与台关系良好

2006年初,卡扎菲长子赛义夫赴台访问,并晋见陈水扁。

陈水扁此前能过境利比亚,与台当局“外交部”开办四十多年的神秘“远朋班”有一定关系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记者汤耀国报道 在刚过去不久的“兴扬之旅”中,陈水扁吃了美国一个无情的耳光,却又借过境利比亚等大玩“迷航”把戏,想挽回颜面,显示其“外交”资源与能力。此处且不论其成效何等之微,倒是有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背景值得交代,即台当局“外交部”开办四十多年的神秘“远朋班”。据台湾媒体报道,陈水扁得以过境利比亚,与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曾在“远朋班”接受政战训练的“历史情谊”有关。

“反共”与“拓交”基地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是中国人的交友古训。为交“朋友”、拓展“外交”资源,台湾当局“外交部”在1964年设立了“远朋国建班”,具体承办方为将于明年并入台“国防大学”的“政治作战学校”。时任台当局“总政战部”副主任执行官的王升为负责人。上世纪90年代,该班改名为“国家建设班”,但“远朋班”的传统称呼仍保留。

该班成立之初,还有更大的背景,即美苏两大集团对峙的冷战格局。由于台湾当局作为当时美国“反共联盟”的重要棋子,因此“远朋班”的任务,就是专门代训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初级军官,使他们回国后成为反共中坚。

据台当局军方资料显示,亚洲、非洲、中南美洲等47个国家曾派军官到“远朋班”受训。当年越战开始时,“远朋班”还在美国指使下特设“越南政战教官班”。

“远朋班”学员分为两种,来自亚太和非洲的学员大部分上英文班,而占台“邦交国”多数的中南美洲学员多讲西班牙语,于是就有专为他们开设的西班牙文班。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西班牙文班是重点班,一年平均开班三至四期,每期受训的时间在过去为两个月,近几年缩短为四周。

“政治作战”课程为核心

“远朋班”的培训由台湾当局“国防部”“国安局”和“外交部”等共同组织,包罗万象。由于“反共”是其重要任务,“远朋班”开设的课程有对共产主义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介绍”,还不忘对当时“中华民国政权”加以强调,宣传中国近代“政府迁台”“政权变化”的情况。一般的军事、政治培训也是主体内容。

据“远朋班”的一名老师向台湾媒体透露,教学虽无任何固定的教材,但是不可少的还是“政治作战”方面的课,除了“孙子兵法”或“六大战”之外,还有心理战,如“共党理论批判”,其它像“国家安全防卫”“谋略应用”“政治思潮”等也是“必修课”。

另外,“远朋班”还有重要的“课外活动”,即到台湾各地“参观访问”。除了去台湾当局的“外交”“法务”“国防”等机关外,教师甚至会带学员参观金马岛屿等传统的军事重地。

不过据台湾媒体报道,该班如今已不再强调“军事化”,更无实地的军事训练课。这很可能也与台“邦交国”多由“军人政权”向“文人政府”转型有关。

至于“远朋班”的师资也堪称“强大”,可见台当局对其的重视。除了军官校将外,台湾当局的高级官员都有机会成为“座上教授”。

调教出多位军政强人

“远朋班”的招生对象都非泛泛之辈,一般是冷战时美国集团成员和台湾各“邦交国”遴选出来重点培养的人士,绝大多数为军方身分,文职官员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军方退下来的。

当年的很多学员回国后“不负重望”,典型的一个例子便是卡扎菲。无论是今年年初卡扎菲之子赛义夫访台,还是不久前陈水扁过境利比亚,这一历史关系都为绿营所“津津乐道”。

据台湾媒体报道,除卡扎菲外,巴拿马前领导人诺列加也曾在“远朋班”受训。

“远朋班”可称为台整体“军援外交”中的关键一环。据台湾媒体从台军方内部资料获悉,“远朋班”学员返国后,常会向台湾提出支持其执政的要求。

军方高层向媒体透露,20世纪60年代起,台湾曾派出不少军事顾问团,并输出不少装备、武器供中南美洲国家使用。这些国家有的至今仍是台湾“邦交国”,如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危地马拉及巴拉圭。

20世纪70年代,台湾当局还曾派出代号为“第三纵队”的部队,前往第三世界国家打击国际共产组织活动,并借军事支援巩固“友邦”,力挺“远朋家族”。

台湾媒体直言,当年包括中南美洲的军事行动、中东的军事技术支持,都是台湾替“远朋家族”的“售后服务”。

当年的“远朋班”不仅训练出在各自国内登上权力巅峰的军政强人,更让台湾有参与实战、介入他国内政的机会,甚至在三四十年后,让陈水扁当局在“外交迷航”时还能有歇息之处。

境况今不如昔

长期以来,“远朋班”由于台当局“外交部”和“国防部”的保密低调处理,台湾民众对此知之甚少。冷战结束后,“远朋班”也丧失了部分存在的理由,如一些反共课程的“重要性”就不如以前那么凸显。

但台当局“外交部”仍倚重“远朋班”来拓展“外交空间”,加强与“邦交国”的联系。在绿营媒体对“远朋班”的宣传中,原本具有浓厚军事色彩的“远朋班”课程变为“以介绍台湾政经建设及发展现况为主”,而受训对象则为“友邦的外交系统官员”。

在着眼“拓展外交空间”的考虑下,台当局许多“驻外”单位还频频提出希望“扩大开班”。不过据台湾媒体报道,作为“远朋班”的开办方,台当局“外交部”一直苦于经费有限,所以“远朋班”一度几乎要叫停,“扩大开班”更是难上加难。

关于“远朋班”处境,分析人士指出,最为根本的是,在“台独”分子使得台湾国际空间逼仄的今天,包括“远朋班”在内,无论怎样的“外交”把戏都非正道,注定不可能有多大成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