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尘封的记忆之---- 走 火 (二)

部队调防陕西省韩城以后被装等物资的供应随之也由总后勤部重庆办事处转到了总后勤部西安办事处了。为了活跃部队、宣传部队,1973年春季征兵时我部专门在地方艺校和文艺单位特召了几十名文艺兵。并从兰州军区战旗文工团又调来了几名骨干,组建了战士业余演出队。

1973年夏季服装发放完之后,对那些穿着不合体的,由其是演出队演员们的服装穿着不合适的,我们最后都要集中去西安办事处统一调换。那天我带着张才华助理员(四川兵、原军需库保管员)和军需库保管员小郭,(河南驻马店兵,名字记不得了,参军前在驻马店税务局上班)从司令部管理科要了一辆大轿车,装上几百件待换的服装,其中演员的服装我单独装在了一个大手提包里,准备去西安办事处调换。

从韩城到西安200多公里,中午我们在大荔县吃饭,下午二点多钟到达总后西安办事处,办完手续后就去军需仓库调换服装了。西安的名胜古迹有一个大雁塔和一个小雁塔,其中的小雁塔就座落在总后西安办事处的院里。事情办完之后,当晚我们就住在陕西省军区招待所。

招待所院里不准停车,停车场设在招待所的大门外面。虽然大轿车有门,但几百套衣服和几十件军官棉大衣都在车里放着,车又停在招待所大门外面我不放心。所以晚饭后我就安排保管员小郭,晚上在大轿车里面值班。

我怕他夜里冷就打开一包棉大衣让他连铺带盖,又怕他一个人害怕就把我的手枪给了他,让他壮胆。并嘱咐他说:夜里值班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认识的人绝不能轻易开门,另外枪不要瞎摆弄以免走火。也许是心中有事,半夜都快十二点了我咋也睡不着,就起床倒了一杯水拿着给值班的小郭送去了。到了外面的停车场我轻声喊了两声:小郭!小郭!没人回答,我提高了声音,又敲了两下门,这才听到他惊慌失措的回答:谁!我说:是我。你是谁?我说:我是孙助理,你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他,哦?的一声把车门打开了。

我看他的神情有点不大对劲,就问道:咋的啦?出啥事了?他说:没出啥事。我问:那我喊你半天你咋不开门呢?他说:我刚才迷糊着了没听见。我看看周围环境又看看他,也没看出啥来就说:没事你也早点休息吧,注意提高点警惕啊…把水递给他后我也就回屋睡觉去了。第二天早晨大约6点多钟,我蒙胧中觉得有人说话和拉动枪套筒的声音,接着觉得有东西放在了我的枕头旁边,再接着就是开门关门声。我意思到这是张助理和司机他们起床洗漱去了,于是我也就起床了。

起床以后我一看手枪连同枪套一起放在了我的枕头旁边,军人的敏感,让我习惯性的拿起枪来捡查。我卸下弹匣看了看子弹、又冲着亮处看了看枪膛。这一看不要紧,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汗就下来了。只见枪膛里面被火药薰黑了,弹匣里又少了一发子弹。我马上意思到,坏了!昨晚上出事了!我马上冲出房门去找他们。

找了一圈也没见到小郭,只把张助理和司机找着了。我简单的把情况向他们介绍了一下,他们俩也着急了。我又急又气的对他们两人说:你们俩还站在这看着我干啥?赶紧找人去呀!又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张助理说:孙助理,你别着急,消消气,不会有啥大事的,否则大门站岗的警卫早就找咱们了,你说是吧…咱们先去食堂口吃饭吧。

我一听他说的也有道理就说:那好,咱们先去吃饭。到了餐厅,我把小郭的饭菜也买了回来,我们边吃边等。我们都快吃完饭了,只见小郭怯怯生生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我站起身来一招手他过来了,我说:先吃饭吧,吃完饭咱们还得赶路呢!小郭底着头喝粥也不抬头,边喝边用两眼的余光对我瞟来瞟去。本来我想让他吃完饭再问他,但一看他这个样子,我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因为餐厅里有上百人吃饭,于是我就压底嗓子问:小郭,咋晚上出啥事了?他头也没抬小声道:没出啥事。我又问:有啥情况?他又摇摇头说:没有。这一问一答把我气的再也搂不住火了,我一拍桌子大声喝道:别吃了!走!到外面说去!

这一拍桌子不要紧,把全餐厅吃饭的人都吓一跳,眼睛,唰!的一下全都看我们了…到了外面停车场我又严厉的问他:小郭,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现在必须得跟我说实话!他迟疑了一下低着头说:枪走火了。我说:哎!这就对了嘛,接着说,怎么走的火?是在车里还是在车外?他说:我昨天出来,打开车门,一上车的时候枪(枪还在枪套里)碰到车门上不知咋的枪就响了,我也不知道是在车里还是在车外了…。

当时我还存有晓幸心理就对大家说:那咱们车里车外都仔细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被子弹打过的弹痕、车上有没有被子弹打穿的洞。我们地上、车上转圈捡查了半天,啥也没查到。我看了看表,时间也不早了就命令司机说:咱们走!回去再说!

在车上我就想,小郭这小子肯定是没跟我说实话,枪在枪套里、子弹又没上膛,怎么会走火呢?于是我又问他:小郭,你再说一遍枪到底是怎么走的火?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过的话。我一听,火就上来了,气的我把枪从枪套里抽出来往车座上猛地一摔说:你看!枪响了吗?!枪还在枪套里装着,一碰车门上就响了?你这是上坟烧报纸唬弄鬼哪?!子弹不上膛,别说是碰车门了,你就是把枪从山上扔到山下去它也不会响啊!净他妈的胡说八道!…

下午回到师部我对张助理员说:你跟车去仓库,把调换的服装和其它物资都仔细查看一下,有什么情况马上报告。一个半小时以后电话来了,报告:东西全都查验过了,除了演出队的服装以外,其它物资都没问题。我急忙问:演出队的服装咋的了?他说:被枪打的都是眼、全部报废!(因为衣服是全部叠起来后放在了一个手提包里,所以只要一枪,就上下都穿透了)我一听,傻了。原来演出队的服装我都装在一个大手提包里了,调换完了以后我怕弄混了,就把它单独放在了付驾驶位子的脚底下了。

老兵们都知道,玩枪如玩火,长枪走火打别人,短枪走火打自己。小郭夜里值班,上车后就坐在了付驾驶的位子上。由于他没玩过手枪,所以他拿了手枪以后是即兴奋又新鲜。上了车就坐在那摆弄着玩,结果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咋弄的枪就走火了。这件事情想起来就后怕,这是报废了10几套衣服,这要是打着人麻烦可就大了。

接完电话我也不敢怠慢马上向科长进行了汇报,科长又向部长汇报。科长、部长听了以后都非常生气,把我臭骂了一顿,并命令我马上把枪交出来,停止工作,写捡查!我写了一个星期的捡查并且在科务会上、后勤部大会上都作了深刻的捡讨。我说:自己虽然身上穿了军装,但思想上却还没有真正入伍,还没有真正体会到解放军官兵一律平等的含义,…和战士一起在外出差,晚上自己睡在温暖的屋子里,让战士在外面站岗放哨…我这是典型的小资产阶级思想、享乐主义思想…后果是严重的,教训是沉痛的…

我虽然嘴上给自己上纲上线,但心里也觉得自己委屈呀!心想:“我带两兵出来干啥来了?有两兵跟着,他们不站岗放哨难道还要我给他们站岗放哨不成?”想是这么想,但嘴上还得那样说,因为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斗私批修嘛!

捡查写了不少,大、小的捡讨会也开了,就等着对我怎么处理了。后勤部党委在讨论给我什么处分时有两种意见,后来听科长对我说的大概意思是:①必须得给我处分,轻则警告重则记过。理由是:平时就有骄傲自满情绪,看不起人,联系群众不够。这回出这么大的事情再不给他点教训,以后还不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②不能给处分,我党的政策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小孙这次是有错,但错并不完全在他,所以我们不能一棍子打死。要说他的工作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凭他的性格这次他能做出这样深刻的捡查,对他来说那就是进步了。他己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再给他处分就不合适了…。

最后部长和政委都表态说:看问题要看主流,小孙多年来工作表现突出,成绩显著,我们应该保护和发挥他的这种积极性…在这次枪走火的事件中,他明知道主错不在他,却永于承担责任并能有这么深刻的认识,这一点就很难得。所以我们的意见是免于行政处分。让他在大会捡讨,批评教育。后经请示刘森师长同意后我总算过关了。

我在机关一边写捡查时一边还在想,我都这样了,小郭回到总仓库以后不定得怎么折腾他呢?所以我一过关,就去了总仓库(营级单位),找到了他们主任和教导员询问对他的处理情况。他们告诉我说:小郭自入伍二年多来一直表现不错,是我们入党的培养对象…但他这次枪走火事件发生以后,他不仅不承认自己的错误,还编造理由为自己的错误开脱,并连累了你…经我们研究除了让他写捡查、大会捡讨外,还准备给他警告或记过处分,提前退伍处理回家!

我一听这问题严重了忙说:这样做不妥,首先他是我带出去的兵,也就是说在外边我是他的直接首长。所以在外面不管他出什么事我都得负主要负责。至于他编造理由为自己开脱那主要是吓的,就连他自己恐怕都不知道枪是咋响的,他当时也是吓傻了,你们说是吧。让他写捡查、小会、大会做捡讨、给他警告、记过处分啥的我都没有意见。但是要让他脱军装提前退伍回家有点不妥!他回到家怎么办?咋跟家人说?这么做不就把他的一生都毁了吗?…还有一点就是既然你们说小郭自入伍以来表现一直不错,又是你们准备发展党员的重点培养对象,我想:既然你们已经把他列入了重点培养对象,你们就应该还继续培养。延长考验期是应该的,但千万不要因为一时一事而毁了他的前程…

和他们领导谈完以后我又找小郭进行了一次长谈。我和他说:小郭,你现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他说:认识到了。你知道自己错误的严重性了吗?他说:知道了。我说:做为一个革命战士,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对党无限忠诚,说老实话、办老实事。比如这次我带你出去,首先我得要为你负责,但反过来说你也必须得向我负责…做错了事并不可怕,人这一生中谁敢保证不做错事呢?怕的是自己不敢面对!不敢永于承担自己的责任!这样做就不好了…出了事情你不向直接首长马上报告实情,首长怎么为你负责?小郭,你说是不是?这时的小郭早已经泣不成声了。他哭着说:孙首长我对不起您,您看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还连累您受了那么大委屈,您不但不批评我反而还这么耐心地帮助教育我…呜…首长你打我一顿吧…

我又对他说:批评的目的是什么?批评目的就是当一个人犯了错误,而他自己却还认识不到自己错的时候要批评、要狠狠地批评!批评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只有认识到了自己错误才能谈到改正错误…。通过刚才咱俩的谈话我认为你现在己经认识到了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了,既然你己经认识到了,我在批评你还有什么意义呢?…我这样一说他哭的更厉害了…后来听说只给了他警告处分,考察一年以后入党。1973年8月我调北京后他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不知道他现在何处?过的怎样,真想能再见到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