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尘封的记忆之----部 队 调 动 之 前 的 往 事

1972年3月我部奉命调往陕西省韩城县。俗语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了能够使大部队顺利开进,师里决定由司、政、后机关(主要是后勤)抽调精干力量,组织了一支36人的先遣队,先行到达陕西省韩城。与当地政府事先联系部队开进后的工作开展及后勤保障等问题。

我不仅是先遣队的成员之一,而且还是先遣队的兼职会计。也就是说我们一行36人从贵州出发途经云南省沾益、昆明,四川省成都、陕西省西安等地时,一路上的食、宿、行以及到达目的地以后开展工作时所需的一切经费开支等都由我负责。我的工作责任重大。临行时财务科给我们带了3万块钱现金,是我们先遣队一个月的活动经费。那时人民币还没有现在50元100元的大面额票面,当时最大面额就是10元、5元,所以3万元现金装了满满一大提包。这下可好了,一路上他们不论上那去,我都不能去!我都得在招待所看着这包钱。为了等火车卧铺票我们在沾益、昆明等了三天,他们天天出去游玩就把我一个人扔在宾客里看钱,可把我憋的够呛。

从昆明坐火车两天两夜到达成都,在列车上我们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车行走一路,我们帮列车员端茶递水、打扫卫生…做一路好事,所以和列车长处的关系挺好。当列车长得知我们到成都以后还要转车去西安,就答应我们帮忙购买从成都到西安的火车卧铺票。不亏老铁是一家,清晨到达成都以后,列车长就直接带我们去找站长,买了了当天晚上去西安的卧铺票,这样我们白天在成都就可以逗留一整天。我们这些人大多数人都没有来过成都,所以大家吃过早餐以后,就又抓紧时间开始逛街和游览成都的名胜古迹了。

他们一走我就来气了,心想:你们走一路玩一路就把我们俩个人扔下不管了,这也太不够意思啦!今天我也不能光一个人傻看着这包钱了,我也要跟你们一块玩玩去。心里头一边想着一边就把大家的行李连同装钱的包一齐拿到了火车站小件寄存处存了起来。等我们存完东西找到他们时他们都大吃一惊,都楞了!说:哎?你怎么也来啦?钱呢?我说都存起来了。他们说:啥?存起来了?存哪里啦?我说:火车站小件寄存处,我把装钱的提包放在咱们那堆行理中间了。他们说:那安全吗?我说:安全!没问题!除非你们告诉别人,否则谁会知道那几十个包里有一个包装的是钱呢?…他们见我说的也有点道理,况且出来好几天了,就我比较辛苦也就没在说啥,只说了我一句:小孙!你可真是个傻大胆!最后只好又派了另外一个战友去小件寄存处那里看着。

从四川出来进入陕西省境内由其是进入谓北的800里平川时大家的心情都豁然开朗。也是的,在那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的大山里一呆就是七年,这回一下子看到了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平原,心情都格外高兴。有人激动的调侃说:不行啊!到这边我的眼睛受不了哇,太累了!我们问:眼睛咋还累啦?他说:咱们在贵州时到处都是大山,眼睛最远也看不出二里地远就被挡了回来,而这边是一马平川一眼望不到边你说眼睛累不累?我们大家听后都哈哈大笑…

陕西省韩城县。它的位置就座落在黄河边上,历史上有名的大禹治水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后人为了记念他此处就叫作禹门口。韩城。它地方不大,但它的历史文化底蕴厚重,历史上有名的司马迁、王杰等都是韩城人。司马迁墓就座落在县城边的高坡上。历史上的宰相、状元、出了好几个,当时皇帝所赐牌匾在韩城文庙里至今还陈列着好几块呢。秀才、举人那就更多了,所以当地传说是:下了司马坡秀才比蚂蚁多。这里的明、清建筑保护的都非常好、清一色的大小四合院。进院都要上几个大台阶,一进大门都是一块大影墙,根据地位的高低所画的东西也不一样。其中有一家(是谁家记不得了)对着大门的胡同墙上有一块琉璃瓦的九龙壁、翩翩起舞、栩栩如生,和北京天坛的九龙壁一模一样,只是规格小点罢了。所以韩城又有小北京之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