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拦截运狗车的志愿者们应该学点法律了……

天府早报:近千只各类品种的狗狗关放在笼中,发出不绝于耳的叫声。昨日,在自贡市贡井区雷公滩的北环路上,一大二小三辆载满狗的货车停在一家收狗站门前,被百余名志愿者拦截,无法驶离。

昨晚9时,现场的志愿者们正在给狗狗募捐,筹集用来给狗狗购买食物,添置药品,以及今后安置的费用,周璇表示:“我们坚决不会把钱给收狗商。”

对于有些人而言,爱狗等于爱自己。他们的人道及于狗道,却丝毫不懂法制之道。

他们自认是志愿者,意即所做的事但凭内心的召唤而无经济利益的驱动,他们认为自己的行动有着极其强烈的正当性,因此不管是否有着哪怕一点的合法性。

他们开着标致车拦下了运狗车,他们这些来自于大学、公司的有知识的人,用自己的身体当筹码挡住了一对小商人夫妇的财路。他们理所当然地知道小生意人的运狗车不敢像那些有着相关部门支持的大开发商拆房子的铲车一样,从他们身上压过。没有性命之忧,还能盗些虚名,他们敢于任事。

收狗站的一切合法证照,在他们眼里,连狗屎都算不上。他们居然不知道狗是家畜之一种,还敢以拦路之势限制公民的合法经营活动。就算他们通过暗访得知有一些狗可能是被偷来抢来的,他们也只有举报的义务而无执法的权利。

组织者说,“我们坚决不会把钱给收狗商。”如此豪气干云,一句话就没收了人家十二万六千四百零九块巨款——也许这笔钱对于某些有钱的爱狗来说,洒洒水都算不上,对于收狗的夫妻,却可能就是全部家当——谁给了他们这个权利?当然就是他们自己——他们把自己当成了狗的救世主,为争取狗的生存权而忽略了人的生存权,为了自己的一时之快,而当起了抢劫的强盗。

他们难道没有感觉到自己正在做违法的事情吗?

谁给了他们自以为是一意孤行的勇气?

收狗者的软弱当然是他们能嚣张一时的重要原因。作为商人,收狗者不会不知道此批本来要运到广西的狗没有按时送到客户手中会有怎样的后果。但他们竟然随着那些志愿者的意搞什么协商——希望他们能买下来,甚至幻想得到一些赔偿——他们的软弱得来的是抢狗者的强硬——坚决不会把钱给你——对于侵犯自己合法利益的无理取闹者,难道报警不是一条比协商更好的路径吗——可惜收狗者没有报警,等于姑息养了奸。

“志愿者”们的法律意识淡薄当然是主要原因。他们把爱狗当成了唯一的正义,至于行为是否合法全然不在意。为着他们护狗的自由,吃晕都被剥夺了食狗的自由。他们更用私法来对合法经营者做道德审判,并以上百人之力实质上限制了收狗者的人身、财产自由(其实治他们个非法会集之罪也差不离了)。他们视法律于无物,堪称无法无天——如果不是他们对法律无知,就是他们根本不知世上还有法律这回事——当年的那些什么红色的卫兵不就是因为自认为握有正义而做下无数坏事吗?

另外,他们的虚伪也是敢于犯法原因之一。公路上每天运鸡运猪运鸭的车子不计其数,他们单单只去护狗,盖因所谓狗是人类的朋友,可以看家擅离护院,可以娱悦主人,丢块骨头往东,它绝不会往西,哈巴一词,也只有狗堪当其任。这就与“纵做鬼,也幸福”异曲同工了。

抛开虚伪不论,志愿者们,实在当去上上法律课了。(屏山石2011/10/16)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