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民革命军第七军是中华民国国军主力之一,新桂系嫡系部队。曾参加统一广西、滇桂战争、北伐战争、宁汉战争、蒋桂战争、中原大战、剿共战争、**战争、戡乱战争,获誉“钢七军”。最终于1949年11、12月间,于广西博白地区,在解放军第二野战军陈赓第四兵团、第四野战军43军的围攻下全部被消灭。

前身

其前身为李宗仁、黄绍竑领导的广西定桂讨贼联军。自1923年11月至1925年4月,定桂讨贼联军以六千之众先后将陆云高、陆荣廷、沈鸿英等旧桂系军阀六万军队消灭。自1925年2月至7月,以不足两万人击溃唐继尧滇军7万人,统一广西。1925年10月初至12月7日,全军入粤,协助广州国民政府,将熊克武、邓本殷、林俊廷、申葆藩等3万余叛军消灭。

正式成立

1926年3月,受广州国民政府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李宗仁任军长,黄绍竑任党代表,白崇禧任参谋长,全军4万余人。共产党员黄日葵一度出任第7军政治部主任。

北伐

1926年5月初,第7军第7旅(旅长钟祖培)北上湖南衡阳,支援受到北洋军阀吴佩孚攻击的湖南军阀唐生智,由此打响北伐第一枪。6月5日,广州国民政府正式宣言出师北伐。李宗仁率第7军12个团的兵力组成北伐部队,计2万余人。因白崇禧升任北伐军代参谋总长,故另委王应榆为第七军参谋长。改任黄日葵为第7军广西留守部队政治部主任,委任麦焕章为第7军北伐部队政治部主任。广西留守部队计8个团,由黄绍竑指挥。

1926年5月初至9月初,第七军与第四军、第八军作为北伐军主力,经过衡阳、长沙、汨罗江、汀泗桥、贺胜桥诸战役后,消灭了北洋直系军阀吴佩孚20万主力,围困武昌。

1926年9月10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命令第七军进军江西,对新直系军阀孙传芳作战。历经箬溪、德安、王家铺、九仙岭四场血战,击破军阀孙传芳的10余万主力部队,为国民政府控制江西奠定了基础。江西之战后,国民革命军第七军获得蒋中正之通电嘉勉,被国民政府及民间称为“钢军”。1927年2月,第七军转战安徽,3月初攻克安庆,中旬进占芜湖。敌安徽省长陈调元率所部2万余人投诚。

前期主要战果:

箬溪之役全歼孙传芳三大主力中的谢鸿勋第四师2万人,打死谢鸿勋。

德安之役击溃包括孙传芳三大主力之首的卢香亭第二师在内共3万余人。

王家铺之役击溃敌第五方面军陈调元部3万余人。

九仙岭之役击溃卢香亭、上官云相、李俊义等部3万人,俘虏敌旅长杨赓和、崔景贵。

1927年4月,爆发四.一二清党事件。第七军奉命在南京以西采石矶将企图暴动之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缴械,第六军军长程潜,党代表林祖涵(即林伯渠)潜逃武汉。第七军随后在第一军第2师(师长刘峙)中逮捕共产党员,并监视第一军第1师、第21师,使得蒋中正顺利撤销薛岳、严重之师长职务。

1927年5月,南京国民政府渡江北伐,进攻孙传芳和直鲁系军阀张宗昌,李宗仁任国民革命军第三路军总指挥。5月11日,第七军占领巢县,13日于柘皋大破直鲁军。15日晚,直鲁军宿将马济率精锐4万余人并1千余名白俄骑兵在合肥梁园与第七军展开决战,北军大败,马济战死。20日,第七军攻克凤阳,22日,占领重镇蚌埠,6月2日,克复徐州。第七军第一师师长夏威因战功接任第七军军长。6月23日,第七军进攻山东,25日占领峄县,27日,在临城全歼直鲁军精锐马玉仁师。

7月初,武汉汪兆铭派唐生智、张发奎两部20余万大军东征南京,欲打倒蒋中正。李宗仁遂率第七军自山东前线兼程南下,驻防芜湖、安庆一线。第七军撤离后,直系孙传芳,直鲁系许琨、徐源泉等组成联军向徐州反扑,因蒋中正指挥错误,北伐军大败,徐州失守。北洋军趁势追击,北伐军全线溃败,8月5日,蒋中正率败军退回江南,江北除个别据点,皆被孙传芳军占领。李宗仁得悉友军徐州惨败后,遂放弃安庆,第七军全军向芜湖、南京收缩,汉方唐生智军遂进占安庆,集结东下。同时,李宗仁得悉驻南京下关的第27军军长王普与孙传芳勾结,意图叛变后,遂令第七军第2师李朝芳部将27军全军缴械。

1927年8月12日,蒋中正下野。其后第七军第二师、第三师分别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九军、第十三军,原二师师长胡宗铎任十九军军长,第十三军军长则由白崇禧自兼。第七军广西留守部队整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军,黄绍竑亲任军长。8月25日至9月1日,第七军、第十九军与何应钦第一军通力合作,经一周血战,将孙传芳南渡10万之敌全歼,孙传芳仅以身免,此后淡出中国政坛。而国民革命军伤亡亦达八千余人。

宁汉战争

1927年9月,唐生智第四集团军7个军又10个暂编师东下,企图推翻南京国民政府。10月19日,国民政府发布“西征讨唐令”,西征军由8个军组成,李宗仁任西征军总指挥,宁汉战争爆发。10月25日,第七、十九军克复安庆,全歼高桂滋19军。11月初,第七、十九军攻入湖北,在蕲春、兰溪与敌何键35军、刘兴36军激战,唐军卒被击破,向武汉溃退。11月11日,唐生智通电下野,流亡日本。11月15日,第七军进驻武昌,十九军进驻汉口。唐军尚有7个军又7个独立师退往湖南,李宗仁派参谋长张华辅入湘洽商,希望唐军投诚。同时,李宗仁将留驻武汉三镇之唐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由原第十九军第一师师长陶钧任军长。胡宗铎、陶钧两人均为湖北人,皆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分任1***两军军长后,清一色使用鄂籍保定官校背景之干部,在新桂系中形成鄂系军事团体。

1928年1月初,国民政府与驻湘第四集团军之谈判全面破裂。1月15日,国民政府下令讨伐。1月17日,第七、十九军在白崇禧指挥下进占通城,21日,攻占平江,27日,经激战后克复长沙,随后,攻占宝庆、衡阳。唐军余部请和,接受改编。

讨伐张发奎

1927年11月16日,张发奎在汪兆铭指示下在广州发动政变,企图刺杀黄绍竑,黄侥幸逃脱。12月,北伐中战功显赫之第四军第钢七军一脉相承的第十五军展开血战,第四军勇将许志锐战死,黄镇球重伤,余部由薛岳、缪培南、朱晖日率领逃往江西,第四军元气大伤,张发奎、黄琪翔下野流亡海外。战后第十五军第二师师长黄旭初升任代军长,并新编王应榆独立师长期驻防粤北,直至蒋桂战争结束。

第一次蒋桂战争

1928年7月,北伐战争胜利结束,国民政府立即着手裁减整编军队。1928年10月,第七军按照南京国民政府指定整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师,隶属第四集团军,夏威任师长,辖四旅:第4旅旅长李明瑞,第5旅旅长李朝芳,第6旅旅长尹承纲,第7旅旅长杨腾辉。

1929年,蒋介石与新桂系因争夺国民政府领导权爆发了“蒋桂战争”。河北新桂系部队原为唐生智旧部,蒋介石利用唐生智的影响力将河北的新桂系部队瓦解,白崇禧只身逃离河北。在湖北,蒋介石利用新桂系内部矛盾,成功控制了原新桂系人物李明瑞,俞作柏倒戈。最后,蒋介石发动各方政治势力和大小军阀围攻广西,新桂系被击败。李宗仁、白崇禧等新桂系人物逃往国外,新桂系部队损失惨重。4月7日,蒋中正任命李明瑞为第15师师长,杨腾辉为第57师师长。

蒋介石随后任命俞作柏、李明瑞主政广西,但因为二人政治面貌为左翼亲共,还在广西引入邓小平、陈豪人等共产党人进行活动。蒋介石随即于1929年10月将二人的部队击败。俞作柏避居香港,邓小平到上海汇报,而李明瑞则和陈豪人、张云逸、俞作豫等人潜伏下来,并趁机发动了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建立了左右江根据地。

1929年5月,因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率领第15军6个师在广西继续抵抗,蒋遂命李、杨率军回桂,陈济棠、陈铭枢率粤军,何键率湘军全力配合。6月2日,李、杨率军由广东攻入广西,半个月后攻抵南宁,李、黄、白见情势已无可挽回,遂通电下野流亡香港、法属安南(今越南),将余部约三个师交由吕焕炎统领,嘱其向俞作柏、李明瑞投诚,后被国民政府编为新16师,吕焕炎任师长,另编蒙志独立旅。

第二次蒋桂战争

此时李宗仁、白崇禧等人趁广西一片混乱的局势返回广西,并且掌握了一部分武装。李宗仁委任杨腾辉为第七军军长,辖3师:第一师黄权、第二师许宗武、第三师梁重熙。另以黄绍竑为第15军军长,吕焕炎为副军长。蒋介石又命粤军进攻广西,但新桂系联络张发奎、薛岳部抢先进攻广东,“桂张攻粤之战”爆发。双方互有胜负,遂形成对峙局面。

中原大战

1930年5月,第七军北上参加中原大战。初期大捷,自桂林北上后势如破竹,6月初即攻占长沙、岳阳,迫近武汉。但殿后的黄绍竑态度犹疑,造成第十五军行动迟缓,在衡阳被粤军蒋光鼐截断。李宗仁决意回攻衡阳。6月18日,开始了衡阳攻坚战,至月底尚不能克城。7月1日,陈铭枢率蔡廷锴、李扬敬两师援军到达,蒋光鼐部遂出城与桂张联军决战,血战三昼夜,桂张联军伤亡惨重。第七军第八师师长梁重熙阵亡,军长杨腾辉重伤,张发奎部师长李汉炯阵亡。此时,湖北的中央军朱绍良、钱大钧、夏斗寅等部,湘西的何键部,江西的鲁涤平部从四面八方扑向桂张联军,为免全军覆没,李宗仁下令分路突围。

中原大战的失败并未动摇新桂系在广西的统治。但是,二号人物黄绍竑是年底脱离了新桂系,在作出不出卖团体利益的承诺后,投向蒋介石,新桂系“李黄白”三人体系瓦解。

在新桂系部队北上失利的同时,卢汉率领3师滇军趁虚入桂,于7月中包围南宁。1930年9月,桂军发动反攻,10月10日解南宁之围,战至11月初,卢汉部溃不成军,残部逃回云南。第15军韦云淞师以2000多人坚守南宁孤城3个月。

为使团体内部不再出现叛变投敌的事例,李宗仁于1930年9月1日成立中国国民党革命同志会,以严密组织,其中最要害的部门是“组织训练委员会”,实际为特务情报机构,由王公度任主任。王公度查悉第七军军长杨腾辉与黄绍竑、广东陈铭枢有联系,为防意外,李宗仁遂于1930年12月解除其军职,改任杨为省政府财政委员会主任,由副军长廖磊接任第七军军长。

剿共

1930年3月,李宗仁命第15军梁朝矶师进剿中共左江根据地,18日,梁师克复龙州;月底,在凭祥、靖西、宁明击破红八军主力,红八军军长俞作豫、政治部主任何世昌率残部数百人进入十万大山,红八军番号则被中共中央取消。

将滇军驱逐出省后,新桂系立即开始全力剿共。10月在邕宁俘获红八军军长俞作豫,政委何世昌,随即押往南宁处决。11月,新桂系进剿中共右江根据地,将红七军击败,红七军主要领导:李明瑞任总指挥,张云逸任军长,邓小平任政委,陈豪人任政治部主任。次年1月,李、邓鉴于在广西无法立足,遂决定韦拔群率红二十一师留下打游击,主力则离开广西,转往江西中央苏区。1932年10月17日,第七军在东兰西山全歼中共红二十一师,其师长韦拔群被击毙。

新桂系积极剿灭广西境内以共产党为首的左派政治势力和少数民族,在金秀瑶变中,捕杀大批瑶族民众;同时对左右江地区支持中共的壮族和苗族民众进行了残酷的扫荡。

新桂系在剿共作战中,既不允许中共红军入境,亦不允许蒋介石的中央军入境。1934年湘江战役中,廖磊第七军、夏威第十五军重创彭德怀红三军团红五师(原红七军);全歼红军少共国际师;重创红五军团,其中红三十四师被全歼;几全歼红八军团(仅周昆、罗荣桓个别人得以脱逃)。湘江战役期间,第七军副军长覃连芳发现中央军周浑元一部有入桂迹象,遂对其突袭缴械,在得到蒋介石不进入广西的承诺后,才将这批人枪交还。

参加**战争

在全面抗战爆发之前,新桂系在广西创设了10间兵工厂;进口德国步枪6万支;成立广西航空军事学校,并附大型飞机配件厂,到抗战爆发前有各式英日战机60架。中国飞机寻根:抗战前广西空军所使用的各式飞机。 抗战期间,广西空军将士全部殉国。

淞沪会战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爆发。7月17日,蒋中正在庐山发表《国民政府自卫宣言》,8月2日,蒋中正任命白崇禧为军委会参谋次长,次日,白崇禧飞往南京;8月28日,国民政府任命李宗仁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新桂系部队立即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上将)、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廖磊上将)北上抗战,第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夏威上将)则留驻广西。是次年广西征兵10万人,报名人数逾百万,需要抽签决定。10月10日10时10分,李宗仁在完成**动员誓师工作后,飞往南京参加抗战。

1937年10月,蒋中正命廖磊全军赶赴上海参加淞沪会战。此役,第21集团军因首次与现代化日军进行立体作战,损失严重,其主力部队第7、第48军少将以上高级将领夏国璋、庞汉祯、秦霖等三人阵亡、另重伤两人,基层官兵伤亡过半。11月12日,第21集团军退出上海,第48军(军长韦云淞中将)撤至常熟,第7军(军长周祖晃中将)则在吴兴、长兴阻击日军第六师团,26日,因长江江阴要塞失守,日军蜂拥登陆,第21集团军乃奉命退往浙西。

台儿庄会战

1937年10月12日,李宗仁到达南京正式就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负责苏、皖、鲁三省,军令部第一厅厅长徐祖贻任五战区参谋长。11月12日,李宗仁离开南京赴徐州部署战事,离京之前,李宗仁晤蒋,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希望蒋不要越级指挥五战区部队,蒋此后整个抗战期间,信守承诺,未越级直接指挥李宗仁的下属部队。

在五战区战场上,新桂系第31军(军长刘士毅)1937年底-次年2月参加了淮河战役,1938年3-4月参加台儿庄会战的外围作战,第七、第四十八军则在合肥、滁县阻滞南京方面日军荻洲立兵第13师团北上增援,3月,一度克复江浦,震动南京;1938年1月,国民政府任命白崇禧为参谋次长兼军训部部长。

在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对中央军、桂系嫡系、各省军系一视同仁;收留并慰勉了无人要的川军孙震第22集团军。李宗仁并亲临前线督战指挥,对台儿庄会战国民革命军的胜利有直接贡献。台儿庄会战重创了日军精锐矶谷廉介第10师团、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日军伤亡近2万人,遭遇侵华以来首次重大挫折。

徐州会战

日军在台儿庄会战受挫后,为打通津浦线,歼灭中国第五战区的野战军,遂由寺内寿一的华北方面军,畑俊六的华中方面军共集中13个师团,近40万兵力,南北对进分六路向徐州作大包围;而蒋中正希望在徐州地区与日军作大决战,以扩大胜利战果。

1938年4月中,五战区部队已增至60余万人,而李宗仁发现每一路日军均配备大量机械化装甲部队、重炮部队,并有空军数百架之敌情后,遂连电最高统帅部,要求避免与敌作大规模阵地消耗战,而主动放弃徐州,作有计划的大撤退,以保住国军元气。5月初,蒋中正批示核准李宗仁的意见。

徐州大突围中,李宗仁成功指挥60多万大军有条不紊安然突围,日军竟然未能察觉国军战略意图,国军未出现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撤退时的混乱景象。5月19日,日军进入徐州后,已是一座空城。此次会战,第48军周元旅坚决执行李宗仁命令,坚守蒙城,掩护大军撤退,直至全旅全部殉国;同时,因要地宿县失守,而年初韩复矩以失守山东被执行军法,故为明正军纪,将第7军军长周祖晃撤职查办,第7军171师师长杨俊昌判入狱10年(抗战胜利后方获释),由第21集团军参谋长张淦接任第7军军长。

武汉会战

日军攻占徐州后,遂集结13个师团,500架战机,120艘军舰,从长江南北两线进攻武汉。中国方面集结了约100万兵力,以李宗仁为江北防区司令官,辖53个师;陈诚为江南防区司令官,辖65个师。原驻守广西的第八十四军(军长覃连芳)亦于1938年6月北上参加武汉会战,隶属李品仙第11集团军。因第31军军长刘士毅调任军事委员会军训部次长,由48军军长韦云淞转任第31军军长,48军副军长张义纯升任军长。

会战初期,因李宗仁早年枪伤复发,赴武汉手术治疗,故由白崇禧代为指挥。6月17日,日军稻叶四郎第六师团进攻皖西潜山,武汉会战江北战事正式打响。韦云淞率第31军逐次顽强抵抗,令日军直至8月2日方得以占领黄梅,进入湖北境内。8月4日,第7、48、84军与日军第六师团展开黄广会战(黄梅广济),8月26日,李品仙指挥第31军克复太湖、潜山,切断第六师团退路,日军据险死守,并施放大量毒气,新桂系第11、21两集团军虽顽强进攻,但牺牲惨重;30日,稻叶师团得到冈村宁次派出3200余生力军补充后,遂发起反攻,白崇禧在预备队用尽后,被迫于9月6日下令撤退。

9月中旬,李宗仁病愈归任,继续指挥战斗。期间,最惨烈的是田家镇战役。10月21日,广州失守,10月24日,蒋中正下令武汉会战参战各军撤退,弃守武汉。因胡宗南部撤退过速,导致覃连芳第84军在应山、平静关被日军包围,突围时遭受重创。李宗仁立即致电军委会,要求严办胡宗南,但无结果。战后,第31军因牺牲过大,由韦云淞率领幸存军官回广西编练新军,少数士兵编入第48军。

第二十一集团军

武汉会战以后,廖磊21集团军留驻敌后大别山区作战,牵制日军西进,廖磊部在敌后建立了固若金汤的根据地。李品仙第11集团军则与第五战区其他部队一起跟随李宗仁转往鄂西豫南。1939年5月,新四军江北支队7团团长杨克志、政委曹玉福率全团2000余名官兵投奔廖磊,这样成建制的叛共投国,在共产党军队历史上极其罕见。

1939年10月,廖磊病逝,由李品仙接任安徽省主席及21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上任后采取“四面出击,扩大控制区域”的战略。在此后的抗战期间,第21集团军频繁出击,截断长江日军水陆运输线,向西遮断平汉线,向东遮断津浦线,第7军甚至东进至苏皖交界处,恢复了和县、天长等十余县的政权,始终保持对南京、武汉、合肥、蚌埠各地日军的威胁,基本控制了安徽省的局面;八年抗战期间,重庆国民政府在安徽省能够有效行使治权的县市有40多个。

自1940年4月开始直至抗战结束,第21集团军与新四军陈毅、张云逸、罗炳辉、李先念等部几乎每个月都有武装冲突,亦积极配合顾祝同发动皖南事变。其中规模最大的两次:1941年1月-5月,与张云逸、彭雪枫、李先念部的战争,共军损失约7000人;1942年5-8月,莫树杰第84军与李先念新四军第5师的战争,共军损失约4000人。

随枣会战

1939年4月,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为解除中国第五战区部队对平汉线交通的频繁袭扰,及对武汉的威胁,集结了4个陆军师团、2个骑兵旅团10余万兵力,向鄂西随县、枣阳地区进攻,企图歼灭5战区主力部队李品仙第11集团军。李宗仁率领所部约20万人,采取“诱敌深入,背后包抄”的战法,自4月30日至5月13日,第11集团军在随县至襄花公路正面顽强狙击,5月14日,汤恩伯、孙连仲两集团军在敌后两翼出现,激战至18日,五战区部队克复新野、唐河,19日,冈村宁次下令总退却,中国军队趁势追击,一举克复枣阳,月底包围随县,因缺乏攻城重武器方罢。此次会战日军第十一军阵亡13000多人,未及带走的战友尸体达5000余具,在日军战史上甚为罕见,而其战果是夺取了随县;中国军队虽亦阵亡近2万人,但比较之前历次会战,中日军人伤亡比例一般为5:1,甚至更高之数据,此战双方伤亡比例已很接近。

桂南会战

1939年11月15日,日本第21军司令官安藤利吉率领其部4万余人,在广西钦州湾登陆。当时广西全境国军仅有夏威第16集团军,辖两军:韦云淞第31军驻守桂北、桂东,何宣第46军驻守桂中、桂南。11月24日,日军攻占省会南宁,12月4日,进占昆仑关。蒋中正当即调集14个师入桂增援,统一由白崇禧指挥,以陈诚监军。12月18日,20万国军分三路在数百里长的战线上开始大反攻,其中以昆仑关为主战场,12月30日,国军克复昆仑关,反攻南宁。1940年1月初,日本派久纳诚一第22军增援,日军总兵力增至近10万人;1月28日,日军开始全面进攻,2月3日,日军夺回昆仑关。随后,因百武晴吉第18师团调回广东,日军收缩阵线,2月14日,国军夺回昆仑关。此后双方形成对峙。

此次会战,国军虽在昆仑关战役中击毙日军中村正雄旅团长,但会战最终结果是日军占领了重镇南宁,而国军伤亡惨重。2月25日,蒋中正在柳州宣布取消桂林行营,白崇禧和陈诚由一级上将被降为二级上将,第四战区司令官张发奎记大过一次,叶肇、徐庭瑶、蔡廷锴三个集团军番号取消;只有第46军军长何宣等3人受到嘉奖。

枣宜会战

1939年10月底,因第11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调任第21集团军总司令,经审慎考虑后,李宗仁决定委任军训部次长黄琪翔为第11集团军总司令。该集团军主力的第84军军长覃连芳因与李品仙不和而遭解职,由副军长莫树杰中将接任。

1940年4月,因年初第五战区部队在冬季攻势作战中对日军第11军造成重大杀伤,第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遂集结了7个师团12万兵力,分三路对枣阳作向心攻击,战役第一阶段仍以包围歼灭中国第11集团军为战略目标,第二阶段以攻占宜昌为战略目的。枣宜会战中,5月9日,第84军173师师长钟毅中将及全师大半官兵,为完成战区战略目标在唐河苍台战死;5月16日,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上将在汉水东岸南瓜店牺牲。但此次会战日军山胁正隆第三师团亦受重创。

6月1日,日军转攻宜昌,军事委员会急调陈诚率第18军驰援,12日,日军攻陷宜昌。中国军队多次反攻未果,此后形成对峙。此战的结果是第五战区通往重庆的长江水路被阻断,物资给养输送只有翻越巴东之崇山峻岭。战后不久,第十一集团军在第五战区撤销,第84军则东进大别山,隶属李品仙第21集团军。

豫南会战

枣宜会战后,日军认为已使第五战区第11、33两集团军丧失战斗力,但在1940年9月,第五、六两战区仍对宜昌进行了大反攻。园部和一郎遂又于11月中旬调集3个师团,对随枣地区展开进攻,12月初日军伤亡数千人后退出战斗。

1941年1月中旬,园部和一郎抽调了8个师团的兵力,分六路再度向第五战区展开进攻,企图毕其功于一役,歼灭第五战区的有生力量。李宗仁率领汤恩伯、刘汝明、孙震三个集团军以“捉迷藏”战术,对日军进行包围与反包围战斗。2月初,李宗仁见日军已显疲态,遂令李品仙第21集团军全力西进,攻敌后背,第21集团军攻克正阳、泌阳,逼近驻马店后,已切断日军弹药补给通道。园部和一郎遂下令总退却,李宗仁立即命令正面三个集团军趁势追击,2月11日,会战结束,日军伤亡近万人。

1942年12月18日,第48军李本一138师高炮连在大别山田家滩击落日机一架,机上日本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中将(后追晋陆军大将)、藤原武大佐等9人毙命,冢田攻大将是中国军队在八年抗战中击毙的军阶最高的日军军官。

抗战后与国共内战前期的新桂系

两淮战役

双十协定签署以后,桂系按照国民政府要求,进行军队整编,撤消了第84军。1946年4月,内战加剧,李品仙受任安徽省主席兼徐州绥靖公署副主任,夏威受任第八绥靖区司令官,以第七军(军长钟纪)为主力连续发动泗县战役、两淮战役,击溃数倍于己的中共解放军,致使毛泽东决定将华东野战军实际指挥权由陈毅转交粟裕,以挽回颓势。在泗县战役中,南、北城门皆为共军所破,然在此后惨烈的巷战、白刃战中,两路共军又皆被第七军逐出城垣,造成此后泗县战役国军方面的全胜之局;两淮战役中,第七军与整编74师精诚合作,打出了桂系和中央系罕见的配合。

山东战场

抗战胜利后,蒋中正、白崇禧任命韩练成为桂系主力第46军军长,然而韩的真实身份是共谍,1947年2月的莱芜战役中,在韩的指挥下,第46军全军覆没。

1947年4月,由第7军、第48军(军长张光玮)组成张淦兵团转战山东战场,5月10日,第7军向沂水发起猛攻,在蒙阴坦埠之中共粟裕决心调动华野六个纵队优势兵力,与沂水守军里应外合围歼第7军。然5月11日晚,粟裕连续收到沂水竟已被第7军攻陷,守军全部阵亡,且第48军“失踪”去向不明的情报。国军整编74师在探知坦埠为解放军华野司令部所在地,且华野主力向沂水方向运动,坦埠空虚之情形后,遂向坦埠展开急攻。粟裕判断此时继续围攻第7军过于冒险,最终决定调整部署围歼整编74师,中共华野于5月13日至16日发动孟良崮战役,令整编74师自师长张灵甫以下32000余人阵亡。有资料表明,桂系重要人物军令部第一厅中将厅长刘斐是共谍,国军重点进攻山东计划,其后的徐蚌会战计划,刘都通报了中共。不过,第7军攻沂水,整74师攻坦埠都是意外之举,不在国防部的原战略计划之内。

九江指挥所

1947年7月,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发起千里跃进大别山战略进攻,国民政府于1947年10月任命白崇禧为国防部九江指挥所主任,白崇禧立即将山东战场的张淦第三兵团(辖第7军(军长李本一)、第48军)调至华中,并重建第46军(军长谭何易),并与第56军(军长马拔萃)一起组建为徐启明第十兵团。由于解放军避开战力较强的中央军和桂系部队,不停的打击战力较弱的粤军,滇军,使得国军对大别山地区的进攻陷入胶着。但白崇禧的坚壁清野、堡垒战术,亦使刘伯承部处境艰难,被迫于次年1月撤离大别山地区,向北与陈粟三野靠拢。

新桂系的末路

华中防线流产

1949年5月8日,桂系骨干安徽省主席兼保安司令张义纯在浙西开化被共军刘伯承部俘虏。5月9日,白崇禧电令胡琏12兵团由上饶开赴南昌,据险防守;令闽南刘安琪第21兵团西进赣南大庾岭坚守;结果胡琏按照蒋中正之意,率部撤往粤东潮汕地区,刘安琪亦拒不从命。刘伯承二野遂会同林彪四野分三路向武汉合围。

5月14日,第11兵团司令官鲁道源向白崇禧报告,河南省主席兼第19兵团司令官张轸准备向中共投诚,15日,白崇禧令第七军在该兵团不愿降共的127军军长赵子立带领下的袭击19兵团司令部抓捕张轸,张得悉脱逃在128军军部宣布投降中共。当夜中共四野渡过长江,17日,白崇禧率国军各部向湖南撤退,武汉陷落。

湘北防线流产

5月20日,行政院长兼国防部长何应钦命令第14兵团司令官宋希濂率部由宜昌向湘西常德撤退,配合白崇禧构筑湘北防线,宋希濂则按照蒋中正的命令向鄂西恩施撤退,并自此脱离华中剿总序列。5月27日,共军占领上海。

7月21日,白崇禧得到毛人凤报告,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主席程潜、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唐生智准备在长沙谋叛,当晚白崇禧前往长沙,指示长沙警备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官陈明仁抓捕程、唐,但白崇禧发现陈明仁有异,25日,在确信陈明仁与程、唐已联成一气,且自身在长沙有性命之忧后,白崇禧黯然飞离长沙。

唯一之胜利

1949年8月4日,陈明仁、程潜、唐生智在长沙正式宣布降共。当晚第1兵团第14军军长成刚率全军南下投奔白崇禧,次日,陈明仁的老部下第71军军长熊新民率全军通电效忠于国民政府,6日,第100军军长杜鼎率该军大部离开长沙投奔白崇禧。至此,陈明仁兵团已只剩其司令部警卫团及100军一部。白崇禧随即委任黄杰为第1兵团司令官。

8月中旬,因陈明仁部原先已编入四野战略的近10万大军已不复存在,且成为敌人,导致林彪企图在长沙地区歼灭白崇禧集团的计划失败。林彪愤怒之下,严命第四野战军展开追击,林部勇将钟伟之49军尤其大胆急进,8月15日-17日,在湘南青树坪遭到张淦第七军的围攻,损失严重。国军方面称共军此役伤亡约2万人,解放军方面公布有伤亡3千多人,另有13000余人因暑疫病倒。

李蒋广州之别

青树坪一役后,白崇禧犯下其军事生涯最大之错误,白氏既未听取张淦的建议,会同黄杰第1兵团、徐启明第10兵团、鲁道源第11兵团、刘嘉树第17兵团,向长沙趁胜大反攻(其中张、徐、鲁三个兵团为桂系嫡系),一决生死;也未听取夏威之意见,趁共军亟需休整无暇南下,将30余万正规军全部撤入广西大本营,再发动100万民团武装,固险据守。白崇禧选择了将主力留在湘南,观察局势。

9月22日,中共将帅叶剑英、陈赓、邓华部野战军并曾生两广纵队等近30万大军,翻越粤北五岭山脉,进攻广东。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2日,林彪抓住一个偶然的战机发动了衡宝战役,以13个师17万人的兵力将桂系精锐第7军171、172师及军部直属部队,第48军138师、176师包围,激战至11日,仅第7军军长李本一率172师1个团,及138师师长英彦率该师大部逃出。这四个师是三大战役后国军最后的精华,尤其是第七军两个师的不复存在严重打击了西北、西南、华南各地国军的士气。第7军224师、第48军军长张文鸿及175师未参加此战。

10月2日,叶剑英部自东、北两路向广东发起总攻。李宗仁令胡琏第12兵团坚守粤东,刘安琪第21兵团由海南岛北上广州,协助余汉谋保卫广州,然蒋介石命令胡琏开往金门,命令刘安琪原地待命。10月13日,李宗仁由广州飞往重庆,次日,共军进驻广州。

广西陷落与桂系灭亡

衡宝战役后,白崇禧指挥各部20余万人退入,立即以民团总队补充第7军、第48军之兵员。

11月初,李品仙、黄杰向白提出全军撤往越南,法国军队若有阻拦,即以武力解决;蒋中正则希望白崇禧退往云贵,与胡宗南、宋希濂等构筑大西南防线;雷州半岛、海南岛守将陈济棠、余汉谋、薛岳等则建议白崇禧撤往海南岛。白崇禧在这三个方案间犹豫不决。

林彪则在以四野为主力,并联合二野、三野共计70余万兵力,自北、东、西三面对广西形成合围后,于11月15日发起广西战役。最终白崇禧决定主动向东线二野陈赓兵团进攻,打通前往雷州半岛转往海南岛的通道。以张淦第3兵团(辖7、48军、126军)、鲁道源第11兵团(辖58、125军)为攻击主力,黄杰第1兵团(辖第14、71、97军)负责阻击自贵州南下的共军,刘嘉树第17兵团(辖第100、103军)负责阻击自湖南南下的共军,徐启明第10兵团(辖46、56军)向钦州龙门港攻击前进,并掩护张兵团南翼。

11月18日,张淦、鲁道源两兵团在粤桂边境的必经通道云开大山宝圩、合江地区,对陈赓第四兵团展开了殊死的进攻,然陈赓部之抵抗亦极其顽强,11月25日,四野第15兵团赶至增援,东线共军兵力已增至20余万人,余汉谋亦率所部2万余人对共军后背展开逆袭,企望打开会师之通道。血战至27日下午,张淦向白崇禧报告,所部牺牲过大,已不可能击溃当面之敌;此时黄杰、刘嘉树两兵团防线崩溃,桂林、梧州、柳州等地均告失守,绝望之际,徐启明兵团攻占钦州龙门港。白崇禧立即向蒋中正请求海军赴援,蒋中正随即派遣中华民国全部海军舰艇前往钦州港,林彪部四野各军则以每天100里的行军速度向钦州挺进。

11月28日,白崇禧命令张、鲁两兵团迅速脱离战场向徐启明兵团靠拢。然不幸,由于第七军与鲁道源兵团被陈赓第四兵团死死粘住,未能顺利脱离前线,张淦遂命令第48、126两军及第3兵团直属部队于博白、陆川地区暂停,等待第七军。30日,鲁道源兵团大部阵亡,第七军则到达博白,31日夜,四野43军跟踪追击至博白,陈赓兵团则以每天150里之疯狂速度完成合围,激战至12月6日,最终张、鲁两兵团只有极少数人突出与徐启明兵团会合;号称“桂军之花”、“钢七军”的国民革命军第七军于是役后全军覆没,片甲无存。

此前,徐启明鉴于第10兵团已有被合围于钦州的危险,已于12月3日命令只留少数部队留守钦州,兵团主力西进力图与黄杰、刘嘉树两兵团一起,奋力向越南前进;7日,钦州守军全军覆没。最终第10兵团主力覆没于钦州至南宁的公路上,刘嘉树第17兵团覆没于中越边境的龙州、东兰。12月11日至14日,解放军先后占领镇南关、防城等边境要镇。只有黄杰兵团的第14军、第97军在撤入越南时,建制尚还完整,其他最终逃入越南的桂系将领有:第10兵团正、副司令官徐启明、谭何易,第11兵团司令官鲁道源,46军军长王佐文,56军军长马拔萃,126军军长张湘泽,连同黄杰所部共约3万人;白崇禧自12月2日起,率领陆续到达钦州湾海面的海军舰只数十艘苦苦等待,最终无一兵一卒登船。

撤往越南的部队中有两万多人在韩战爆发后的1952年转运台湾,这些部队渐被播迁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直接控制,不再是新桂系的部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