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重建74军

1947年夏,国军在74师未参加孟良崮之战的3个新兵教导团和1个榴弹炮营的基础上,加上该师归队的伤愈官兵,再补充新兵(最大一批补充兵员是广东航空警备旅),重建整编74师,师长邱维达,下辖第51旅(旅长王梦庚)、第57旅(旅长程有秋)和第58旅(旅长罗幸理)。邱维达,1906年出生,湖南平江人,字力行,号青白。黄埔军校第四期步兵科、陆军大学第六期特别班毕业。

历任国民革命军1军1师排长、4军教导团10连连长、46军54团连长、1师5团副营长、独立32旅694团营长、92师694团副团长、补充1旅参谋主任、99师295旅590团副团长、51师153旅306团团长。抗战爆发后任51师515旅副旅长、58师183旅旅长、57师副师长、14集团军参谋长、4方面军参谋长、74军51师师长。孟良崮战役时任台枣警备司令,所以没有参加,因他是74军的“老人”,便由他来负责重建,此时的74师,80%是新兵,装备也是日式和美式混杂。1947年11月,解放军释放了一批国军被俘的连、营、团级军官,其中一些老74师的一些军官又被派到新74师,而且多数官升一级,这些军官将老74军的训练和传统沿袭下来,加上还有一些老兵,可以说还有一些74师的骨干,所以新74师战斗力虽然与老74师还是有一定距离的,但比一般的国军要强。

经过半年多的紧张训练,整编74师于1948年1月列入徐州陆军总部序列,并于1月底开赴安徽阜阳、蒙城。从2月开始,便与当地解放军地方武装发生过多次战斗,使部队得到了实战经验。

初战阜阳

1948年3月底,刚转出大别山的中原野战军集中第1、2、3、6和11纵队以及华东野战军第10纵队,对阜阳发起攻击,因为阜阳守军比较孤立,同时打下阜阳可以为当时计划粟裕率3个纵队南渡长江扫清侧翼。阜阳当时是国军第14绥靖区公署所在地,但是守城的只有整编74师58旅,约9000人,得知解放军逼近后,立即进入临战状态,连夜抢修城防工事,加紧构筑工事,并在西南城墙上设置山炮阵地,市内拐角楼到大东门的城墙上设置迫击炮阵地。四门主要街道上各修筑了两座钢筋水泥碉堡,密布铁丝网和障碍物。国民党第14绥靖区公署设在城隍庙,58旅旅部在马公祠,国军决心死守阜阳,必要时放弃南半城,死守北半城。

解放军以1纵为主攻,第一步以第2旅攻击南关,第20旅攻击东关,然后第1旅攻击城垣。11纵则在北关助攻。

3月29日晚,1纵20旅59团在阜阳外围东三里湾歼灭守军1个连,随即59团派出3营4连担任警戒,全团在东三里湾休息备战。由于战斗很顺利,59团比较大意,第二天中午,国军222团1个营突然发起攻击,4连伤亡过半,59团在国军猛烈冲击下被迫退出东三里湾,59团民运股长吴明也在战斗中被俘,前天战斗中的国军俘虏也被尽数抢回。59团退出东三里湾后立即重新组织力量,发起反击,同时11纵也赶到助战,这才将反击的国军消灭,把吴明又夺回来。

3月30日晚,20旅58团派出尖刀连大胆穿插,一举占领了东关与阜阳城东门之间的吊桥,切断了两处国军的联系。随后58团主力跟进,占领了东关部分地段,但是58团在冲击途中遭到国军猛烈火力拦阻,伤亡很大,其中穿插的尖刀连只剩下一个班,无奈之下只好撤出东关。59团派出1个营前来增援,经过数小时激战,这个营也伤亡过半,同时国军组织1个排的突击队以火焰喷射器开路,猛攻58团在东关的出发阵地,危急之中,20旅旅长吴忠果断决定以攻对攻,下令58团全线出击,58团投入全部力量发起冲锋,这才击退国军反击并乘势占领东关。当夜,双方在东关外南北两侧彻夜激战,解放军在重机枪掩护下,接近吊桥西部的两座碉堡,使用炸药包将其爆破,随即攻进东关,不久守城国军反攻,夺回了碉堡,用机枪火力阻击解放军后续部队,并以反冲击将攻入的解放军压出城外。随后解放军接连发起2次进攻,终因后续部队跟不上而功亏一篑。据解放军58团团长战后回忆,阜阳之战是该团在解放战争中伤亡最惨重的一次战斗,全团伤亡600余人,只毙、伤、俘敌300余人。

东关战斗中,国军设在阜阳城文峰塔上的炮兵观察所,居高临下不断指挥炮火轰击东关和东三里湾的解放军,给解放军造成很大伤亡。1纵司令员杨勇命令第2旅尽快占领该塔,2旅4团团长晋士林亲临一线指挥,爆破手将炸药送到塔下,不料该塔结构坚固爆炸后居然没有倒塌,可是塔上的国军被吓坏了,不敢再战缴械投降。

东关激战之时,国军孤悬在城外颖河东岸七里铺的1个营在222团团长蔡鄂亚率领下,猛冲猛打竟从南关东侧解放军第2旅和第20旅的结合部,杀开缺口突入城内,颇有老74师的风采,令解放军吃惊不小。但这个营伤亡过半,团长蔡鄂亚也几处负伤。

3月31日,伤亡惨重的20旅撤出战斗,由第1旅代替进攻。同时11纵占领北关准备攻城,国军竟然组织力量反攻,把解放军准备攻城的主攻团击溃,其战斗力不容小视。

58旅全力坚守了6天,邱维达率74师主力迅速自蒙城增援,整编第5师(即第5军)之96旅、21旅也赶到蒙城,在邱维达统一指挥下一同赴援,同时调集胡琏兵团和张轸兵团分别前往增援,准备围歼攻城解放军。4月3日解放军见国军有20个旅的援军正在陆续赶来,短时间里又无法攻占阜阳,便只得放弃攻城,分路撤出战斗。蒋介石和顾祝同均发电嘉奖,一致认为74师重建后初试锋芒就能有此战绩,说明其战斗力已经大有长进,可堪一用。

豫东战役和济南战役

1948年5月,74师之57旅调归整编32师(也是被歼后重建的师,师长就是74军老军长施中诚)。

1948年6月底,解放军发起豫东战役。战役第三阶段,解放军对帝丘店地区黄百韬兵团组织围歼,74师奉命驰援,从阜阳、蒙城地区兼程急进,于7月5日进至宁陵以西,与中原野战军第11纵队接战,74师的迅速增援,有力策应了邱清泉、胡琏两主力兵团的增援,在多路国军迫近,而难以迅速解决黄百韬兵团的情况下,解放军被迫于7月6日晚撤出战斗,由于仓促撤出战斗,加之缺乏足够的运输工具,有近千伤员和一些缴获物资未及撤走,被国军所获。此役,74师作为援军的一路偏师,行止迅速,对主力的增援行动起到了积极的配合作用。

1948年9月,济南战役打响,国军防守济南的第2绥靖区司令王耀武飞赴南京求援,蒋介石考虑到王耀武是74军的老军长,便命令74师9月17日开始从徐州空运济南。但是空运才进行了一天,解放军就攻占了城西玉皇山、簸箕山等地,以炮火封锁了飞机场,仅仅空运了58旅172团的7个连就被迫终止。

这7个连后来被王耀武派往商埠,担任第2绥靖区司令部的守卫。9月20日,解放军猛攻商埠,22日开始攻击第2绥靖区司令部,74师凭借司令部坚固的钢筋水泥大楼(原为山东银行大楼,由德国人所建)和四周明碉暗堡组成的工事,负隅顽抗。此出的战斗相当激烈,被誉为济南战役中的“绞肉机”,解放军集中炮火猛轰,整幢大楼被炸得千创百孔,满目疮痍,几乎被炸成个躯壳架子,但74军的这7个连仍然拼死抵抗,子弹和手榴弹不断从窗口和弹孔里飞出,即便在解放军攻入楼内后仍与解放军逐楼、逐屋、逐层争夺,力战不降,解放军称之为“打死不缴枪”,这7个连即使在军官大半死伤的情况下,士兵也极少投降,秉承了老74军的顽强战斗意志,最后全部战死。解放军第3纵队第8师师长王吉文就在商埠战斗中身负重伤,不幸牺牲。

淮海战役

1948年9月,国军恢复军师番号后,整编74师改称74军,下辖第51和58师,移驻商邱,隶属邱清泉指挥的第2兵团。

11月,淮海战役爆发,74军随第2兵团参战,首先作为第2兵团预备队,移驻徐州机场和潘塘。潘塘位于徐州东南8千米,毗邻徐州机场,是徐州东南的门户。

11月10日,黄百韬兵团在碾庄地区被围,徐州国军主力向东增援。战至14日,由于解放军阻击部队的顽强抗击,增援国军进展迟缓。第2兵团司令邱清泉决定投入预备队74军迂回到解放军阻击部队侧背。

15日,74军配属1个坦克营和1个榴弹炮营向双沟迂回。巧的是,解放军也同样在实施迂回,由苏北兵团司令韦国清和政委吉洛(姬鹏飞)指挥华东野战军第2、第12纵队和中原野战军第11纵向徐州东南侯集、赵圩迂回,攻击第2兵团侧背以减轻正面阻击的压力。

当晚74军从潘塘出发,向双沟方向前进。晚10时,其先头团进抵房村以南周楼地区时与解放军先头部队2纵4师12团、11团和6师17团遭遇,双方发生激战,74军先头团损失过半。74军51师师长王梦庚以为是解放军小股部队,仍想将其击退继续原定迂回任务。战至午夜,国军51师发现情况不妙,遭到三面攻击并陆续发现解放军2纵、11纵、12纵和苏北兵团四种番号,此时74军军长邱维达来到51师师部,认为当面解放军绝对不是小股部队,因此立即决定收缩阵地,与解放军在刘塘、前后谢庄、卢楼、赵洼、班庄、贺楼一线对峙。

此时粟裕正在酝酿一个大胆的计划,欲全歼邱、李两兵团于林佟山、东贺村以东、大许家以西地区。苏北兵团迂回进攻就是要切断邱、李两兵团返回徐州的退路。

16日天亮后,解放军先是开始小规模试探性攻击,下午2纵6师通过战斗查明当前敌情,投入主力向王塘、李村两地攻击,经过激战于次日凌晨攻占这两个村庄。邱维达鉴于自己孤军深入,比较突出态势不利,立即抽缩兵力,以潘塘为核心,在二陈集、张集一带转入防御。

16日中午,74军以2个师的兵力,在密集炮火和坦克掩护下向2纵阵地发起攻击,其中51师一个团向4师11团阵地猛攻,以郭湖镇战斗最为激烈,炮火将镇中房屋全部摧毁。同时58师向据守李村的解放军6师17团进攻,在猛烈炮火和7辆坦克掩护下连续冲击,数次突破17团阵地,但是都被解放军击退。直到下午3时,74军才终于突破2纵前沿阵地,但解放军6师派出预备队18团增援,将国军击退。同时,邱清泉接到邱维达遭遇解放军主力的报告,惟恐后路有失,派70军32师赶来增援。

16日晚,解放军展开3个纵队主力,全力发起突击,双方在二陈集附近地区反复争夺,很多阵地多次易手,74军投入总预备队和配属坦克营,并集中全部炮火支援,战至17日凌晨才勉强稳定了战线。邱维达因为已经使用了全部预备队,担心如果解放军夜间继续攻击,恐怕无力支持,所以接连向邱清泉告急。邱清泉也担心潘塘失守,危及徐州,便抽调精锐第70军96师288团和286团2个团乘汽车前去增援,这2个团于黄昏到达潘塘。

17日深夜,解放军再次发起攻击,由于国军援军已到,实力大增,2纵4师、6师激战一夜毫无收获。

18日凌晨2纵先锋部队突入国军阵地纵深达4千米,但是孤军深入三面受敌,部队伤亡很大,被迫后撤到出发阵地。此时国军在潘塘不到5千米正面上,已集中了5个师又1个旅的兵力,粟裕见潘塘方向国军力量增强,迂回第2兵团侧背难以达成,便下令放弃迂回计划,苏北兵团脱离接触,主动撤出战斗。

18日晨,国军见解放军有撤退迹象,立即在装甲车掩护下发起追击,略有俘获。邱清泉夸大战果,谎称徐东大捷,获得青天白日勋章,第2兵团还获得20万银元的奖赏。

11月25日,第2兵团奉命向南攻击,企图重占宿县打通津浦线,74军领受向宿县攻击的任务,当天8时,在飞机掩护下向南猛攻,解放军阻击部队为1纵、两广纵队、鲁中南纵队和冀鲁豫军区部队,尽管这些部队连日战斗,已相当疲劳但仍全力抗击,与国军逐点逐村拼死争夺,很多阵地都是拉锯反复,少者4、5次,多这6、7次。经一天的激战,74军推进3千米。

26日,74军继续猛攻,此时解放军已调来第4、8、9纵队加强防御,并构筑3道防线,而74军因昨天激战,一线部队伤亡颇大,战斗力已有所下降,邱维达亲赴前线督战,也不过只前进了1千米。

至28日,第2兵团被阻于四堡、褚兰一线。

11月29日,徐州国军开始撤退,74军于晚9时向当面解放军发起最后一次攻击,便脱离接触,沿徐萧公路南撤。

12月4日,徐州国军在陈官庄、青龙集地区被解放军包围,74军作为全军先锋,当晚向南突击,以求打开缺口。此时解放军刚刚到达,还未在正面构筑坚固工事,所以74军51师进展很快,连续攻占5个村庄,但由于两翼部队进展迟缓,致使51师侧翼暴露,遭到解放军反击,损失不小,攻势受挫。

12月5日,74军和70军并肩向南猛攻,前进了4、5千米。

6日,解放军防御逐渐增强,74军的攻击进展甚微。

8日,74军在坦克团和榴弹炮团支援下,倾尽全力猛攻刘集,企图为全军打开缺口。在邱维达督战下主攻的58师经六小时激战,付出巨大代价才攻占刘集西南的小刘集,至此,74军的实力已消耗近半,但突围仍未成功。

9日,解放军发起全线攻击,74军与友邻部队的结合部多次被突破,74军使用了全部预备队才勉强守住了阵地。随后解放军开始围而不攻,战斗也就随之沉寂。

1949年1月6日晚,解放军经过二十多天的休整围困,发起总攻。

9日上午,被围国军开始突围,但在解放军阻击下突围未果。解放军攻击集团乘势发起攻击,激战至午夜时分,邱维达接到邱清泉自行决定的电话,知道情况已十分危急,便决定58师坚守阵地掩护主力突围,51师于次日凌晨首先突围,撕开口子后再掩护58师突围。

10日凌晨3时,邱维达亲率51师向刘集以西猛攻,突破了解放军阵地,但就在部队冲出缺口时,侧翼遭到解放军的反击,51师师长王梦庚率部反击,中弹身亡,部队因此发生混乱,无法继续前进,解放军随即发起冲击,51师随即被歼灭,邱维达被俘。而坚守阵地的58师负隅顽抗,一直坚持到10日下午14时才被解放军第4、10、9纵消灭,58师师长王昌奎被俘,但旋即逃脱,该师是淮海战役中最后被歼部队之一。至此,重建的74军再次被全歼。

最后的74军

1949年2月国军又在浙江第三次重建74军,其兵员基本是第9编练司令部征招的浙江籍新兵,劳冠英任军长,该军下辖第51、57、58、暂1、暂2师共5个师(各师主官不详),虽然有着5个师的番号,但都是未满员的,由于缺乏骨干,战斗力比前2个74军都下降很多。

4月才组建两个月的74军隶属京沪杭警备司令部,驻扎在浙江兰溪,作为长江防线的二线部队。渡江战役发起后,74军迅速南撤福建,侥幸逃脱了被歼的命运。

5月,国军对福建部队进行整编,74军、85军和第9编练司令部直属部队合并为74军,下辖3个师,军长仍为劳冠英,全军仅1.5万人,隶属于第6兵团。

7月,国军对福建部队再次进行整编,此次74军缩编为2个师,第23师和第216师,负责福州以东罗源、连江、澳头地区防御。

8月初解放军发动福州战役,此时的74军已不堪一击了,23师大部和216师一部均在福州外围被歼,74军军长劳冠英率残部退往平潭岛。9月中旬,解放军攻占平潭岛,74军残部被彻底消灭,劳冠英仅率少数随从逃往台湾。

1949年8月底,蒋介石为了拉拢云南地方实力派时任云南省主席的卢汉,允诺给予云南保安部队2个军的番号,其中就有响当当的74军这一番号。1949年10月滇军新13军(原云南保安团扩编)就改番号为74军(隶属8兵团,实际上只是纸上文件,该军从没有归第8兵团指挥),军长余建勋,下辖184师(瞿琢)、259师(保如光)和260师(尹集生)。

12月12日,卢汉发动昆明起义,74军作为他的嫡系部队也随之起义,改番号为暂编云南人民解放军第12军,军长仍为余建勋。后经过教育改造,补入云南军区部队。至此,在抗战中名震天下的74军画上了最终的句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