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到生产基地不久刚见到刘助理的时候,看着平凡的他,没想到在他身上却有着惊人的经历。从司务长那里得知,刘助理是我们团里为数不多的对越参战军人。小时从电影里看到参战老兵的风采,在现实生活中还是第一次和对越参战老兵接触。这位老兵姓刘,很惭愧现在已经想不起他的名字,当时他是后勤军需股的助理,我和战友很亲热地叫他刘助理!

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到我们基地来检查工作,由于从小受到电影的熏陶,对打过仗的军人,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和好感!很遗憾的是虽然当过兵,扛过枪,可却没有上过战场!只有真正上过战场的军人,才算是不白当兵一场。听司务长讲,刘助理的仕途很坎坷,和他同年兵的战友,有许多都是少校以上军衔,职务也比他高了许多!有的到了副团,最差的也是正营职干部了。而他还只是上尉军衔,行政职务还是正连!当时我和战友很不明白,从道理上说上过战场的军人,应该是要受到部队的重用,要比其他没有战争经历的人要提得快些才对。我和战友很同情刘助理的遭遇,对其他干部我们有时爱理不理,但对在团里受到排挤的刘助理却格外地尊重。

由于刘助理分管我们基地,隔三差五地都会到基地来检查工作和看望我们,让我和战友有机会向他请教战场上的事情。从和刘助理的交谈中得知,他是78年兵,当兵一年后随部队开赴对越反击战前线,经过血和火的洗礼后,在战场上荣立三等功,然后和许多参战军人一样,立功提干,由于文化程度不高,加上又从其他部队缩编到边防团来,在团里没有关系,所以让他难得有升迁的机会。我们很为他鸣不平,慨叹部队对他不公,他到边防团后受到的待遇很不公平。对于有实战经验的军人,应该充实到边防一线,去带出一批能够适应战争的军人。可他却被现实无情地分到了军需股当助理,分管我们基地的工作。我和战友都明白,这是一个闲职,只是让他在这里等待时间提到少校后,好转业回家。部队对他来说,基本和我们几个老兵一样,前途渺茫,等待回家的那一天。当我和战友为他的事打抱不平时,仿佛看破红尘的他只是淡淡一笑,无奈地对我们说“我比起那些牺牲在越南的战友幸运得多,他们为了祖国的和平,将宝贵的生命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我能活着健康地回来,已经很满足了!”令我和战友感动不已。

每次刘助理来基地时,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无论我们在干什么?总喜欢去和他聊天,聊得最多的就是当年他在战场上的情景!从前的我们只是从电影里了解到战争,从来没有接触过真正参战的军人。对他们在战场上的任何事情都很有兴趣,虽然知道要撕开他内心深处的伤痕,勾起他埋藏在心灵深处的往事很残忍!但好奇的我们,还是将他拉回到那段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战争。刘助理告诉我们,当时中央决定开始对越实行自卫反击战后,大批的军人开往前线,出兵最多的成都军区。当战争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全国各地的热血军人也按捺不住想去前线杀敌报国。纷纷写血书要求参战!当时入伍一年多的他也热情澎湃地自愿要求去打越猴,据刘助理说,当时的兰州军区组成了一支部队(具体是啥编制,我已经记不起来)。从各个部队里挑选了一批军、政素质高,自愿申请去战场的老兵,派往越南战场去锻炼。想经过这次实战来达到检验部队战斗力的目的,他幸运地被挑中。这次挑选条件很高,必须是副班长以上且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才有资格去前线。只有极少数军事素质相当好和有特长的士兵,有资格进入这支部队。根据刘助理的回忆,当时所有的参战军人全都降一级使用,副班长当战士,班长当副班长,排长当班长,连长当排长,营长当连长,以此类推。

经过短短几天的战前救护等特别培训后,他们剃成了清一色的光头,然后开赴前线。我们最感兴趣的是残酷无情的战场形势,问得最多的也是刚上战场他们的心里活动。刘助理告诉我们,当时在进入阵地的途中,心里真的很害怕,从来没有实战经验,这次又是出国作战,担心对异国的地形不熟悉,怕打不好仗给祖国丢脸。当最初听到枪炮声时,吓得不知所措,特别是在丛林里,行军的路上突然一声黑枪打来,紧张得很。后来和越军短兵相接,看到一个个朝夕相处的战友牺牲在敌人的枪炮下,所有的害怕都转变成对越猴的痛恨!只想着给死去的战友报仇。经过几次实战后,便不再有害怕的心理,慢慢熟悉了战场形势。我和战友问他打死过几个越南军人,刘助理说他也不清楚,当时战场形势逼人,只想着怎样消灭敌人,加上大家都对着敌人开火,不知道哪些敌人是自己的子弹将他们打死的。

我们还问了他,看着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战友在一瞬间又阴阳相隔害怕吗?他告诉我们,从主动要求上战场时,虽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可看到战友牺牲的惨状,心里还是很害怕,但那只是短短的时间而已。我和战友很想知道他从战场回国时的想法,不停地问他,他说当时听到回国的消息,很开心!当部队撤回到祖国的领土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妈妈!我终于活着回来了!”感觉浑身的热血沸腾!没有出国作过战的人永远无法体会到这种心情。看着他此时的情绪有点激动,也许又让他想起了班师回国的那一刻。

现在,在铁血上看到了松山生人战友的战争回忆,由于他们是炮兵,当时是成建制的上战场,连参军个多月的新兵都不例外。也看过老汪和许多参加过越战老兵的许多文章,老汪战友属于步兵,不知当时是不是也是成建制地上战场?我从刘助理那里知道的情况,当时兰州军区派去参战人员全都是从各连队抽的军政素质好的士兵,主要目的是去接受实战锻炼。回来后好将实战经验传授给其他战友,可惜许多参战军人,由于各种原因留在部队的不多,即使留下来的,也有许多没有去带兵训练。看着刘助理的遭遇,心里很不舒服,参战军人本是部队的人才,不让他去部队带兵,却让他来到军需股干助理,分管生产基地,实在是大村小用,可惜和浪费了这笔宝贵的财富!

本文内容于 2011/10/19 21:40:14 被边关冷月100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