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场指挥,确保施工安全,提高效率。中广军事记者邓曦光 摄

中广网新疆10月16日消息(记者刘志 邓曦光)昨天(15日),记者乘车沿着武警交通二总队承建的独库(天山)公路最艰险的控制性路段走进天山,来到筑路兵中间,听他们讲重修天山公路的感人故事,追寻30年前革命前辈血洒天山公路的足迹,感受新一代筑路兵的“天山精神”。

天山公路北起新疆石油重镇独山子,南至丝路古镇库车,称“独库公路”。经过老一辈筑路兵10年的艰苦奋斗,1984年正式通车,期间有168名官兵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全长562公里的天山公路平均每3.3公里就有一名筑路军人倒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行进中,恰逢武警交通二总队六支队官兵正在处理8万立方米的泥石流。图为中广军事记者刘志(左)采访战士陈守元。中广军事记者邓曦光 摄

2008年6月开始改扩建老天山公路,路面由原来的不足8米拓宽为12米,取直许多弯道,里程缩短了42公里,竣工后将达到国级二级公路标准。车队在天山公路上蜿蜒前行,记者手中的半瓶矿泉水晃动不大。

平整路面上时常能看见山体滑落的碎石。“今天天气不错,风不大,被吹下的碎石不多,风大时,一路上指不定啥时就有飞石砸破挡风玻璃”。随行司机表情略显轻松,现在好多了,部队修建时,在碎石多的山体上“织”了钢丝网。

天山公路素有“公路地质灾害博物馆”之称。武警交通二总队承建的改扩建路段都在高山峡谷,近百公里都是悬崖峭壁。

“乌兰萨达克”(蒙语:鸟都飞不过去的地方)路段,狂风杂着碎石满天飞,悬崖上松动的石块经常被刮掉,勘测设计者很难到达最佳测量点,只能在图纸上标上虚线,因此被称为“飞线”路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士杨利智向记者讲述了测绘时曾经遇到的惊险一幕:“我正蹲在仪器前测量时,突然听到哗哗声,这是哪来的石头,这么大。当时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想了很多,是跑还是不跑,跑了测绘仪咋办,不跑很可能被砸到……索性用大衣把头蒙上,趴在仪器上,听天由命吧。紧接着,一块大石头从脑袋前飞过。”

“‘飞线’路段,我们头戴钢盔、身背风枪,腰间缠炸药包,手抠着石缝,像壁虎一样在悬崖上放线测量,打钢钎施工。”说到这儿,武警交通第二总队七支队天山公路总工程师杨大鹏语气坚定,老一辈不怕流血牺牲,手搬石头、锹挖镐刨开山辟路的“天山精神”就是动力,我们用现在的技术和工具改建了一条更好的天山公路交给新疆人民。

前两天,天山连续降雪,海拔高、背阳面路段积雪成冰,车辆行驶过此处特别危险,稍有不慎可能就会滑入悬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广军事记者邓曦光(右)采访参加重修天山公路任务的战士。中广军事记者刘志 摄

海拔3400多米,走上一段,呼吸紧促,有些头晕。皑皑的天山风光通透喜人,可一到大雪或雪崩,厚达六七米的积雪阻塞道路。武警交通部队官兵根据这一段的气候特点,科学分析,合理设计了“防雪走廊”,大雪就会沿着与大山一体的走廊式“遮雪板”滑到山涧。

防雪走廊前面的哈希勒根隧道只有340米,武警筑路官兵却用了一年的工期。官兵们克服了高原反应、低温等困难,运用混凝土防冻剂、沥青温拌剂先进筑路技术,按照工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施工任务。

两天的天山采访,记者感到头晕脑胀,时常恶心,嘴唇也裂出了血口子。

12年老兵、装载机操纵手孙守元,皮肤黝黑,嘴唇干裂,手指关节稍粗一些。见到记者,很想说说自己的经历,但又有点惧怕:一上山就大半年,见不到生人,现在都有点不敢说话了。

熟悉了一些,孙守元再遇到记者,就会主动上来搭话儿:完成天山公路任务后,在大雪封山前,赶往阿勒泰福海继续修路,把“天山精神”带到那儿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山风光。中广军事记者刘志 摄

对于我们不熟悉天山的人来说,一路上详尽地领略了天山的秀美风光。可是对于天天抬头就是大山,低头就是冰雪的这些武警交通部队修路官兵来说,施工期间,除了战友,很少见到其他人。单调无味,孤独寂寞,再也没有心情身边的天山美景。

天山日落要晚于北京两个多小时,记者住宿在海拔2000多米的乔尔玛。这儿只是一个地名,除了筑路部队及几户牧民,再没有人烟。营房已经开始供热,可盖上两双被子也不觉得热,冰凉的手脚好半天才暖和。

路是躺下的碑,碑是竖起的路。新疆各族群众永远铭记交通部队为当地民族团结、经济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先后在乔尔玛、和田、哈密修建了3座镌刻功勋的纪念碑。

“以前,我们的羊300块钱都卖不出去,天山公路修通后能卖上1000左右块钱。新的天山公路通车后,能带来更多的游客,我的饭庄也能有更多的人吃饭、住宿,收入就提起来了,日子会越来越好。”哈萨克族牧民达拜感激这些筑路兵,他们特别辛苦,很不容易,又看到了30年前修建天山公路老一辈的“天山精神”,感谢,非常感谢他们。

挥别天山,踏上归途,高处的公路盘旋远去。不知经过多少个一面山体一面悬崖的缓坡转弯,头晕、恶心得厉害。

不禁感叹:一条本没有路的天山,硬是开出了南北疆的通道,洒满了168名烈士的鲜血;路不够宽,安全系数低,不能满足新疆经济发展的需要,交通部队官兵领命集结,重修天山公路艰险的控制性路段,再现“天山精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参与重修天山公路武警官兵的营房。中广军事记者邓曦光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0年前,修建天山公路的前辈们穿过的军装。中广军事记者邓曦光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月的天山,公路上已经有了积雪,车辆行驶要特别小心。中广军事记者刘志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山公路的开通,带动了乔尔玛旅游业的发展同时催生了一些相应的超市、饭店。中广军事记者刘志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0年前,修筑天山公路牺牲的168名烈士的墓地。中广军事记者刘志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蜿蜒曲折的天山公路。中广军事记者刘志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了在大雪封山前完成清理泥石流任务,官兵们加紧作业。中广军事记者刘志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武警官兵在天山公路海拔约3300米处修建了防雪走廊,防止雪崩封堵道路。中广军事记者邓曦光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山公路的哈希勒根隧道只有340米,武警官兵克服高原反应等困难,发扬老一辈的“天山精神”,按照工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施工任务。中广军事记者邓曦光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武警交通二总队重修天山公路的宣传口号。中广军事记者邓曦光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武警战士正在操纵挖掘机清理封堵路面的泥石流。中广军事记者邓曦光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由于海拔高,温度低,在施工期间,战士要靠火炉取暖,补养不足时靠方便面充饥。中广军事记者邓曦光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山公路走向示意图。中广军事记者刘志 摄


本文内容于 2011/10/19 0:40:57 被中华民族之魂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