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题:险被出卖的“北方四岛”

至少230亿美元卖给日本

1992年夏初,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格拉乔夫大将突然接到总统叶利钦的指示,要求军方迅速制定部队撤离南千岛群岛的进度表,并强调必须在叶利钦总统计划于9月访问日本前拿出来,“这对俄罗斯改善与日本的关系极为重要”。

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俄总统叶利钦的高参——时任国务秘书的根纳季·布尔布里斯、外交部长安·弗·科济列夫等亲西方政治家相信俄罗斯在远东的朋友不是被封锁的中国,而是财大气粗的西方七国之一日本,解决南千岛群岛领土问题是赢得日本经济援助的关键。1992年3月,科济列夫在接见日本客人时就保证:“俄罗斯再也不会刺激日本了。”不久,布尔布里斯和科济列夫还联合为叶利钦准备了解决俄日领土纠纷的五点方案,主要内容是:

1、俄罗斯承认与日本存在领土争端;

2、俄罗斯在四岛上建立为期15~20年的自由经济区;

3、俄罗斯在四岛上实现非军事化;

4、俄日签署和平条约;

5、谁最终拥有四岛主权的问题留给后人解决。

其中第五点是科济列夫模仿中国提出的“钓鱼岛解决方案”。上世纪70年代,中国与日本谈判缔结和平条约时,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建议把解决钓鱼岛争端的任务留给后人。实际上,布尔布里斯和科济列夫积极向叶利钦灌输一种思想:与其继续把持那些有争议土地,倒不如放出一部分,换取经济实惠。后来据布尔布里斯自己承认,当时他建议叶利钦除了考虑对日放弃南千岛群岛一两个岛屿外,还包括将属于俄联邦卡累利阿自治共和国的维堡和彼琴卡地区交给芬兰,上述两件土地交易的最低售价不少于230亿美元,外加等额的对俄直接投资。

面对俄官方的变化,嗅觉灵敏的日本政府也迅速行动起来。时任俄远东问题研究所所长的奥列格·阿林回忆,在1992年一段时间里,从国家杜马议员到政府官员,从远东地方政府到历史学家都争相抢夺日本的邀请函,前往这个“日出之国”进行所谓学术交流和参观。他们只要在演讲时承认南千岛群岛属于日本,并宣布“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纠正历史错误”,就能得到500~1500美元不等的报酬,以至于日本人背地里称他们是“外汇洗劫者”,这其中就包括布尔布里斯(当然他的报酬要高得多,据知情人士说是一艘高级游艇)。与此同时,在克里姆林宫的默许下,日本资本大规模渗透进俄罗斯媒体,莫斯科的报刊广播和电视开始频繁出现南千岛群岛的学术作品/答记者问和采访特写,所有内容都是宣传“南千岛群岛地位未定论”。

索尔仁尼琴的话被歪曲

对于总统的命令,刚担任国防部长的格拉乔夫狠狠地给克里姆林宫泼了一瓢冷水。1992年5月20日,他在接受日本共同社记者采访时近乎咆哮地表示:“俄罗斯从没想过从南千岛群岛撤军。”还有一次,格拉乔夫与俄外交部东方司官员发生争执。外交部只是一味要求军方尽快拿出撤军计划,格拉乔夫则很想了解,俄外交部是不是正在制定补偿措施,比如美国减少驻日本冲绳的军队,日本相应从靠近南千岛群岛的北海道撤离部队。可是外交部对国防部的疑问根本不予理睬。正在安排叶利钦秋季访日计划的外交部把军方的态度反映给总统,叶利钦直接打电话给格拉乔夫:“亲爱的帕维尔·谢尔盖耶维奇,考虑到您没有社交经验,所以这一次我不怪你,但请记住如今是民主社会,阿尔巴特军区(国防部和总参谋部所在地)最好不要对斯摩棱斯克广场(外交部所在地)的事情指手画脚,关于南千岛群岛撤军的计划请抓紧办理,顺祝您胃口好。”面对上面的压力,国防部从档案室里搬出尘封已久的南千岛群岛兵要地志和当地驻军布防图。一位当事人回忆:“当斯摩棱斯克广场为总统即将访日而热烈鼓掌时,阿尔巴特的人们却俯身在南千岛群岛的地图上愁眉苦脸……”

1992年6月,叶利钦访问美国,作为日本“老大哥”的美国总统克林顿竟越俎代庖替日本提出所谓“北方领土”问题,叶利钦竟然没有表示抗议。日本及一些被西方收买的俄罗斯媒体还声称叶利钦专门拜望移居美国的前苏联著名“持不同政见”作家索尔仁尼琴,后者要叶利钦相信:“从12世纪以来的历史可以证明,南千岛群岛应当归还(日本)”。然而索尔仁尼琴的原话实际是:“即便南千岛群岛归还日本,也得让他们拿出高昂的代价。”

没有硝烟的暗战

远比格拉乔夫富有心计的俄军总参谋长杜贝宁信奉这样一句谚语:“如果正面进攻拿不下高地,那就从两侧迂回把它攻下。”他把定于1992年7月28日召开的有关南千岛群岛问题的国家杜马听证会作为一场关键性战役,试图唤醒俄罗斯人敏感的领土意识。那就是“辽阔的俄罗斯就是从小小的南千岛群岛开始的”。这位本来身体就不好的总参谋长日以继夜地与组织动员部、总参军事战略研究中心、对外联络局等单位的专家悄悄地搜集整理各种与南千岛群岛有关的材料,包括当地俄罗斯驻军与当面的美日军队的详细构成,以及一旦将南千岛群岛部分岛屿抛弃对俄罗斯远东安全形势的影响等等。

杜贝宁从事过政治宣传工作,深知舆论导向的重要性。在他的授意下,俄军总参情报总局(格鲁乌)竭力将大量“令人忐忑不安的内参报告”送到积极筹划叶利钦访日的外交部手里,这些内参都来自远东的驻军和居民。驻乌苏里斯克的哥萨克部队警告说,他们准备拿起武器捍卫南千岛群岛主权,并强调自己的立场得到外贝加尔、叶尼塞和西伯利亚等地哥萨克兄弟的支持;堪察加哥萨克领袖N·V·皮扬金也表示准备同出卖南千岛群岛的势力斗争到底……

这种“保卫南千岛群岛”的斗争方式很起作用,外交部长科济列夫坐不住了,他不得不于6月飞往远东安抚人心。在访问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要塞时,科济列夫向愤怒的人群表示,没有打算将南千岛群岛交出去,这些岛屿“只有按照国家批准的租让合同才能交出去”。人群中立即传来一个质问的声音:“您的意思到底是‘谁也没打算交出南千岛群岛’,还是这些岛屿‘可能被交出去’?!”科济列夫却对此报以装聋做哑。

1992年7月9日,俄罗斯军报《红星报》刊登读者来信,信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叶利钦有可能在南千岛群岛问题上重犯俄国沙皇把阿拉斯加贱卖给美国的错误。”总统办公厅很快把电话打到总参谋部长杜贝宁办公室:“为什么报纸如此放肆地称呼总统?”杜贝宁回答:“没有什么可怕的,现在是民主社会。要讲究多元主义和言论自由了嘛。”放下电话,杜贝宁和旁边的秘书会心地笑了笑。

为了在叶利钦访日之前营造一种“反对放弃领土”的舆论运动,俄军方必须有更多的新闻界朋友帮助。可是,克里姆林宫以及西方资本毫不掩饰地从经济上扼杀那些反对派报纸,许多媒体发不出工资,不可能派记者去南千岛群岛。而追随政府或屈从于日本“金钱攻势”的媒体从南千岛群岛带回来的报道却无一例外地暗示——“苦难的南千岛群岛居民都希望依靠日本来改变困境”。

1992年7月,杜贝宁利用自己的职权,派遣军用运输机免费将一大批独立媒体记者送往南千岛群岛。他还特意交代前去采访的《真理报》总编辑谢列兹尼奥夫说:“注意千万不要在文章末尾写上‘感谢军方的帮助’。……你们从远东带回来的真实报道将对俄罗斯极为珍贵,它们将有效地武装俄罗斯人的心灵。”这些记者果然不负众望,俄罗斯多家公共电视台连续播出“俄罗斯的东方角落”节目,南千岛群岛军民的真实态度表露无遗。其中一个驻国后岛的军人妻子放弃内地的优越生活环境,坚持把孩子生在岛上并表示“只要远东有俄罗斯人,南千岛群岛就是我们的”,这个镜头感动了所有观众。

最后的决战

7月28日,杜贝宁眼中的“决战”在国家杜马所在地莫斯科白宫上演了。当天,俄国家杜马举行《关于俄日关系及俄联邦领土完整的宪法问题》的听证会,代表外交部出席的是科济列夫的亲密助手格奥尔基·库纳泽。他一上台就摆出所谓“恢复公正”的论调,希望推动俄日领土问题向明显有利于日本的方向发展。库纳泽引用的所有论据、事实、数字和答复都贯穿一个思想——通过国家杜马和联邦委员会,非要把几个岛屿“交给日本”,并为叶利钦“突破东方”的外交奠定必要的基础。忍无可忍的杜贝宁对一位杜马议员耳语道:“为什么有的俄罗斯人如此醉心于维护别国的利益?”

库纳泽一再强调,俄罗斯做出领土让步,能从日本获得许多经济实惠,“举一个例子,军火出口是我国获取硬通货的主要来源,但因为我们没有与日本签署和平条约,俄罗斯就不能同日本探讨出售武器的可能性”。这句话一出口,台下发出一片嘘声,曾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杜马议员阿·谢·尤申科夫当场嘲笑库纳泽:“即便从专业角度看,关于俄罗斯向日本出售武器也是极为荒唐的,这会使俄罗斯邻国增强军事潜力,同时美国人永远不允许这种交易出现,因为日本是美国的‘保护国’”。

终于轮到军方代表作证发言了,杜贝宁上将拖着病体走上讲台,滔滔不绝地列出放弃南千岛群岛会给俄罗斯带来的恶劣后果。他指出:

1、俄联邦的国际威信可能下降,因为对外国作出领土让步通常不会让国家受到尊重;

2、此举将为其它国家开创领土要求的先例,甚至导致俄罗斯与许多国家在二战后形成的边界发生改变,步日本后尘的很可能有德国(要求买走“飞地”加里宁格勒);

3、日本的胃口绝不止于要走南千岛群岛一两个岛屿,它很可能会提出对整个南千岛群岛乃至萨哈林岛南半部的主权要求;

4、南千岛群岛的丢失将使俄罗斯失去一道有利的“战略堤坝”,既不能监视抵近的美日军队,又将使俄太平洋舰队的太部分舰艇被封锁在鄂霍次克海;

5、俄罗斯从日本所获得的经济补偿将远远低于南千岛群岛所蕴涵的潜在经济价值,那里不仅有丰富的贵金属,还有居世界前四的大规模渔场。

杜贝宁强调,围绕南千岛群岛的问题,绝不是俄罗斯自我解除武装,实行所谓的“非军事化”,而是改善俄罗斯驻军的生活条件并为他们更新装备。最终,大多数议员接受了军方的观点,杜马议员格·弗·萨延科强调,即便是1954年美国主导的《旧金山对日和约》,也清楚地规定日本放弃对南千岛群岛及其毗连岛屿的一切权利,“为什么我们非要在完全是日本人臆想出来的领土纠纷中和他们扯淡?”

终于,杜贝宁将军的最后一场保卫战胜利了,叶利钦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将访问日本的时间推迟到1993年10月。后来俄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也在一系列讲话中排除了归还南千岛群岛的任何可能性,事实上日本“收复四岛”的图谋彻底破产了。那位为“保卫南千岛群岛”做出巨大贡献的杜贝宁却在1992年11月去世,在他的墓地旁堆满了远东军民敬献的花环。

本文内容于 2011/10/17 18:00:57 被雪山莲花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